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2、总在无形中撩妹
    其实齐雪娇对谁都客客气气的。

    对于刚知晓她身份背景的人很容易觉得这种平易近人有些俯就的味道,难免又觉得石涧仁这般结交有攀附之嫌。

    还好倪星澜毫不掩饰自己的攀附之嫌,从齐雪娇一走进演播厅,她就扔了台上的事儿,满脸惊喜的跳下来:“齐姐好点没?我看看……头有点散,我给你重新盘过?要不要干脆叫化妆师给你再捣鼓点眉形,我给你说……”

    然后就把齐雪娇眉开眼笑的推到化妆间去了,胡蓉梅忍不住给石涧仁一个你真行的眼神。

    所以等唐建文他们过来一块儿吃盒饭的时候,从化妆间出来的齐雪娇完全是换了个人,她这种平时都自己捣鼓化妆,又大多数时间都在军队系统的,想想居然能自己画方头眉以示严肃的风格,现在经过专业人手还有倪星澜这行业大师的共同打造,笑春桃,云翠髻,绽樱唇,榴齿香足以形容,平日多半大大咧咧的姑娘竟然还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嘿嘿,这才知道她们还有这么多花样……”

    石涧仁也看,主要是对那忽然加长显眼的眼睫毛比较诧异,齐雪娇自己翻着眼仁去看:“假的!她们刚帮我接的,还行吧?我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倪星澜不回避,早就出来端着盒饭了,套头衫裙裤打扮也适合她随便蹲在椅子上嘿嘿笑:“什么不自在,女人就是要让自己漂亮美丽,心里才会自信,又不是非要给男人看的,自己看了就喜欢!”

    主要是专业化的精致了许多,齐雪娇也端盒饭:“以前每天值班大多是带着口罩,哪有那么多时间心情收拾自个儿,你们在剧组也天天吃盒饭?”

    倪星澜如数家珍,对国内各大影视城拍摄中心的盒饭滚瓜烂熟:“其实当初我们拍赤子之心的时候,阿仁他们自己安排的盒饭味道还蛮不错的……咦,你这里还要补点,等着!”说着就从椅子上跳下来,放了盒饭跑回化妆间那边去,全场最大牌的明星在跑动,自然引得不少人目光追随,还有人跟着站起来跟过去的。

    齐雪娇才终于得到点单独和石涧仁说话的机会:“一早就来了?”

    石涧仁打开自己那部新手机卖弄:“喏,从昨天晚上开始炒作绯闻的八卦就开始上网络,今天一早星澜住的那个酒店式公寓下面蹲满了记者,这是不知道她在这边演播厅录节目,要是知道的话,现在下面准保也乌泱泱的。”

    齐雪娇眨巴眼睛接过去看,石涧仁就看见成排的眼睫毛刷来刷去:“啊?明星绯闻原来全都是设计好有目的性炒作的?”

    石涧仁也端着盒饭呢:“也不能说全都是,可能一开始是有狗仔队专门满足观众和粉丝的好奇猎奇心理蹲拍,但后来明星现这样曝曝光也没什么坏处,就有艺人和记者互动,到后来干脆公司花钱请记者,嗯,上回我们仨都被拍下来那就算是人为故意炒作的。”

    齐雪娇抬起头来,石涧仁现眼线也画得很细致精妙,连气鼓鼓的情绪都烘托出来了:“你以前跟我说是别人杂志社偷拍的!原来是你们自己故意炒作的?”

    石涧仁解释:“我们也分很多部门,譬如说任姐你见过的,和你妈介绍我们吃饭那位,她喜欢动用这种方式,我比较克制,如果不是内部通报,记者怎么可能知道星澜在江州那么个不起眼的住宅楼,不过拍之前我和星澜是不知道的,把你拍进去更是偶然,可能有些炒作新闻就喜欢用偶然抓拍的方式,嗯,他们叫街拍,据说这样表情真实度比较高,观众最喜欢看。”

    女人真的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你现在都一口一个星澜了?挺亲热嘛。”

    石涧仁莫名其妙的现多了点醋味:“我们内部都这么喊,因为有时候在外人面前讨论她,说全名那不是很容易被注意到嘛。”

    齐雪娇自己噗嗤:“好好好,我现我看了这种新闻就有种戾气,还是修炼不到位,吃饭吃饭。”

    倪星澜已经单手挟着两三个小瓶儿过来了,蹲在椅子上正好齐平齐雪娇给她脸上熟练涂抹,反正石涧仁觉得就跟装修工人涂抹墙面的技法也差不多,看来倪星澜要是自己动手做装修,没准儿自己那小家已经按时完成了。

    齐雪娇就乖乖的端着盒饭一动不动让她操作,用勺尽量平静的把饭送进嘴里,其他五官都不动。

    倪星澜灵动啊,动作麻利眼睛还到处跑:“看见绯闻报道了?齐姐你不会生我气吧,工作需要……”

    齐雪娇嘴角说话:“唉,道理我都懂,可这照片看了就腾腾的上火,还得调节心态,姓石的,是不是这时候念点大悲咒还是什么菠萝菠萝经可以调节情绪的?”

    石涧仁翻白眼:“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嗯,念这个是可以调节情绪,不过想不起来也可以念风土镇版的圣经嘛。”

    真的,狗日的就会撩妹,这么随便一句,齐雪娇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不见了,害得倪星澜在她脸上一划拉:“哎呀!肌底液又到粉底上面去了!”

    齐雪娇连忙给明星道歉:“对不住,对不住,突然想起他说的那个圣经笑死我了,我给你背背,什么来着?姓石的你起个头?”

    倪星澜手忙脚乱的给她用化妆棉收拾:“停!停!你们谈恋爱好歹也容我不在的时候随便聊,我现在又有工作要坚持完成,还得保持心静如水手才稳,我容易么?”

    可能是俩姑娘实在是太近距离了,齐雪娇看着几厘米之外认真的漂亮脸蛋,几乎能直接看清倪星澜眸子里所有的东西,当然也能看见那如水剪瞳里好像倒影一般自己和石涧仁的影子,安静的轻轻拍两下倪星澜的蹲在椅子上的大腿,然后立马就能看见倪星澜眼底泛起点雾气。

    谁没点情绪呢,但倪星澜反应快,立刻笑着收拾并炫耀:“你看,我这肌底液,我在手背这里涂一点,看着啊,神奇见证的时刻到了,精华素滴在这里,这里是没有涂肌底液的……”

    低着头在自己手背上做示范的姑娘没人能看见她眼底的变化了,齐雪娇倒是看见那精华素液体呈水滴状附在手背上,而同样滴在肌底液上的,迅塌陷扩散消失了,再抬头倪星澜就已经是满脸欢欣和得意了:“看见了吧!这种东瀛圣品肌底液就是能促进营养成分吸收的,很厉害吧?”

    齐雪娇也促使自己把注意力转过去,但她的专业知识结构又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不就是表面活性剂么?”

    倪星澜知道屁的表面活性剂,连忙纠正:“不是的不是的,这是日本进口纯天然的,绝对不添加各种化学成分,对人体无害……”

    齐雪娇拿过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金贵小瓶儿看看:“嗯,回家用洗洁精兑水试试看,效果应该差不多。”

    石涧仁在旁边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