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6、懒人才把人简单化
    这一段算是难得的没有结结巴巴,导演主要在耳麦里面叮嘱安排,让整个节目状况大概按照台本的架构在运转,不过整个下午也就能彩排这么两段,三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栏目组都是有经验的人,并不是很着急,那就先放饭吧……哦,今天有牛鸣雷请客,基本上今天晚上也就不用再进棚了,明天请早。

    胡蓉梅宣布了这个以后,所有人嘻嘻哈哈的鼓掌起身出,观众们多少还是有点讨论刚才的各种感受,毕竟是自己服务的公司成立以后的第一档节目,能不能火肯定关系到每个员工的薪资水平和未来工作走向呢。

    不得不说,现在所有在场的人对这个节目还有点信心,就是来自于牛鸣雷的插科打诨跟倪星澜的美丽容颜,哪怕就是看倪星澜卖萌,肯定都能获得不错的收视率,至于说原本整个栏目设计的初衷,那个什么仁的年轻核心,肯定是走后门塞进来的关系户吧?

    没有任何一点能看出来他对整个节目有什么帮助,居然还能厚着脸皮一直坐在那泰然处之,再看看倪星澜、胡蓉梅这些人对他的态度,难免还会怀疑他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背景,难不成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这些人都心甘情愿陪着他当绿叶陪衬?

    所有人出去,一百多号人当然有点浩浩荡荡,哪怕是在平京,工薪阶层也不是人人有车,所以那就相互调剂尽量挤一挤,牛鸣雷自然是和他那帮人一辆车,白秩的车是最高级的,石涧仁开齐雪娇的军车,倪星澜的最舒适,所以这几部车当头走,员工们有点侧目,有眼力价的还卖弄下那辆军车牌属于哪个机构。

    齐雪娇给石涧仁嘲笑自己的见闻:“我可是听见周围观众小声议论的不少,怀疑你就是个想成名的x二代,明星、公司、电视台都是在巴结你或者从你身上赚钱,今天你这表现跟星澜相比差得十万八千里,牛鸣雷确实能说,而且现场反应极快!”

    倪星澜已经开始摆明星架子躺在单人座位上敷面膜了:“可他品行不好!”

    副驾驶的王驊有点兴奋:“你也觉得?”

    柳子越是见识过齐雪娇上联播新闻的档次,坐在后面居然有种荣幸的感觉,一直尽量融入:“他还……行吧,主要是很服阿仁。”

    倪星澜哼一声不说话了,胡蓉梅也坐在最后面翘个二郎腿戴着单边耳机看今天拍的东西不说话。

    齐雪娇不随便评价别人,主要针对石涧仁:“和你想象的有点区别哦?”

    石涧仁问主持人:“柳台长觉得呢?”

    柳子越还是鼓励为主:“阿仁是第一次站在水银灯下呢,表现还是很大气了,我感觉可能题材限制,毕竟今天两位来宾都是跟家庭生活有关的,看起来这并不是阿仁的强项对不对?”

    石涧仁瞥一眼后视镜里面的胡蓉梅:“胡姐,您觉得呢?”

    胡蓉梅摘了耳机声音有点遥远:“彩排的目的就是现问题,怎么扬长避短才是解决办法,待会儿饭前饭后都可以聊聊。”说着又拿另一只耳机开始打电话,听起来主要是给导演通气,这也提醒了王驊,马上开始自己打电话约人,石涧仁听见他在叮嘱牛鸣雷那饭馆的方位:“记者?”

    挂了电话的王驊嘿嘿笑:“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是有底儿的,那就更要抓住时机把整个局面炒作起来,何况现在还能把牛鸣雷拉进来增加话题,这孙子今天这么卖力,还不是也看清了星澜和你现在的宣传力度,明白搭上这条船,对他绝对有益无害。”

    驾驶员无奈:“我对你现在能举一反三的看待事情表示欣慰,但能不能对合作伙伴表示尊重点,每个人成长经历不同,价值观不同,一言不合就简单定性,这可不是什么成熟的表现。”

    倪星澜插言:“我想起那天对你完全忘恩负义的样子心里就是气,白眼狼!”齐雪娇有眼神询问。

    石涧仁还是四平八稳的没火气,就跟他开的车一样:“不要轻易陷入把别人标签化的惰性思维,就说我们这一车,官二代也罢,农二代也罢,都有童心处世温润待人者,也都有骄狂放纵睥睨众生的,各种修为都是来自个人造化,简单的给人下定义,以群分人,无非是自闭自傲又自卑的表现。”

    柳子越在后面鼓掌,还埋怨:“节目上你怎么不这么说?”

    胡蓉梅倒是挂了电话:“题材啊,这就是栏目设计的问题,要给阿仁说这些的机会啊!”

    齐雪娇其实也有点轻轻抚掌的,但要挑刺:“你才是最大的以群分人,人品差点,不符合你的交往标准,你就拒人千里之外。”

    石涧仁不讳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成年人有些东西定型了就不好改,我又是个爱说教的性子,所以有些人就眼不见心不烦,尽量影响能影响的,可每个人都是复杂的,你说牛鸣雷贪婪、狠辣或者自私,但他在专业上是精湛又深刻的,对自己的团队也是不离不弃,拼了老命也要把曲艺行当拉拽着,这样的人,从品行决定了也许我们不会共同前行,但在过程中相互协助影响也是有价值的,起码我们能帮他把天平稍微平衡下。”

    齐雪娇刁难:“说到底还不是要有用!”

    石涧仁也笑:“瞎说什么大实话,没用的废物走到哪里都没人要的。”

    下车以后王驊果然对牛鸣雷的态度热情不少,连倪星澜都没那么鄙夷,齐雪娇对推轮椅的石涧仁撇嘴:“怪不得你喜欢跟年轻人打交道,他们是真容易受你影响哦。”

    石涧仁谦虚:“还不是看人的品性,当然前提是我得做出表率……”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不用这样老气横秋的嘛,你还不是很年轻,来,随便找人问问,你跟倪星澜不跟姐妹似的?”

    齐雪娇哼哼哼其实已经有笑音了。

    还是那喧哗热闹的草台班子餐馆感受,但菜品和服务水平的确是上了个台阶,最主要的是闲杂人等少了很多,不像上回真的跟食堂一样,好多跟着吃闲白饭的,牛鸣雷颇有些受宠若惊的跟王驊勾肩搭背过来:“真的感谢阿仁,之前我有点腾云驾雾了,成天听一帮老少爷们儿吹捧着,以为我就真的忒能了,其实给蒙在鼓里让人当傻子给白吃白喝,清理之后面目一新,希望各位以后和阿仁别嫌弃,随时把这里当自个儿家里似的,经常来坐坐!”

    是得坐坐,外面坐了十来桌,包房里是明星跟主管,特别是石涧仁他们这边基本都是主创人员以导演为,唐建文和白秩这种蹭吃蹭喝的自然跟齐雪娇坐一块儿去了,开倪星澜保姆车过来的助理也被齐雪娇拉过去坐在一起,那个不怎么有表情的冷面助理跟她说上话,才有些了笑容。

    然后石涧仁他们主要是讨论工作,整顿饭菜都热了两三回,牛鸣雷最后也坐在其中,各抒己见。

    节目组终于有点成型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