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69、霸道经纪人潜规则柔弱小花旦
    如果说齐雪娇形容自己的感情就像浓汤里的土豆,那倪星澜的情绪可以比喻成炝炒的蒜苗,她那么高挑青春的,还敢爱敢恨的口味独特,石涧仁刚下楼走出小区,这时候雪花还不是很大,那辆日产保姆车就滑过来,似乎车都没停稳打开驾驶座门跳下来,苗条轻盈的身影在没有铺满的雪地上踮了几步跳石涧仁身上了,自从上回纪若棠在机场里给石涧仁这么冲撞了一回,好像都很喜欢这么干。

    这不才一个多月前见过么,哪有这么急切的,石涧仁也娴熟了,尽量双手扶住姑娘的双臂保持距离摘下来:“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倪星澜戴着口罩,手长直接揪石涧仁双颊往外拉,腿长怎么都能勾在石涧仁腰上,嘴里还不依不饶:“叫你先去陪大老婆!叫你偷偷摸摸……我在栏目组当然有眼线!”

    石涧仁才不奇怪那个呢:“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我回家里了。”

    倪星澜哼哼哼:“别推我下来!不然我就不说!”

    石涧仁不惧威胁,还是把她摘下来了:“搞什么装修嘛,既浪费钱还耽误事儿,你看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

    倪星澜隔着黑色口罩都能听出沮丧:“我怎么知道,我妈找的一小什么装修公司,明明说了上周就能完工的,结果东拉西扯的耽误事儿!不过那就去我那边住,这是栏目组商量好了的,记者都在楼下等着了。”

    真的?石涧仁知道整个栏目组已经开始炒作释放花边新闻,以前任姐就最喜欢用这招,现在又要开始炒冷饭了?

    倪星澜懒得跟他废话,推着石涧仁上驾驶座,说起来当初柳清在这里买房就是因为距离润丰集团比较近,而集团给倪星澜安排的明星公寓也在公司附近,只是方向略有不同而已,所以倪星澜这么快就过来也不稀罕。

    果然,等石涧仁小心翼翼的把白色保姆车开到公寓楼附近,立马能看见“躲在”路边的记者拿着单反相机咔嚓嚓的拍照,倪星澜提前叮嘱他戴上墨镜,都十一点过天都黑透了,还戴什么墨镜啊,石涧仁不得不从墨镜上方的缝隙艰难看路。

    停下车以后倪星澜还要拉着石涧仁在停车场晃悠一会儿,总之就是拉拉扯扯的笑几句,这回就是墨镜口罩都取了,两位当事人还得耐心等候“偷拍”记者从一个角度转到另一边去,确认拍好了,远远的对明星做个v字手型,倪星澜才挽着石涧仁上楼。

    石涧仁是想去酒店住的:“不是已经完成了么?”

    倪星澜鄙视他:“亏你还是经纪人,这年头绯闻不过夜有什么噱头?况且你那换洗内衣我都给你拎过来了,难道你也学着北方老爷们儿几天洗一回澡了?你看看你穿得这么老气,衣领都塌了,江州那几位女性朋友就没人帮你打理?”

    石涧仁无辜的摸摸自己衣领,今天都第二回被批评了。

    给倪星澜都当了三年多的经纪人,这才是第二次走进她的酒店式公寓,三年过去了,却依旧没什么改变,对于倪星澜来说这里就是个宿舍,或者说给别人展示明星的场所,虽然还算高级豪华,却还比不上学校外面那个自己的小窝,更可能比不上正在装修的石涧仁那小家,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来改动:“我现在一个月也就最多来住个两三天,有活动上通告的时候来住一下,今天可是特别把助理又放假了,这几天你会一直陪着我吧?”说着脱了外面的高腰夹克,露出带点家居风格的卫衣,还把石涧仁的外套也脱了,很有洪巧云画画时候的风范,退开两步眯眼打量石涧仁的绒衣款式后,嫌弃的摇摇头从卧室里面倒腾出一件男式衬衫来拉着要石涧仁换。

    石涧仁看她都在解皮带了,赶紧跳起来自己跑厨房:“有这个必要么?”

    倪星澜嘻嘻笑的倚在门边伸手接石涧仁脱下来的绒衣,石涧仁看着她做表情,手放在内衣t恤边不动了,倪星澜才撇嘴:“老封建!又不是没见过……”转身扬扬那件绒衣一扭一扭的走了。

    有点英英妙舞腰肢软的味道呢。

    石涧仁关上厨房门定定神才麻利的换上衬衫出来,结果倪星澜过一会儿从卧室出来,身上已经换成石涧仁的绒衣了!

    那种乡镇干部经常穿的桃心领灰色绒衣,穿在倪星澜身上就是有不同的感觉,领口直接就露出锁骨,看不到什么打底的衬衫内衣之类,让光溜溜的脖子显得格外修长,之前的紧身牛仔裤跟长靴都脱了,换成宽松的睡裤,虽然没什么性感元素,但带着家居慵懒味儿,这姑娘还娴熟的把领口稍微拉歪些,不对称的露出半个香肩卡在领口上,最后把打乱的长披在一边,她的眼神本来就比同龄人显得成熟不少,全靠青春的外貌支撑少女气质,这会儿石涧仁怎么看都是指若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的小妇人做派。

    石涧仁的衬衫也得扯乱点,领口打开些,捣鼓好一阵,倪星澜才心满意足的拉开窗帘,自己双手撑在关着的落地玻璃窗前背靠,对石涧仁勾手指:“过来嘛……”拖长的尾音有鼻腔共鸣,甜得腻。

    石涧仁只站起来走到窗边但不靠近:“炒作宣传下吸引眼球我不反对,可不能太俗了……”

    倪星澜忽然就咬牙切齿的跳起来挂他脖子上:“我就是俗!下午就知道你来了,可齐雪娇跟你一起,我不俗的话,就不会给你们留二人世界了,哼哼,孤男寡女跑哪里去了!”还是有点情绪,干脆一口朝石涧仁亲过来。

    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这样近距离看着的脸蛋精致又醉人,石涧仁稍微楞了一下扭开脸,就被倪星澜不二三七二十一咬着耳朵了,姑娘含含糊糊:“给你惩罚留个……记号!”

    说是这么说,却依旧只是米齿牙印在石涧仁耳廓上轻轻压一下,反而是舌尖在耳垂上停留得多一会儿,说话也正常多了:“有感觉没?”

    石涧仁瞟一眼外面想走,倪星澜不松牙:“体谅下别人上夜班的,万一这会儿还没把相机镜头架起来对焦,辛苦一晚上明天交不了稿怎么办?”

    看着外面纷纷扬扬已经开始柳絮儿满天飘的夜晚,石涧仁哭笑不得:“我还要不要下去给他们送个夜宵?”

    倪星澜吐气如兰:“别捣鼓那有的没的打岔,安静点!闭上眼感受下,情绪,要进入情绪……”

    石涧仁无语:“我又不拍戏,摆个造型就得了。”

    倪星澜充前辈:“哈哈,明天开始你要录节目了,听师姐我现在就给你传授心得体会!”

    石涧仁忽然想起一个巨大的漏洞问题:“都表现得这么亲昵了,还有照片为证,绯闻传出去了以后怎么解释?”说完就赶紧离开窗口。

    倪星澜嘻嘻笑着跳起来趴他背上,窗帘都不拉:“霸道经纪人潜规则柔弱小花旦啊!还能怎么解释?”

    石涧仁摘了她在沙上去把窗帘都关闭上:“别瞎开玩笑,我想想……这个套路是怎么来着?”

    倪星澜舒服的把自己侧卧在沙上,还摆了个婀娜动人的动态撑住头悠哉游哉:“你拉上窗帘,记者肯定写天啊,他们居然急不可耐的开始火热缠绵了!”

    石涧仁一想也对,还不如窗帘开着正大光明呢,正要动手,倪星澜诡笑:“刚回来故意没开窗帘,过了几分钟却换了身衣服,我还穿着你的衣裳,这说明什么?”

    说明小布衣的战斗力只有几分钟?

    纯洁如小布衣还想不到这事儿上面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