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68、让我们把革命友谊再升华下
    齐雪娇是高兴的,饭后弄点水果要转移到阳台上坐着聊天,还带上那瓶一百多块的市红酒:“从小跟卫国他们抱着酒杯沾点筷子头,能喝点,可一直都不太会品酒,啤酒喝不醉,白酒又太醉了点,所以我一直觉得红酒刚刚好,也不在乎什么味道,主要是开心!这段日子都开心,工作方向上豁然明朗,好像重新找到了动力,一点不敢懈怠,去书店买书看书,查找各种资料,充实极了,再回头想想,都有点不可思议之前那种状态,我居然能过好几年。  ”

    去意大利还学了品酒的石涧仁不喝酒,一直在琢磨栏目的事情:“这就是心境心态的变化,那你要不要也去上一下节目,讲述交流你的这种心路历程?”

    刚才还手舞足蹈的姑娘顿时怯场了,端着红酒杯一个劲遮住自己的脸:“这个就算了,上娱乐节目对我来说还是有心理障碍,特别是最近接连上了好几个访谈节目,接下来就算我再三推脱,多少还是有几个先进事迹表彰大会跟称号,在某个层面我已经算是公众人物不能再去娱乐节目上随便露脸。”

    石涧仁有点苦恼的使劲在头上挠:“从节目组的角度来说,要笑点要催泪,那就肯定是希望过程语言都是跌宕起伏有戏剧性的,这样才能带动观众的情绪,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节目内容就要精心设计,越精心那人为编造的部分就越多,我是希望实打实的真人实例,而且最好就是平常人家平常苦恼,这样才能真实的从百姓生活出,来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不要枯燥乏味的说教,也不要动不动就唱高调讲主旋律……”

    齐雪娇乐滋滋的看,端着酒杯慢悠悠的抿,这可是平京的冬天,十几楼的阳台上,她裹着羽绒服,轮椅上搭条军毯也不觉得冷,反而还指挥石涧仁再去给她端点小菜出来下酒:“你继续,我喜欢听你说这些工作上的想法,这方面我最多只能算是个普通意义上的观众,我知道你的整体意图,现在动不动就有人说世风日下,或者这年头群众素质低,欣赏水平低,你想改变这种状况。”

    石涧仁却放下自己炒的土豆片摇头:“不,这点你恰恰说错了,节目素质再高,道德再光辉,如果不是观众喜闻乐见的,那就是节目失败,而不是观众没水平,不能说曲高和寡观众有待提高,而是我们没创作出能让观众喜欢看的好节目,我举个简单的例子,这年头世界名著已经不是大家阅读的选了,不是因为这些书不好,也不是读者素质变了,而是时代变了,世界观和口味都在变,需要有新的适应这个时代的作品来获得认同感,传递同样正确的价值观。”

    齐雪娇使劲点头:“对对对,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能看到的课外书不多,电影一年就那么几部,电视录像都还像是洪水猛兽了,但都比不上现如今的网络时代,电视台都几十上百个频道了,还是没有网络信息那么无孔不入,接受讯息的渠道太多了,哪有空看着节目听说教?”

    石涧仁嗯:“现在的情况就是经济展上了快车道,各种思想上的东西也在忙着赚钱,两边不光是别扭的问题,甚至有些撕裂甚至脱轨的危险,说得现实点,任何政权想保证稳定的统治,除了暴力机关以外,必须借助思想上的说服,让整个社会心悦诚服的认同体制,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就是意识形态,是比制造业转型更加重要的事情,现在不过是因为经济状况良好向前,掩盖了这部分问题罢了,所以物质跟精神这两条线,大唐网和娱乐节目就是我们未来努力的主要方向。”

    平京冬夜,跟个红苹果一样的姑娘坐在阳台上聊意识形态,除了石涧仁这种书呆子可能也是没谁了,但就算是他也要遇上齐雪娇这样的先进分子,姑娘脸上带着骄傲自豪:“嗯!哪怕是不在体制内,我们也能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是不是就算匹夫有责?”

    石涧仁点头:“独善其身当然是把自己那点生活经营好就行了,但既然我们这么多人逐渐走到一起,有能力又有理想,那就得为兼济天下做点什么,现在的社会整体是安定向上的,那就要全力保证这种安定,因为无论什么样的更迭混乱,苦的永远都是老百姓,所以在稳定中追求改良,这就是最基本的前提。”

    齐雪娇还鼓掌了,说石涧仁这种态度完全符合主旋律,不过她也很隐晦的提到,无论在哪个层面,就算大方向是共识,在具体实施的时候也很容易因为方式方法产生派系,石涧仁千万别在政治场合乱表态,也不要在节目中涉及到这些政治话题。

    石涧仁若有所思的接受了这个提醒。

    好像是环境也在助兴,两人聊得正热烈时候,一股寒风飘过来,石涧仁正要叫伤员还是干脆进去休息了,齐雪娇惊喜:“下雪了!今年平京的第一场雪。”

    果然,好像是鹅毛一般的雪花纷纷扬扬洒下来,齐雪娇挣扎着起身到栏杆边伸手接鹅毛:“江州哪点都好,就是不下雪,要是在这样的大雪天,热腾腾的坐在家里吃火锅,该是多舒坦的事情!”

    石涧仁看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那好!明天如果顺利,我们晚上争取吃火锅,现在我就先回家了,明天中午……还是我过来接你吧,虽然有点不顺路。”

    齐雪娇哼哼的意思是石涧仁还算识相,不过她是没黏黏糊糊那些腻歪的劲儿,叫石涧仁把锅碗瓢盆留下自己洗就成,端着那份土豆片把石涧仁送到门口:“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这煮熟了吸够汤料的饱满土豆片,一口吃下去,就能体会到什么叫浓烈美好。”

    石涧仁还想了下笑起来:“我现在现你真的有些好吃,连比喻都用这个来形容,也算是有天赋了,好!回见。”

    姑娘靠在门边,看电梯都关门消失了,自己还慢吞吞的挟着土豆片回味,这味道的确是很好嘛,吃完才转身关上门的齐雪娇决定今天坚决不上体重秤。

    本来齐雪娇叫石涧仁直接开那商务车走的,石涧仁说自己可不是军人,所以下楼打车回去,快一小时到了家,直到提着电脑包开门开灯,才给惊了一下,原本简单的小两室现在乱得跟战争过后一样,猛反应过来柳清都跟自己说过,倪星澜这小富婆真的把整套房全折腾掉重新在装修!

    现在到处贴着报纸和薄膜,而且充斥着一股呛鼻的装修材料味道,再看看那些随处堆放的剩余材料之类,石涧仁就知道自己得另外找住处了,比较头痛的是他在这中间找了找,自己原本的衣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原本买这个房的目的就是保证可以空着手飞来飞去,今晚连换洗衣服都要重新去买。

    这磨人的小姑奶奶!

    最离奇的是,这时候石涧仁的手机立刻响起来,倪星澜的声音那叫一个欢快:“哟?来啦?”

    石涧仁有点诧异的东张西望,当年纪如青用gps监控自己和女儿,现在倪星澜是用什么方式抓住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