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56、你们忙你们的
    石涧仁胆子也不小,抱着丢丢到附近的商铺转了一圈,然后拎了几个漂亮的小纸袋回来,两位相谈甚欢的女性肯定一眼就注意到了,石涧仁分:“喏,送给你母亲的,吴妈妈也有,见者有份,我给柳清的妈妈买点礼物。”

    本以为是给她们的吴晓影和洪巧云先愕然,再飞快的对视:“有时候真的是又气又笑。”可又都亟不可待的打开来看看,原来是条还算不便宜的丝巾,花色嘛,吴晓影觉得不够精致,洪巧云感觉没艺术气质。

    女教授拿了自己那份跳起来:“好吧,我觉得我这年龄戴这个丝巾也不错,回头不喜欢了再给我妈,谢谢了,过几天跟学生一起到乡下去看你,其实十几年前好像我还去过那里写生的,拜拜,来,丢丢给我亲一个,晓影回头再聊。”

    吴晓影送自己朋友出去,回来跟石涧仁一起带孩子回家了,因为丢丢得午睡啊:“也够了,每年生日这个规矩是定下了,不算很过分的要求,没有违反你的道德大义吧?”

    石涧仁对戏谑略过:“这是我的责任,你回头帮我跟齐雪娇联系问候下,然后老唐回来我跟他详谈,毕竟这股东、合伙人换成齐雪娇,我还是要考虑老唐的想法。”

    吴晓影玩丝巾呢:“要不要照样也给齐雪娇母亲买一份,我看她是个讲究人,对了,赵倩妈妈还有耿海燕的母亲,星澜的母亲是不是都得送一份,才显得公平嘛,你说纪小姐是不是会觉得有情绪?”

    石涧仁无语:“你就多事儿吧!”

    吴晓影是多事:“洪教授今年三十九了吧,看不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不知道我到了这岁数是不是还能像她这样。”

    结果没想到石涧仁居然肯定:“一定行,你这底子比她还好,心态更好,就是有点鸡零狗碎的小心思太多。”

    吴晓影笑得都咯咯咯了:“前半句听着还好,有点会说话献殷勤的味道,后半句又变成学术派的,你能一直这么哄着我,我这心态确实好。”

    其实石涧仁也觉得轻松自在:“好了,偶尔放松下,我也受教了,以后多改正自己的态度,不那么刻意拘泥,我们自然点,待会儿帮我跟你爸妈问好,照顾孩子的确辛苦了。”

    就这么一句,吴晓影又觉得有点眼热,转头看外面不说话了,估计这三年她都够傻的。

    为了照顾已经呼呼大睡的孩子,只开了石涧仁的商务车回来,到小区才恢复调皮的吴晓影还探头探脑帮石涧仁观察柳清的车没回来,才指挥他赶紧放了东西走人:“既然拿了剧本,就把自己的角色演绎到位,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剧情,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又或者你说的伙伴,千万别伤了人心,今天看了洪教授,我觉得我真是比她幸福不少,更早遇见你,扭转了心态情绪,虽然比不上那几位在合适年龄就遇见你的幸运人儿,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下回再去乡下看你,准保不跟洪教授凑一块。”

    石涧仁不废话了,笑笑转头把车停回去,先回家收拾点自己的东西,现在看起来在风土镇的确可能要长住些日子了。

    不过还没进电梯又收到柳清的短信:“我门钥匙在你的鞋柜抽屉里,到了先过去布置下,东西都在我衣柜里。”

    秉承一个好演员的道德素养,哭笑不得的石涧仁拿了几本书和几套衣服又转到隔壁单元去,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买在一起了。

    果然,打开这边的门,已经恢复到仿佛两口子同居的模样,当然相比上回应该是简化版的,没那么散乱,石涧仁放了东西到卧室,懒得再去布置什么,倒是先去厨房捣鼓做点饭菜吧。

    结果直到下午快五点,到小区外买菜回来的石涧仁都把一桌子饭菜弄好,期间还接了五六个电话,夹在下巴处跟蒋道才达成了协议,听纪若棠惊叹了一下月亮湖的现在,回应了齐雪娇周末的例行电话,知晓了唐建文已经准备回国,柳清才跟她父母一起风尘仆仆的回来。

    小秘开的门,抢着脱了鞋拖鞋都还没趿上,就单腿跳着迫不及待的蹦进来,估计是想抢在父母面前看看石涧仁来了没,又或者要是确认下有没有漏洞,石涧仁听见门响正过来呢,拿着锅铲和系着围裙的模样让柳清看了,二话没说直接扑他怀里,往日高挑清冷的模样,这会儿形容像投林乳燕肯定不合适,但天鹅扑食的动态还是恰当的,双手抱住石涧仁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亲热点,亲热点,我妈都怀疑了……”说着就响亮的在石涧仁脸上亲两下,全仗个子高,都不用踮脚。

    石涧仁只能傻笑,还好锅铲跟油腻腻的手高举起来诠释了他的状态,面对后面进来的柳妈尽量笑得诚恳些:“妈……不好意思。”

    柳清干脆跳他背上了,下巴搁石涧仁头上炫耀:“妈你看,阿仁做的饭,这么香!”

    石涧仁觉得柳妈眼里哪有什么怀疑,笑得跟活菩萨似的:“这才对嘛!小两口应该这么黏糊……”

    柳清撵人:“我们黏糊……你们在这碍眼!”

    没想到柳妈才不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呢,慈眉善目的过来端详女婿,左右前后的看,看得石涧仁心里毛才说话:“瘦了,你这成天在乡下工作真的瘦了,什么时候能调回城里来?”

    后面的柳爸帮石涧仁说话:“现在不是调回城的问题,城乡一体化,小仁这是在挂职,挂职你知道不,做出成绩分分钟回到重要岗位上,当年我不是也有挂职……”

    立刻被柳妈抢白:“行行行,你那几本老黄历就算了,叫你挂职你天天往回跑,瞧你那点出息!”

    柳爸尽量争辩:“那不是因为有了小清要回家照顾你么?”

    柳妈更不屑:“你不天天往回跑,能有小清么……”

    柳清已经羞得把头都埋进石涧仁肩头的臂弯里:“你们两个够了!还有完没完……”

    柳妈才不觉得有问题呢:“小仁是一家人,听听有什么打紧,哦?”

    石涧仁只好讪讪的笑着指引:“这边,这边,爸妈都吃饭,今天确实辛苦了,辛苦空跑这么远,我也是临时回城里来的……给,给您买了点礼物陪个不是。”肩膀还抖了两下,示意秘书下来,柳清反而更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看她妈喜不自禁的拿纸袋,手上箍得更紧了:“就没给我也买点什么?”

    石涧仁无语,怎么不按照剧本来呢,您也没吩咐啊。

    还好柳爸柳妈都凑过去看了,柳妈很欢喜:“有心就好,有心就好……老柳,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买点这样的漂亮东西啊。”

    柳爸抱怨:“你又不许我存私房钱……”

    柳清都悄悄从石涧仁背上滑下来了,实在是有点丢脸。

    还好菜肴比较争气,柳妈还特别端出来那份带去了小镇的卤猪蹄,一家人才坐下来热热闹闹的吃饭,以前从没看见他做过饭菜的长辈很吃惊,特别是石涧仁慢工出细活的红烧肉、炖玉米汤之类和平时的家常菜比较迥异,柳清在一个劲挟菜的同时用食而不语阻拦了父母对石涧仁的百般追问,吃过饭更是分派当爹的去洗碗,自己拖石涧仁回房间,看起来好像是小两口急着亲热,柳妈才悻悻的放过了。

    不过在门口还是依依不舍的宣传了好一番:“女人过了三十生孩子对身体不好……又不要你们带,先生一个放着我们老的带,绝对不耽误你们工作啊,抓紧点时间,不要老是用计生用品,那个不好……”

    再次羞得柳清大叫:“妈……!”

    于是客厅里又把电视机声音开得那叫一个大,不是帮忙掩盖声音,就是感觉门板后面贴着两双长辈热切的耳朵。

    石涧仁和柳清坐在飘窗和床沿,什么话都不敢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