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64、谁才是井底之蛙
    古人常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就是指在三十岁左右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开始成熟立足在这个世界,到了四十岁已经对自己的一生有了比较明确的方向,不会感到迷惑,这话看似简单,其实是针对精神世界而说的,既不是指成家立业,也不是指对什么都懂了不感到疑惑。

    三十出头的唐建文和四十左右的白秩应该都符合这个范畴,石涧仁则稍微妖孽了点,他的精神世界在那位老头子的引导下来得太早了些,所以看起来和他的年龄不怎么相符。

    白秩是个心志坚定的家伙,很难被别人影响,应该也早就明白了自己的方向,这番谈话却有些深思,改变了他一直立足于自己熟悉行业的眼光,本来他以为自己超越同行太多的前瞻,仿佛又看到一个崭新的台阶,所以后面有些沉默了,拿过来的一瓶什么高级洋酒没怎么动,石涧仁和唐建文更不劝酒倒酒,讨论考虑到底是中东还是波兰比较多,因为国家层面的机会太难以掌控,这个契机到底在什么地方。

    洪巧云偶尔插言,笑称自己早就去过波兰,什么时候有机会去中东再考察下,或许能从艺术家的角度给点建议,但不靠谱。

    白秩终于下点决定:“我没什么文化,更没有艺术细胞,原以为跟洪老师的合作是产业和艺术的天作之合,没想到还能收获阿仁这样的朋友,一年前的短暂会晤,阿仁的确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样的人却投身体制,从最底层做起,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还以为是简单的官场之路,不知道未来阿仁的目标是什么?或者说短期内想做些什么,我很有兴趣参与。”

    石涧仁没有说自己那些远大的理想:“我还在摸索,当然不是为了当官才来当官的,近期准备跟好几方面协作,做一个娱乐栏目,用社会最喜闻乐见的方式,来传递刚才聊过的那些大道理。”

    白秩端着的酒杯都顿住了:“啊?跨界这么大?”

    洪巧云没好气:“这有什么,我一个画油画的,就为着他这些大道理和理想,跳到照明设计这么个看起来不找边际的专业里,跟别人都解释不清楚。”

    唐建文也说:“我好端端的写程序当个想创业的业务经理,还不是给忽悠着全身心投入到这种听起来动不动跟国家大势有关的高大项目里,搞得我现在成天都要跟别人洗脑,好像我在搞传销似的。”

    石涧仁有反击:“没有你对我的启发,我们会共同走上这条不归路?”

    唐建文敬他一杯酒,石涧仁还是以茶代酒的抿了。

    白秩琢磨一下:“娱乐栏目需要冠名不?我可以当赞助商。”

    没想到石涧仁摇头:“资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目前主要是得解决节目本身的一些问题,怎么找嘉宾,有自己困惑需要解决思路的嘉宾,具体怎么运作,专门有帮从业者在考虑,过两天我就去平京录节目,希望我能顺利实现这个小目标。”

    洪巧云忽然说:“最近是看见有些娱乐八卦的消息,说倪星澜要接一档新节目,就是这个吧?”

    石涧仁点头,白秩再吃惊:“就是那个当红的明星?”

    洪巧云帮石涧仁解释了:“阿仁实际上前几年到娱乐圈打拼了一下,到现在还应该是倪星澜的经纪人吧?”

    石涧仁看白秩的诧异表情给他引导回忆:“其实去年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引起点误会的那位女士是我们这边的,呃,党委书记,另一位女性就是倪星澜,当时她因为拍广告受伤了在江州休养。”

    白秩有点受到打击:“哦,哦,本来以为我多少能怎么参与下的,阿仁你都搞得这么风生水起了,接触的都是这种层面了。”

    石涧仁温言:“没什么层面,我明白你这想共同合作的心思,其实我们还真没多少需要用钱解决的问题,如果你有心,我还是建议可以在这个海外展销馆的模式上参与,扩大产品外销力度,特别是引领灯具行业来多参与这个平台的完善,这对于整个国内灯具行业都是有帮助的。”

    白秩自嘲:“这还是第一次遇见我想投资却不得要领的事情,以前无论跟谁谈事情,都是恨不得从我这里挖个金娃娃走的眼神,嗯,过两天去平京我能跟着一起看看么?”

    这个石涧仁倒是很欢迎。

    直到吃过饭,天也黑下来,石涧仁才带着客人参观入夜以后的老街,让专业设计师们体会这种夜景下需要什么样的灯光来烘托,最后还带到纪若棠发现的那个山崖上去俯瞰整个老街,今天倒是没什么星空,白秩对这个灯光项目已经不怎么在意了,和唐建文聊得比较多,希望全面深入的了解大唐网这种平台模式到底想干什么。

    这点就比当初那位陶玉峰要专注不少,洪巧云和石涧仁并肩在前面慢慢踱步:“喏,这就是现状,懂艺术的不懂照明,懂照明的不懂艺术,这么大的照明市场,我们还是国内第一家专业院校成立的艺术专业,今年招收了第一届学生二十多个,这才几个月,却没想到整个国内的照明企业厂家闻讯而来,几乎每周都有到我们专业参观的,不光是生产厂家,还有各种大型销售商灯具市场等等,都对这个专业模式很感兴趣,白总的确是个有眼光的,虽然我这个专业现在还没多少说服力,连我们的师资力量都还在建立,基本上都是采用双师制,也就是我们提供些艺术老师,白总他们这些大厂家提供些灯具设计师来教导,一切都在摸索,我想……两年左右就能有一定的行业影响力,希望那时帮上你们的忙。”

    石涧仁就不说感谢了:“你觉得能适应这样的工作么?”

    纵然是高边短发,洪巧云还是习惯性拨拨耳边的发丝:“从油画家到学术带头人,这的确对我是个崭新的挑战,现在我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商人,就跟刚才的白总一样,他们几乎见面都是谈合作赞助,换做以前我可能真的会忙不迭的答应下来,现在当然明白有得到就有付出,更清楚我付出的是什么,再努力些,现在能认识到价值所在,一定要把这个不是独善其身的事情做好,才配得上我的改变。”

    具体专业的石涧仁就说不出什么了,洪巧云倒是提议他回头可以去给学生们上上思想品德课,明白自己从事的专业不光是赚钱或者扬名立万那么浅显简单,石涧仁也没一口答应下来:“美术学院还有记得我是个绘画模特的不?这样出现在学生面前会不会太颠覆了。”

    洪巧云也笑起来:“赵倩他们那一届都毕业了吧,谁还记得你啊,你也太自作多情了些。”

    是啊,斗转星移,四五年的时间,谁能想到那个当初被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年轻棒棒会走到如今的地步呢。

    石涧仁在老街看设计师们忙碌了两天制图考察,就真的和唐建文、白秩一起去平京了。

    连他也想不到这次会觉得自己井底之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