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9、苟利国家生死以,如今却成笑话谈
    如果说比大海还要宽广的是人心的话,比大海还要深沉的同样是人心。

    西方有通天塔的故事,中国历来更是有无数勾心斗角的狗血剧,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呢?

    可以说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政治历史都是围绕复杂人心来斗争的故事。

    幼稚的人说哎呀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为什么不能大家和和气气的共同努力呢?为什么不能做人最主要是开心,大家下碗面来吃就相安无事了嘛……只有一点没有社会经历的人才会相信这种鸡汤式的鬼话。

    石涧仁自己是无欲无求只为一个理想努力,在电视台那么丁点大个地方,杨玉国还会猜忌他呢,再花团锦簇能力再强,走了最好,免得抢了他的台长职位。

    放在蒋道才这里也是理所当然,这个经济开区是他千辛万苦争取获得批准规划的,前面那帮王八蛋也是他费尽心机才赶走的,凭什么莫名其妙来个帮手分一杯羹?

    而且石涧仁还不声不响的把那不起眼的乱糟糟镇上捣鼓出来一个旅游景点,抓住国庆节的机会放了个小卫星!

    起码这时候统战部跟闫副书记到风土镇来开工作会,是因为石涧仁这个风景点而不是还没完全看到成效的花木种植产业园区吧?

    换谁站在蒋道才的角度都会觉得石涧仁是在喧宾夺主呢。

    他当然看不到齐雪娇背后的故事,也没有看联播新闻的习惯,只会觉得石涧仁明明是副职,怎么就有点鸠占鹊巢呢?

    这大约就是中国历史上无数个君臣、将领、党政官员之间的宫斗剧根源。

    能够做到将相和的才是凤毛麟角,连石涧仁和唐建文之间,都还不停有人来质疑石涧仁的做法是不是正确,要帮他牢牢的控制住股份或者保证不要被人攥取了成果呢,规模越大,有时候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就由不得自身的想法来决定了,周围和下属的利益都会推着不由自主的走到对立面上去。

    有时候根本和正确与否无关,纯粹就是个立场和观念甚至面子问题,都能斗得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好比现在,看起来蒋道才的花木种植产业没有任何影响,但未来呢,也不是没有把整个风土镇都变成旅游风景开区的可能性吧?

    如果真的让石涧仁入了哪位领导的法眼,这种可行性甚至随时可能降临,那蒋道才前期所有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还包括现在起码几百万起步的资金投入。

    这么想是不是就立刻有点不共戴天了呢?

    这也是石涧仁不愿意留在官场的最大原因。

    面对自己的商业伙伴,石涧仁可以出让所有的股份以示自己的高姿态,然后再通过各关联企业之间的相互交叉持股来保证这是个团体,起码能按照多数人的意志来前进,可在体制内呢?

    权力的特点就是很多时候没得商量,甚至具有强烈的排他性,这让石涧仁再斟酌着把语气平缓一些:“花木种植本身是经济产业,同时也可以作为观景产业,只需要在种植分布的时候稍微划定一下,形成大面积的视觉冲击力,就能让我们风土镇花卉种植产业的名声走向全国,这是我这些天反复考虑的结果,蒋哥你觉得有没有可行性?”

    到这个时候,石涧仁甚至都不敢说有投资方进入,对于都是商人身份来挂职的两人来说,只要敢提投资方,就俨然一副要动用资本夺取控制权的架势。

    果然,就算石涧仁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了,蒋道才还是眉毛一扬,完全是下意识的就先否定:“哈!?石老弟,你这说法太轻松了,肯定不太清楚花卉种植的特点,这是非常娇贵的经济作物,不是农作物,土壤、水分、还有光照这些东西都是不同品类有不同的要求,谁都不能连山连片的全都种植月季,山阴和山阳,山上山下都是不同的植物生长带,我们是讲究科学划分,按片适应不同的种类,怎么可能按照外观好看来种植分区?”

    这话听起来一点毛病都没有,有理有据还很讲科学。

    不过但凡有点生活阅历的人,都能看得出这种态度,先本能的选择对抗或者否定的心态,至于其他说辞,聪明人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找理由是最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石涧仁挠挠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利益为先:“目前旅游公司是以镇上居民和镇政府管委会为两大股份主体来运作的,如果把花卉种植也跟旅游景点联系起来,肯定就是种植园区和管委会成为两大股份主体,这带来的经济利润,也是由种植园区跟所属地区的村委会来分,你觉得可行么?”

    说到利润,蒋道才的眼睛终于亮了一下:“有多少?”在商言商,他可不会低估旅游产业的收入威力。

    石涧仁依旧还是拿出来纪若棠说的那个例子:“国内著名的滇南花海景点,一年吸引过五十万游客,旅游经济综合收入过亿,我们不敢说立刻就能变成这样规模,起码让慕名而来的游客觉得名不虚传,购买花卉制品、花卉种植园游览、就餐、住宿等等一系列都算是综合收入,可以极大的丰富种植园区的收益来源,并且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蒋道才以前就给石涧仁说过,他自己会掌控一两家大型花木园艺企业来运作经开区的花卉种植,当然明面上不会挂在他这个管委会副主任的名下,但实际控制人肯定是他,然后在形成一定规模以后,逐渐招揽各种花商进入经开区建立自己的种植园和生产企业,那么现在石涧仁说的这个花卉种植旅游产业,就是蒋道才跟当地人分利益了。

    这样的利润够大了吧?

    可以抚平蒋道才那点失落的情绪了吧?

    没想到管委会第一副主任眯着眼思忖几秒:“那我们这个经济开区就彻底变成了旅游为主,真的要申请改名旅游景区,恐怕这管委会一把手也应该调整为石老弟你了吧?”

    石涧仁顿时觉得一阵乱烦,这就是标准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初杨秋林许下的升迁之路,从起点开始就是奔着最上层建筑去的,石涧仁都能拒绝,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一个屁点大经济开区的一把手职位?

    他使劲伸手揉揉太阳穴,让自己的声音更诚恳一些:“蒋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来这里项目挂职,仅仅是为了尝试下能不能改变这里的民生状况,旅游公司我没有一分一毫的股份,未来花木产业旅游也跟我无关,甚至在做完理顺这个项目以后,我肯定会不带半点好处的离开,你应该相信我没有政治上的野望,仅仅只是想抓住机会,把这里改善成为以后可持续展的经济开区,让这一万八千名风土场老百姓过得比以前好,未来也会持续好下去,那就够了。”

    蒋道才终于露出点略微讽刺的表情:“你有这么高尚?你这做派大得连我的政治野望都全部吞没了,你还说不带半点好处?”

    对的,在这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年代,我为人人反而成了个笑话,石涧仁只能是无语的把决定权交给对方:“我来主要就是表述这个商业规划的,这是个有百利无一害的项目,如果你考虑我这样做会影响你的政治诉求,那不妨把整个规划直接交给你来操盘,是你提出来可以把花木产业跟旅游展联系起来的,至于我这个旅游景点的倡导人,如果还是会威胁到你的产业规划跟声望,我辞职就是了,在两部分产业链衔接起来的时候,我主动辞职结束这次挂职,怎么样?”

    蒋道才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那你到底是图什么?”

    我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又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