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55、曾经沧海难为水
    洪巧云毫不掩饰自己对孩子的眼热,伸手要过哪吒三太子抱在膝盖上爱不释手,侧抱、正抱、搂在怀里各种样式都感受一下,丢丢被揉来揉去很快都不耐烦了,洪巧云还是舍不得放开,从兜里又找出来个精致的珐琅彩小镜盒,塞给孩子玩才分散了注意力,然后对吴晓影羡慕不已:“后悔,现在是真的后悔,后悔在年轻的时候,该有个孩子,是女儿我就天天打扮得跟公主一样,如果是儿子以后要迷倒各种美女!”

    石涧仁对这种育儿观表示了无声的谴责,在旁边用杯子遮挡自己不以为然的怪相。

    吴晓影眯着眼笑:“收养吧,去收养一个,还能做好事。”

    赵倩那绘画成绩一般般的都能看出点端倪,洪巧云这种画皮画面能画骨的大家眼力就更不用说了,飞快的瞥一眼石涧仁:“我可没你这么好的运气跟决心,年纪也不同了……不过这个建议倒是不错,平京和江州的慈善部门你熟悉么,我真想收养一个孩子。”

    吴晓影拍胸口:“包在我身上,以前在平京就主管慈善机构呢,有的是这种联系,男孩儿女孩儿?”

    洪巧云估计没想到选择题来得这么快,犹豫了一下:“我想要个女孩儿,我想教会她怎么做一个快乐又成功的女人,就当是帮我重新活一遍。”

    吴晓影有点吃惊的看看洪巧云,其实从刚才那两三个同伴的态度都看得出来,对洪巧云极为殷勤,况且现在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位已经三十接近四十岁了,正如昨晚吴晓影和石涧仁剖析的那样,心绪打开的女人的确会显得年轻,现在的洪巧云身上一件淡米色修身长大衣就绝对让她年轻十岁,然后一条淡蓝色曼达拉披肩又当围巾的展现出异域风情,最后看似随意肯定价格不菲的极短型干练又帅气,锋芒毕露得像个年轻人却没有您亲人难以控制的凌厉,早就没有石涧仁以前评价她的紧绷强硬感觉,也许同样还是一丝不苟的味道,却显得坚毅明快,很吸引人的感觉:“没那么……”不过,长袖善舞的前明星掐住了话,不探究别人的内心心理。

    洪巧云也不会随意在别人面前袒露自己,抱着丢丢不抬头的跟石涧仁说话:“前几天那份关于古镇的灯光设计说明书收到传真了,很简单的事情,我已经联系了白秩,粤东那灯具厂老板,他会派两位技术专家过来做设计跟施工指导,然后我这边派几个学生老师跟着实习,费用就算是我赞助给古镇旅游公司的。”

    整个老街的灯光工程,按照庄成栋那边大概估算也得二三十万,如果加上设计费用说不定还会更高,石涧仁却不领情:“设计费免了那就千恩万谢,但灯具施工费用还是照实拿过来挂在旅游公司的账上,该怎么算就怎么算,以后要公示的。”

    洪巧云有点诧异的抬头看看石涧仁,石涧仁解释:“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你也应该清楚,我作为镇上的领导干部,带领他们脱贫致富这是我的工作本分,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群众当然会感激我,可如果我给人的帮助太多太直接,让他们形成了依赖,一旦没了帮助,反而会让人忌恨,这个分寸始终得把握。”

    洪巧云注视着这年轻的面容,得控制自己的小姑娘情绪:“嗯,你一说我就明白了,对我以后也是很有用的……怎么样,你真的要去从政走体制内的道路了?前两天还看见齐雪娇的采访呢,你俩倒是相得益彰。”

    吴晓影咬着吸管装透明人,也装着没听见这若有若无的提醒,石涧仁这会儿就有点不明确:“我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个项目挂职完成以后就还是回到之前的状态,可现在看起来,从政倒未见得,但在体制内的工作好像不是那么容易说走就走的,除非我把事情搞砸了。”

    洪巧云明白的笑起来:“对嘛,让你尝尝我的滋味,我也想自由自在的画点画感悟人生,但依旧脱不开社会这个范畴,得担起我的社会责任做点事,以我们的心态,既然做了这些事,那就肯定是要下功夫花心思做好的,可做好的结果就是更大的重担会交到我们肩头来,谁叫我们有能力又有担当呢。”

    石涧仁也笑:“你说这话倒是实至名归,大学教授可比我一个乡镇干部花费的心思多得多,我那起点太低,容易见成效。”说到这里他的手机轻滴一下,翻开来看,是柳清的:“记得给我妈买点礼物讨好下,我报账!”

    吴晓影正好趁着这个时间给洪巧云爆料:“最相得益彰的是他那个秘书,上回你不是跟柳清都在说家里逼婚么,那胆大包天的居然怂恿着跟他去做了套假结婚证,还叫公司员工做了个假的民政局网站糊弄她爹妈!”

    抱着孩子的洪巧云好像被炸弹炸了一样:“真的?这么大胆子?”

    石涧仁抬头翻白眼,被两位女性共同镇压,用犀利的眼神叫他自个儿吃自己的。

    吴晓影还心有戚戚:“回头我们把她弄出来请吃饭,好好逼问下细节?”

    洪巧云感叹:“以前我也是个没什么不敢做的脾性,怎么跟你们一个个比现在越活越老实,难道是真的变老了?”

    吴晓影居然说:“哪里老……高龄产妇都还能做吧,我知道过了四十的大有人在。”

    洪巧云再瞥一眼石涧仁,还是摇头:“不了,这个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能把自己的心思从平日依托的事务中解脱出来,好像画画一样,寥寥几笔就能把精魂点出来,趁着现在有名有权,做点理想化的事情,有些身外之事就成了多余的,只是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希望有个孩子能让我多一份情绪,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吴晓影干脆侧踢石涧仁一脚:“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在干嘛,要给谁打电话自己打去,顺便把丢丢带去上个厕所!”

    石涧仁看看隔壁商铺,抱了丢丢出去,留下这边吴晓影压低声音:“世上好男人这么多,刚才那几位看着也是年轻俊杰,何必吊死在阿仁这歪脖子树上呢。”

    洪巧云不惊讶她的直接,悠悠然的给自己倒杯茶:“你我跟那些小姑娘不同,虽然我比耿海燕、纪若棠她们都快大了一倍的岁数,但在阅历上我俩是差不多的,今天的我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更能把握自己,我既不需要去做男人世界里的太阳,也不需要去点缀他们的生活,我能活出自己了,所以阿仁这种乐观、聪明、朝气能吸引我,但不是生命里的唯一,况且他待人友好,姿态儒雅还很有奋斗目标,你说我现在跟其他男性接触或多或少都会拿他来作比较,不是觉得俗不可耐就是难以忍受,特别是扯到那档子事情上,只要看了那色令智昏的模样很容易想起阿仁这调调,你说他这算是禁欲系的了吧,让我们这种偏偏很想征服这种家伙?”

    吴晓影差点要纳头就拜把子了:“对对对!现在正流行姐弟恋,最烦那种自以为不得了的中年男人,哪有石涧仁这小弟弟逗起来开心啊……”

    说到小弟弟三个字还加重了语气,曾经也大风大浪过的洪巧云连忙嘿嘿笑:“斯文点,斯文点,那……你是怎么收养孩子?”

    吴晓影一副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语调:“唉……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这俩胆子也真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