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6、不做圣人行不行?
    就在几年前,石涧仁第一次明确的表露出自己想做个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从一个独善其身的棒棒,真正思想转变决定成为能改变更多人希望的灯塔,就是面对纪若棠。

    如果说那时候只能勉强解决自己温饱问题的棒棒说出这种话显得无比可笑,三年多的时间过去,现在的石涧仁显然已经初窥门径,虽然他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只能在自己身边,只能在风土场这样一个一万八千人的山区小镇,但他已经能改变一些人的命运,已经给一部分人带来不同的思想,而且这条路的未来看起来还是现实可行的。

    所以现在的石涧仁面对纪若棠比起当年,肯定会深刻一些了:“按照现在的学科文化,我的这种思考已经接近哲学范畴,绝大多数人都觉得枯燥乏味,感觉和现实生活没什么关系的哲学,我这就是哲学最基本的问题我是谁从哪来到哪里去,我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费脑子?”

    纪若棠缓慢的摇摇头,明亮的眼睛里纯净得一尘不染:“小时候,从没有人跟我说这些,是你教我换位思考,站在妈妈的角度思考,站在董事长的角度,站在普通员工的角度,到现在所有人跟我谈事情都是利益,包括在学校,学到的也是如何创造利润,只有你教我如何做人……我喜欢听。”

    石涧仁笑笑:“你这带有主观情绪,我说简单点,我寻求的是无欲则刚的内心世界,尽可能践行自己,忽视别人的评价,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也不可能说服别人认同我的价值,只能自己做,我不敢说我比所有人聪明、高贵,但起码我有追求,我有自己明确目标,并希望能带动更多的人也找寻到自己的目标,区别于那些只会依照本能活着的人,打游戏、酗酒、赌博、吸毒……还有沉迷在各种感情跟性冲动里,因为这些都是能够让人快获得愉悦感的活动,在这个物质世界飞展的年代,精神世界已经愈的被这些东西代替,吸引人的、迷人的、让人快得到满足的,容易让人沉迷的东西是这年头的主流,所以我才成了个异类,但我依旧清晰我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朝着什么去,我有丰富的精神世界来支撑我的内心,相比这些东西,爱情或者别的情感已经无足轻重了。”

    纪若棠深吸一口气,眸子里的光亮炽热不少:“在美国的时候,好些同学还是很努力的,但有些人也很不屑一顾,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没意思、没价值、很累、麻烦,吃喝玩乐倒是很热衷,有经济条件的就尽情享受,没条件的除了刷爆信用卡就是眼红,对比这种人,努力学习全力实践的对他们才是真的不屑一顾,因为知道这些人最终一点竞争力都没有,我能这么努力,也是受了你的影响……可唯独就是一点,你就不能成家,享受点家庭温暖么,起码你可以全心全意做你的事情,不用在乎身边那些柴米油盐的事情啊。”

    石涧仁笑得温暖:“现在不也是什么事情都有人帮我打理么,人都是有惰性的,糖糖,你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现在又没了母亲,如果有个年长男性对你足够好,足够体贴温暖,你可能很容易把这种照顾转变为爱情,因为你渴望这种抚慰,我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但我会克制,从小只有师父跟我相依为命,老人家从来都跟我谈论的是潇洒来潇洒走,所以他去世的时候,我连哭都没有哭一声,怕是对不起他的教育,如果太在乎儿女情长,早上眷恋一下家里,晚上就想着怎么回家弄点好吃的爱护家人,晚上只想跟爱人在一起,心绪就乱了,搞点小家小业可能没问题,但如果想达到我跟你说过的目标……简单举个例,我的家人和我的理想有冲突怎么办?我任何一个伙伴,如果道德品行上有了变化,我可以道不同不相以为谋,但家人就是我的一部分,我要包容或者妥协,那都是对我的考验,我在这方面有点心理缺陷,比较心软,所以我只能苛刻的对待自己,才能让自己问心无愧的面对所有人。”

    纪若棠坐在那,定定的看着石涧仁好一阵子:“几年前,你跟我说你的理想,那时的我毫不犹豫就会相信,但现在,你说你的态度时候,我也会下意识的认为你太理想化了,我这样是不是就不够坚定了?”

    石涧仁摇头:“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这是好事,懂得分辨什么是自己可以接受的,这就证明你长大了,我肯定不是百分之百正确,不过我一直都是个草根,脚踏实地的做眼前事情才是我的选择,这样出错的几率会小一些,但理想不妨定高点,这样后面再差也比较高嘛。”

    纪若棠轻轻点头,忽然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嗯!已经十点过了,抓紧时间,我们马上开车到山上去看看,这个时候应该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你这个副主任跟外来神秘女投资商秘密接触了吧,我也把我的思路给你说一下,听了你这番话明天我就返回公司,这个旅游投资公司的事情,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了。”

    石涧仁倒是清楚纪若棠这性格,从十七八岁开始就极有主见,多说无益:“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你会有多大的可能性投资这里呢?”

    纪若棠果然还是自己的见解:“一点可能性都没,正是因为你在经营这里,我才认为值得相信这里有最好的投资环境,不用你向我倾斜,只需要公平对待,那就已经是最好的回报了,从小开始,我可就没少听妈妈说这些基层政府机关和领导有多么不堪了。”

    石涧仁笑笑,下来就能远远的看见那栋高大的“疗养院”建筑:“还是要一直存有希望,不把这一切当成自己放弃的借口,起码在我看来,这一切总是在朝着好的方向改变。”

    纪若棠快步走过小桥的时候,若有所思:“如果你不能飞,那就奔跑;如果不能奔跑,那就行走;如果不能行走,那就爬行;但无论你做什么,都要保持前行的方向……这是挂在我们教室走廊上的格言,我到学校第一天就注意到了,觉得跟你的性格很像,所以就牢牢的记在心里。”

    石涧仁还问了英语原文,深有所感的点头。

    不过纪若棠跳上就在桥头路边的白色越野车打着火的时候,又忽然吃吃吃的笑起来:“不过现在的史学家好像又翻出来这位名的私生活很不检点,周游全美进行这样脍炙人口的巡回演讲时候,一路上都会跟无数女性上床……”

    这让石涧仁也笑起来:“对嘛,他这话本来多好的,就因为私德有亏,好像就让这话的含金量都打了折扣,真的,你知道我这段时间经常都有这种感觉,哪怕我再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青史留名,我也不愿意以后别人提起来……石涧仁啊?哦,我知道,那个有很多女性朋友的家伙嘛,或者干脆跟念罪状一样,石某某担任什么职务期间,跟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往来……我的天,人们总会下意识的把注意力放到这上面,而不是我们辛辛苦苦几十年干的那些事情,所以你说我怎么敢让自己有半点放纵?”

    听着石涧仁那自嘲又有些无可奈何的腔调,纪若棠先愕然,然后笑得猛然刹住车,扑在方向盘上眼泪都笑出来了。

    真的没撩妹,可这样的男人真的挺讨人喜欢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