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7、永久的承诺
    密密麻麻总结出来需要调整的事情很多。

    先是这个节目和市面上那些妖艳货色必须不同,不能以围观撕逼为主要卖点,所以类似第三者插足、夫妻外遇之类很容易爆冲突的嘉宾就不要来了,应该主要是跟老百姓鸡毛蒜皮的那些最常见烦心事有关,学习成绩不好,工作不顺利,胡蓉梅一语中的:“我们那一长串头衔里面少了最重要的两个字,励志!我们应该是档励志类节目,好比今天这被逼婚的姑娘,最终我们能给出什么结果呢?作为一个栏目,实际上不可能从根本上帮助来宾解决什么问题,除非用钱去堆,但那还不如做抽奖回馈了!”

    石涧仁一直都坚信利益是所有动力的基础,这下被提醒到:“对啊,好比今天这个姑娘来了,讲出了自己的烦恼,倾诉了,柳老师和牛老师从正反两面都开导了那位母亲,看着好像态度好些,但说不定回去就还是原生原样,只是感觉参团去了一日游,我们完全可以给这姑娘由评委打分,烦恼度有多高,如果本期节目几位来宾里面谁分数最高,那奉送价值几千上万元的奖品奖金嘛!”

    这更坐实了他就是舍得砸钱的x二代,但立刻把气氛活跃起来了,主创人员纷纷各抒己见:“四个评委哪有什么参考价值,要就要现场观众打分!”

    “日本有个栏目两根灯柱的那种,投票的越多灯柱越高,有个及格线过了就呜……跟过节似的,观众参与度也高啊!”

    “对对对,我看过,我看过,很有意思,搞一个搞一个!”

    “上万元奖品可能不行,现在有红线,不能过五千元……”

    石涧仁财大气粗:“一期4999,下期继续比,五期一段,那不就分成五次能拿两万五了?如果足够让所有人都觉得挺值得给高分的话!”

    倪星澜就憧憬了:“那得是多么值得同情的倒霉蛋,才能连续五期就没他分数高啊!”

    柳子越笑:“五期还是多了,一年才五十多周呢,三期吧,也不能太强调钱的因素,我觉得这个调整的定位应该是这样的,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顺便帮你出出主意!”

    导演都笑了:“如果实在是帮不了,那就只有给你一两万块钱弥补你那受伤的心!”

    石涧仁还是强调:“愉快的倒苦水,善意的玩笑,幽默的安慰就足够了,化解压力嘛,尽量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来宾,这样让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也能感同身受的得到欢乐也得到安慰。”

    牛鸣雷喝了点酒还是骄傲:“这个包在我身上……”王驊这会儿就挂了电话过来拍石涧仁和倪星澜的肩膀:“该你们上镜头了,老牛也去参与一个?”

    牛鸣雷乐不可支的使劲点头跟着起身。

    包房里基本上都是圈内人,笑而不语的送三位出门,然后包房里才几乎所有人都在摸手机!

    老板、主创拍板拿主意就是几句话,但付诸实施才是一大堆具体的事儿,刚才谁说的那个灯柱?来来来,商量下,用什么材质效果好,还有要观众投票,上百个投票器按钮怎么设置,走线安装,包括那个灯柱在内,胡蓉梅作为总制片点头了,那就意味着明天开拍的时候就要立在那!

    具体怎么做出来,今晚时间够不够,预算是多少,那就不是老板制片关心的事情了,他们只看结果,这才是好的领导模式,如果什么都要领导亲力亲为,这个团队前途有限。

    还有来宾角色既然重新划分了侧重,负责人员就得马上开始八方打电话联络,而且那位石老板对演员这么不感冒,那么就得找真人真事儿,还得鸡毛蒜皮又有舞台效果,同样也是明天上午就得找过来,现在肯定连夜都要面试的!

    轰的一下包房里面就是各种打电话的声音,有些主管还在给外面大堂的下属打电话通知:“倪小姐他们在做运营,不要围观不要碍事儿啊,谁搞砸了谁负责,都眼睛放亮些。”

    听了这话,齐雪娇难免心痒痒,拨着轮椅到门边,那个倪星澜的助理姑娘连忙跳起来推着她,两人悄悄的躲在门缝边看。

    倪星澜简直经验丰富,和石涧仁并肩出去的时候耳语几句,等到两人走到人声鼎沸的饭店大厅时候,已经是前后三四步的距离,石涧仁闷头往门口走,倪星澜叫住他就站在门厅那似乎在说什么,这时候倪星澜脸上难得的没有墨镜没有口罩没有棒球帽,而且还是从演播厅出来以后在保姆车上又换了身黑色皮风衣加细腿裤高跟鞋的亮眼打扮,任何角度都是个吸引目光的高挑漂亮妞,所以大厅里面有些食客注意到了,惊讶的在相互喊同伴看明星,少数手机上带照相功能的有几个人摸出来在拍照,然后就还有人拿相机的在拍。

    牛鸣雷就是这个时候大跨步过去的,一改他平日故意展现的卑微小跑步,颇有些倨傲的过去和石涧仁对话,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能看见石涧仁低着头边说边往落地玻璃大门边移动,牛鸣雷说话更手舞足蹈一些,表情不怎么愉快,甚至情绪还有些激动,倪星澜就一脸尴尬笑容跟着,似乎在劝说化解问题,然后石涧仁抬起头来争执了几句,转头重新穿过大厅回了包房。

    牛鸣雷也很不买账的朝另一边走大厅后台那边去了,只留下可怜的姑娘。

    倪星澜演技大爆的时候到了,一个人站在落地玻璃边,一只手抱住另一只胳膊,有点柔弱,单手握拳堵住嘴,开始好像还在延续那尴尬笑容,很快就眼圈红,珠泪盈眶,频频用手背抹去溢出的眼泪,间或还有坚强抬头深呼吸咬唇的动作……

    所以等到倪星澜过了几分钟,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红着眼眶跑回包房的时候,齐雪娇明知道这是在做她跟石涧仁的绯闻,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还拿纸巾:“真吵?还是假吵,看得我都心疼了!”

    倪星澜估计在收功,慢慢的闭上眼拿纸巾印眼角:“想想……一个人在拍摄地的时候那种孤单,再想想他,眼泪就……”又哽咽了。

    这下齐雪娇真心疼,伸手就抱了倪星澜的肩膀摇摇:“好了好了,女孩子喜欢一个人不是错,如果他是铁石心肠没心没肺,我还是建议你花开别处,你这么漂亮,录节目的时候也说了追你的一大把,另外挑个上心的,不就开心了?你看我,才是孤苦伶仃没点心理素质的根本不敢跟我爸妈说话,更别说直着腰对我了,我又这么大把年纪,看着看着就真的成剩女了!”

    倪星澜猛的对纸巾大声喷了把鼻涕,然后抹掉就变脸了:“哈哈!你就想!你说说到底是你压力大还是我压力大,如果你不结婚起码还可以自由自在,我随时都得担心被谁瞧上了不能抗拒的那种,我真不愿自己变成个玩物!”

    齐雪娇注视着倪星澜那就算擦去泪花,还是红红的眼眶,那种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娇艳容颜,对比下确实有种红颜薄命的凄凉味道,心下一软手上更用劲抱抱:“好了,不会的,任何时候有这种事情,跟我说,无论我们处在什么关系,我都会帮你挡住这种恶心的事情。”

    这个承诺可就牛叉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