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5、不愿将就的讲究
    第二位还是个姑娘长得也还不错,但明显上台就紧张,从后台被叫出来气都喘不上那种,不过对上台又挺积极,所以频频的有看台下的眼神,可脚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雪亮的灯光下,就凭这个细节,石涧仁笃定这肯定不是演员。

    相比刚才那位控诉的味道,这位上来怕兮兮的小心翼翼,脸上更是懵不住的笑,看见倪星澜有种想跳过来合影的冲动。

    不知道她在后台等了这么久,有没有听见前面反复折腾或者比较失败的第一次彩排表演。

    但这种情绪态度才正常嘛,刚才那个先几句仰慕可后来完全就是在给成名女星叫板自己也是有演技的,只不过运气不好只能跑龙套,难得逮着机会想大爆的表演,心态就不对。

    石涧仁悄悄的把运动鞋尖跟倪星澜的纯白色高帮帆布鞋碰了一下,倪星澜仿佛心意相通,笑着就跳起来跟对方拥抱,有时候不比不知道,反正这来宾全程仰头看着长腿妞,倪星澜还拉了这一脸幸福得冒泡泡的姑娘坐自己旁边,柳子越才念观众来信的手卡,这位是家里逼婚!

    逼婚?石涧仁最近简直深受其害,还下意识的看了眼下面也绷不住笑的齐雪娇,那姑娘也切身经历过,还偷偷给他眨眼,只不过眼睫毛比较明显,看上去更像是抛媚眼。

    柳子越也有状态:“哈哈,逼婚,嗯,这真是个世纪性的难题,星澜你可能还没有这样的苦恼吧?”

    倪星澜夸张的摊开双手对观众席问:“需要吗?我这样的天才美少女需要逼婚么?追我的人一大把好不好?”经历了上一场来访嘉宾的喧宾夺主,观众们终于看到明星风采,反应也笑闹起来,但石涧仁还是听见有现场导演助理在用哨子呼应观众们一起笑。

    所有台上的都在脸颊贴着最新款的隐形耳麦话筒,不用太大的嗓音也能保证语调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演播厅里,所以这时候牛鸣雷侧靠在自己单独的黑色方凳上冷不丁的来一句:“那每年情人节和你生日也没看见公司前台有多少送花儿给你的啊?”还遮住了脸贼兮兮:“我跟她是一家经纪公司,这些事儿可都瞒不过我!”

    这种标准相声里面的损劲掌握得恰到好处,对比倪星澜充满激情的戏剧外放,这边阴柔的内收一刀,看着倪星澜错愕的表情,再看那边损人不利己的小人得志模样,观众们终于自内心的笑起来,连那坐在倪星澜旁边的姑娘都捂着嘴笑。

    倪星澜一脸不跟牛鸣雷计较的高傲,转头说知心话:“那种老白白我们就不要理他,姐姐你今年多少岁啊,你家就开始逼婚了。”

    来宾肯定没伴随镜头长大的女明星自在,还有点羞涩:“二十八……”看着倪星澜的鼓励眼神,这姑娘还不笨,立刻有反应:“我谈过恋爱,大学时候,但毕业分了,我想留在平京展,他想回家乡去各方面都安排好了不用这么费力,所以这几年我在平京都是努力的工作,努力的提高自己,虽然还没达成自己的理想,但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充实,也是我想要的……”

    石涧仁在隐藏式耳机里有导演的声音传来时已经带头鼓掌:“还不错,这好像是谁在另一家公司的同事,星澜的粉丝,听见这个栏目的宣传招募就报名了。”

    柳子越也笑着和倪星澜跟上,就牛鸣雷好像满脑子的不高兴,撇着嘴懒洋洋,不过观众们也跟着掌声。

    来宾很有礼貌,还谢谢大家,柳子越访谈腔又来了:“既然你过得这么充实和清晰,为什么家里还要逼婚呢?”

    来宾耸耸肩:“我努力工作,听歌阅读,旅行玩乐,学习各种技能,我觉得生活很充实美好,但在父母和亲戚的眼里,我依旧是个还不结婚的神经病!”

    放松后的来宾有感染力,倪星澜很不忿的对着镜头做鬼脸:“才不是呢!”耳机里导演简直激赏:“好!星澜这个状态好!”

    柳子越跟上,总之两位女主持人的精神头不错,交替带着节奏,柳子越按照程序提问,倪星澜卖萌亲热,牛鸣雷时不时插个话,就石涧仁好像隐形似的,特别是这位来宾的母亲也上台以后,坐在牛鸣雷那边,这位中年妇女居然对牛鸣雷更感兴趣,一来就找他要签名,有个助理正要冲上来阻拦,被导演在耳麦里面叫人拉住了,于是观众们乐疯了一样看牛鸣雷很难为情的从中年妇女拥抱里面摆脱出来:“我滴隔天,星澜的粉丝那么青春美丽,我的仰慕者……就这么成熟大方!”

    台下还没笑完,牛鸣雷的表演就开始了,说相声似的捧哏帮当妈的数落来宾,扮中年妇女的腔调和动作石涧仁都看得叹为观止:“只要你嫁得出去,让我做什么都行……是这么说的吧?”

    当妈的:“对,你岁数越大,可选择范围越小!”

    牛:“不要觉得烦,我都是为了你好!”

    妈:“是!你不为自己想,也要替我和你爸想想……”

    牛鸣雷立马换男声:“随便找一个行了,要求别太高!”

    妈简直恨不得二婚:“对!等你结婚了,我和你爸就不管你了!”

    牛鸣雷一唱一和:“不是要你马上结婚,先谈一个放着也好!”

    当妈的这时候完全进入状态了,对牛鸣雷相见恨晚:“就是!你太不现实了,以后老了怎么办?人家能看上你就不错了,你还挑!”

    台上好像都二人转了,牛鸣雷突然转弯:“赶紧嫁出去花女婿的钱,免得老是花我们的!”

    当妈的没刹住车:“就是!”说完才意识到,有点尴尬的摆手:“不是不是……”

    全场哄笑。

    牛鸣雷这时候才一脸吃惊的捂住自己的嘴:“哦!原来你想把女儿嫁出去是这个目的!”

    这死胖子之前语极快,腔调也绝对是让人耳熟能详的那种父母逼婚语气,结果一转头是给来宾母亲挖坑的,好多观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导演声音都带笑:“好!效果好!”

    来宾姑娘也笑得开心极了,完全忘了自己是来投诉的,还好柳子越记得问石涧仁:“阿仁呢,你有过这种经历没?”

    倪星澜立刻回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石涧仁,觉得这个问题好极了。

    石涧仁真的像个局外人似的:“当然也有,所以我才要问问女嘉宾,你向往结婚吗?”

    来宾还得稍微俯身,才能注意到这个坐在角落的主持人,回答是认真的:“向往,可正是因为向往,我才认真的对待我的生活包括的我爱情,哪怕我知道也许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永恒的爱情,可我有追求的权利,我想追求这种讲究的生活,而不是将就自己的婚姻……”

    这哪里是来寻求指点人生迷津的嘛,明明就是非常清晰自己的生命。

    石涧仁都忍不住再次带头鼓掌了。

    完全忘了这节目名字可叫见仁见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