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71、何处与人闲嗑牙
    整个上午其实是柳子越和倪星澜最专注,专业的主持人和专业演员都拿着台本在反复研究,连演播厅里面背景板前面如何走位都要精细印证,这两位还蛮有契合度的,石涧仁没拿到新手机之前一直跟大老爷一样坐在台子正前方和胡蓉梅交流。

    预算充足的好处不光体现在大肆炒作,还能招募业内的优秀人才,栏目组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用胡蓉梅的说法就是石涧仁只提出来一个大轮廓,主创人员们却看了过五百小时的各种综艺节目,其中关于现在这个演播厅风格都是几经设计定下来的。

    见仁见智按照国内节目划分被定在了情感交流调解类栏目,其实这种类型已经不少了,很多电视台都在做,一帮所谓的专家面对家长里短、婆媳关系、夫妻关系、恋爱关系来剖析劝导,充分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围观心理,收视率比不上那些顶级娱乐栏目,但失败比例是远低于娱乐栏目的,多少都会有些观众,开始主创人员就以为这档节目也是这种类型,应该是看了石涧仁在电视台的演讲和后来柳子越的访谈节目,听说这都是没有准备稿和台本的即兴挥,才逐渐领会到石涧仁的意图。

    所以节目设计就开始和别的调解类栏目大相径庭了。

    实际上国内调解类节目很多都带点司法背景,毕竟调解是国内法律制度的一个重要环节,所以很多这种节目色调都比较严肃,结构也严肃,看着还有点阴森!

    但见仁见智却从港台娱乐节目汲取了不少经验,怎么鲜亮怎么来,活泼得简直有点过头,柳子越本来穿着一身标准主持人白领丽人裙装上来试镜,几乎所有人看了都说不合适,连倪星澜那有点犀利的时装模特风都不搭,最后柳子越换了身蓝白条衬衫,倪星澜索性本色形象少女风的卫衣套头衫,连之前的过膝短裙都换成了可爱型裙裤,才算是让一干人等觉得顺眼。

    其实一般到了倪星澜这个档次的明星,这时候就该耍大牌了,倒不是明星自己品性不好,而是不能轻易被摆弄啊,经纪人、助理会故意找事儿,不过石涧仁这经纪人一直坐在下面和胡蓉梅说悄悄话,很不负责,还好胡蓉梅年龄和颜值都差得远,倪星澜才放过他了,然后她那个助理就跟齐雪娇那保镖一样,挺没存在感的一个姑娘,应该不到三十,可脸上没什么欢快的痕迹,悄无声息的挂着证件卡进来坐在距离倪星澜最近但最不起眼的观众席角落里,就一直静静的看着,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只有偶尔看见倪星澜耍宝的表情,才会飞快的扯扯嘴角,但很快又变得没表情,还很警惕的左右看看,石涧仁就被她抓住过一次目光,石老板对她点点头,结果那边没反应,依旧有军人气息的严肃。

    这倒是提醒了石涧仁约好齐雪娇的,停下跟胡蓉梅对所有视线范围内栏目组员工的点评,给齐雪娇打电话过去,那边的声音很精神:“哈哈,刚好有点饿了,叫我吃中午饭了么?吃什么?”

    这种计量时间的方式让石涧仁莞尔:“昨天你不是说了要减肥?”

    齐雪娇呃:“我知道家爆肚儿不错,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惯,想带你去尝尝鲜,我勉强陪一下。”

    石涧仁简单的扼杀了齐雪娇那点爱好:“我建议来演播厅吃盒饭,怎么样?昨天晚上就开始炒作我和倪星澜的绯闻,所以一大早我们就逃难一样跑到这边来做准备了,老唐待会儿也要过来,如果你还要看我们彩排的话,这边应该比较热闹。”

    齐雪娇提条件:“但是你要来接我,昨天答应了的。”

    石涧仁嗯挂了电话。

    结果他顺口给现场知会一声的时候,柳子越有点不理解:“不能安排司机去么,正在讨论排演内容呢。”

    倪星澜体贴:“哎哎,让他去,开我那车去么?”

    石涧仁随意:“那边有车,我打车去。”

    胡蓉梅纠结:“要不是昨天看见齐小姐那样,我肯定想跟你聊工作聊过去,来回一个多小时吧,也不耽误事儿啊。”

    石涧仁就邀请她一起了,气得倪星澜也想跟着一起,这回柳子越坚定的拉住她了,说实话,这位专业主持人才是最忐忑的。

    其实石涧仁的心态很轻松,他没想通过这个赚钱,也没什么利益诉求、业绩指标,就是想寓教于乐,具体的临场挥,有感而,按照自己真实的想法尽可能浅显的表述就是了。

    胡蓉梅叹气:“你说得倒是轻松,有多少人能保持这种心态?好在也是录播,有容错机会,我们先试着看效果吧,那么你为什么觉得那谁不行呢?”

    一上午石涧仁其实主要就是在分析这个事儿,从昨天开会到今天实际操作,除了王驊这总经理还在润丰那边开会,电视栏目公司这边几乎所有人都到演播厅来了,中午吃盒饭下午要当现场观众的,所以石涧仁也顺带帮胡蓉梅把所有员工主管捋了一遍,他的态度很简单:“我们应该是要做比较长的连续栏目,就算任总不投资了,昨天那位白总,我自己……都能想办法筹措资金把节目做下去,前提是节目一定要有意义,也要有笑点和看点,值得别人又笑还能有点想法,何况我也相信王驊会跟这个公司一起成长,那么这家公司就跟我以前协助过的那些公司一样,我们是家需要看得长远的公司,而我选择员工的标准始终是以善良、正直和聪明、能干为顺序,如果不具备前两者,后者反而会害了我们这个团队。”

    胡蓉梅咂摸了一下笑:“我也具备前两者?”

    石涧仁点头:“对现实做点妥协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你在面对当时王书记这么个不关痛痒的小人物时候,很热忱,到后来拍电影请你帮忙,更证明了你的性格,所以我们很需要你。”

    胡蓉梅孩子都多大了,这会儿却带点孩子气的坐在出租车后座摇头晃脑的得意:“怪不得跟你那帮人打交道都觉得舒服,原来都这样,好,我会好好跟驊子一起把这个栏目操作好。”

    石涧仁点头:“胡姐,在我眼里,驊子和齐小姐甚至星澜是一样的,他们所处的位置比同龄人肯定要好很多,几乎是特殊的存在,如果能协助他们的人生划出光彩,能带来事半功倍的社会效应,这才是我重点协助他们的原因,反过来其他时间我可能更愿意投身到普通的孩子中去,以后平京这边的有些工作就拜托你了。”

    胡蓉梅还是敢说话:“这个……齐小姐和星澜,可都是女孩子,我这可是阅人无数了,有些情绪肯定看得出来,那跟驊子还是有区别的。”

    确实是,两人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刚走到停车场,就看见齐雪娇坐在轮椅上伸长了脖子在楼道口等着呢。

    望穿秋水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会儿她那点小情绪的,虽然都说不出来。

    胡蓉梅远远的只看了一眼,就想转身回避,是石涧仁拉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