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7、你的哲学,我的浪漫
    深夜的山上果然是静悄悄,宝马车的车灯超乎寻常的雪亮,灰白色的公路很清晰,再说纪若棠开得也不快:“在美国我也买了辆宝马小车,说好了算是你给我的成年礼物,对吧?”

    石涧仁不否认:“不过我现在可没什么现金,一个月就一千多块的挂职补助,要报账找柳清去。 81”

    纪若棠还是做不到他那样,哼哼两声:“这个秘书的事情,我以后慢慢跟你计较,你要做什么我肯定都是支持的,就是跟女人往来这事情上我绝对不会蒙眼睛。”

    石涧仁对自己有信心:“那就承蒙你监督了。”

    纪若棠哼哼:“美国的车便宜,波莫纳的房子也便宜,妈妈之前就在大学附近张罗着给我买了套小房子,本来想她过去看我也能住一段的,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住到学校里,只是偶尔和同学过去度周末,走的时候,我就把车和东西都放回去了,既然说你在搞互联网,我想要不了多少时间,到美国上市或者寻求风投,都可能去加州,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介绍我的拉斯维加斯美女同学给你认识!”

    石涧仁不上当:“这几年,我也出过两三次国,意大利、韩国跟越南,希望有机会也到美国去参观……哦,好看!”

    其实就几句话,纪若棠把车朝着边上一靠拉上手刹跳下去,然后就忍不住嘶了一声,这山上到了夜间,秋冬季降温也太快了,石涧仁回头看看这辆熟悉的白色越野车后备厢,当年两人也是把这当成了半个家的,果然找到一张小毯子展开给纪若棠披上。

    姑娘已经笑起来,可嘴上不客气:“你看!你就是这样讨女人喜欢的!你能不能把这个细心照料的毛病给改掉!?哦,当然只能对我一个人细心!”

    石涧仁反省:“时时刻刻都做到一点不关心?那对我才真有些难……你选的这个角度还真不错。”

    纪若棠双手交叉拉住小毯子,本来是为了躲风站在石涧仁身后,但还是忍不住干脆靠着他,把头都侧过去了:“我选修了一切能够选修的科目,不为获得学分,只为能在离开你的日子里尽可能充实自己,我还去了国家公园做实地勘测的……”

    石涧仁向往:“那种学习课程肯定很有趣吧?”

    纪若棠又破坏:“几乎全都是富家子弟的夏令营,你现在有钱了,还不是也可以去……你看,从这个角度,几乎能够俯瞰整个小桥流水的古街道,不得不说你一开始就请了专家来修复,确实让整个古韵保存得很好,但现在很明显就是灯光设施还不够……”

    灯光设施?石涧仁脑海里立刻就想起了洪巧云:“你说的意思是?”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正是纪若棠昨天说的那个从黄桷树间能看见的黑黝黝山头,那片精致的老街景区就在斜下方,而且因为角度的问题,还正好能避开这边不那么上相的街道,远处那栋有点刺眼的“大楼”也在另一边角度,可以无视掉,而这会儿山里人确实大多都已经入睡,除了少数红灯笼跟电视机的光影,好像还有那么一两个小酒馆还是茶座的灯光,其他都黑成一片,没什么灯光了。

    纪若棠给他普及:“这属于景观设计,在酒店业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应该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如果需要,我也可以联络美国的设计师,从整体环境的角度来设计,你看看,电视广告上最美的就是晚上一连串红灯笼展现出来的夜景,其实利用好灯光设计,这种水岸边的景致加上倒影,会非常漂亮的,我在不止一处加州的临海富人区看到过类似的灯光设计,看似美轮美奂的夜景,其实灯光都是精心设计的,这在园林式酒店中更比比皆是……”

    石涧仁又摸本子记下来,然后就是这么一点点的间隙,纪若棠终于把目光从工作中的小桥流水夜色中移开,随意的抬头,然后就有些呆呆的:“哦……阿仁,你看天上。”

    石涧仁也抬头,他不算很惊讶:“星空嘛,只要天气晴好都能看见的,不过这里比镇上看起来好很多呢。”

    女孩儿却轻轻的松开小毯子拉住他的衣摆,声音都变得喃喃的了:“好浪漫……”

    手里还拿着纸笔的小布衣有点发愣:“这就叫浪漫了?”

    纪若棠本来就头靠着他,现在把脸颊再磨蹭两下,跟猫咪似的,完全把白天那种气场转换到平行时空里面去了:“和喜欢的人,一起安安静静的站在空寂无人的山顶,看着漫天的星空……我真想把这一刻用什么方式记录下来。”

    石涧仁扑哧笑:“相机?还是摄像机,根据我那不多的一点拍摄经验,这个恐怕得用很专业的设备曝光很长时间才能记录下来吧。”

    纪若棠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男人啊……脑子里怎么想的立刻就是这种技术性的事情呢,我表达的是心情,我想用心把这一刻永远的铭记住,你明白么?”

    石涧仁哦,不说话了,其实脑子里还是在想这个到底要用b门还是特殊的胶卷呢,然后又听见纪若棠突然就是一声急促的惊唿,吓了他一跳,反手一下就扣住了纪若棠。

    毕竟两人站在路边一处山崖上,纪若棠要是在这里失足出点事……光是想想石涧仁发现自己瞬间心跳都剧烈加快了。

    纪若棠个头只是比耿海燕略高点,远不如柳清和倪星澜那两位高挑,但可以说她的体形却是最匀称的那种,不觉得丰韵也不会清瘦,现在反手触感都是细致弹性的,虽然一瞬间时间就从对方的身体反应发现是自己紧张过头了点,赶紧松开,但纪若棠都没声音,依旧把脸贴在石涧仁后背上,只感觉到她好像松开两只手在干嘛。

    起码有好几秒中,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才听见纪若棠欢欣的声音:“有流星!我看见流星了!”

    石涧仁抬头:“啊,从天文学上面来说,这个很寻常吧,每天都有,还有……”

    纪若棠又忍不住轻轻打了他一下:“闭嘴!看见流星立刻就许愿,如果在消失前就能许完那这个愿就会很灵。”

    石涧仁在黑暗中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你们城里人真多事儿,就听见纪若棠不满:“你怎么不问我许的什么愿?”

    石涧仁大概能猜测和自己有关:“这个……你许的什么愿?”

    没想到姑娘嘻嘻笑:“许愿说出来就不灵了!”

    石涧仁又想做个鬼脸,却听见纪若棠继续说:“我没有许完,因为那一下我走神了,就像你说的,你在全神贯注的想去追寻你的理想,容不得有什么男女爱情来分神,刚才我真的体会到了,哪怕只有瞬间,我想集中所有注意力在那瞬间许愿,可我发现你那么在乎我的下意识反应,还有你咚咚的心跳声,我想……我不用许愿了,因为我的愿望也已经达成……”

    说着纪若棠已经轻柔的重新靠回在石涧仁背后的腰间,不同的是这次伸手环住了石涧仁的腰:“我知道你在乎我,哪怕你口口声声说你不近人情,可你心底是在乎我的,这就够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和你一起照亮别人,就像那天上永远都在一起的星星。”

    姑娘挪动调整了一下脸颊侧靠的位置,动作完全表达了她心满意足的情绪。

    星空对姑娘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石涧仁有点难以置信的再抬头看看。

    明明就是浩瀚得让自己只会觉得代表了宇宙和人生的思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