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4、做官也是看天分的
    思考能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大多数的思考范围都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性子跳脱,喜欢东张西望的从小就会被斥为不务正业,所以大多数人的思考能力就慢慢被固化狭隘起来,城里面道理其实也是一样的,很多人浑浑噩噩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按部就班的活着罢了,少数能思考的,也仅限于自己能看见的范畴。

    石涧仁想做的,无非是牵头给大家看看不一样的思考方式,会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人生,解开对思想的束缚以后,才会有新的生活局面。

    而之前这些镇上的企业老板,大多就是脑子比较活络的,这可能是天分,也可能就是不务正业东游西荡反而眼界宽一些的结果,所以很多乡村里面先富起来的,往往都是些以前不专心侍弄农活,一心喜欢往外跑的家伙,也就是农村常说的二流子,投机倒把分子。

    一开始可能被乡下人看不起,但突然就会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然后这种人富起来以后,大多数也没什么回馈扶贫的觉悟,自然是按照自己理解的那套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理论变本加厉,因为十年代连走街串巷卖东西都会冒着投机倒把的犯罪风险,他们已经习惯了原始积累就是从擦边球开始的,现在也不怎么把规则看在眼里。

    但还是那个道理,时势造英雄,他们不过是那个转轨的时代造就出来的弄潮儿,接下来还能不能适应局面展,这些没有主动掌握人生脉络的人,那就只能靠运气,和他们以为的关系。

    现在一个个进来,站在还不到裤腰高的长服务台边,有点讪讪的招呼:“石……石主任?”

    实话说,这几个月已经多多少少都经过各种沾亲带故的工作人员打听和拉拢过关于石主任的关系了,得到的反应都是这绝对是个不在乎蝇头小利,不在乎政绩数据的新新人类,没有可叮的缝,那就真像个乌龟壳一样不好下口呢。

    新的服务大厅格局,就是用长长的人造石台面服务台把整个大厅三七分,黑色的台面后面有一排接待人员,分别对应各种农村工作的项目,然后等待接待区这边除了两三组人造革长沙,就是成排的椅子,石涧仁主要就是借鉴了城里面银行的样式,只是把办公区扩大了。

    然后他这个镇领导也等于随时都在大家眼里,这些往日最擅长跟镇领导称兄道弟拉关系的企业老板们几乎没了私底下的机会,现在这样是真不习惯,在一大群来办事的农户、镇上居民和工作人员的注视下,颇为不自在,有几个脸上还带着恶狠狠的表情,估计是想给自己点心理支撑。

    还好石副主任没有拿乔,听了声音,还有周围工作人员的提醒,起身带着点微笑就过来了,穿过两排办公桌,隔着服务台:“嗯,有什么事情?”

    带头的是个穿着黑呢子大衣的四五十岁男子,头不多:“快接近年底了,我们风土镇工商联合会准备搞个联欢会,邀请石主任来参加……”

    石涧仁摇头:“如果你们这个联欢会是面向群众,给大家带来点娱乐表演我倒是很欢迎,内部性质的吃饭唱歌那就免了,那不在我的工作范畴。”

    另一个穿着西装,外面罩羽绒服的男子反应快:“搞个戏班子来表演嘛,没问题没问题,只要石主任话,我们一定支持工作!”

    石涧仁还是摇头:“不是我话,管委会没有摊派这种文艺表演的行为,我是说与其花钱在那些大鱼大肉的吃喝上搞联欢,不如请镇上的居民同乐乐,方式方法很多,吃流水席,看戏班子,搞文艺表演,赞助打社火闹秧歌,都是可以的,当然如果过三十人以上的集会,提前来服务大厅办理手续,时间地点内容,都要备案,免得出岔子……”

    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但这种公事公办的口吻他们也听得多,那个黑呢子大衣凑近些:“大家都懂得起,石主任一直工作都辛苦了,我们准备了顿便饭……”声音尽量压低,还有你懂的那种眼神。

    换个姑娘来估计还有些抛媚眼的好看,老男人有什么看头?

    石涧仁反而没有摇头拒绝了,伸手从背后拉了一张滚轮椅子过来自己坐下:“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来找我,那就是有事情,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吃饭喝酒之类的事情上,直接开始,你……应该是卫星红砖厂的张卫星张厂长对吧,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我协调的,有没有,没有就下一位……后面是,我想想,富博柑橘有限公司的付总,对吧?”

    本来有点七嘴八舌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有种忽然被对方看穿了一清二楚的感觉。

    居之无倦,行之以忠,为官之道在石涧仁看来就这么简单,勤勉的对待自己辖区内的大小工作,尽可能主动了解明白该了解的那些细节,居之无倦这是具体的工作方法,但更重要的是得明白自己这个职务究竟设置来是为国家解决什么问题的,行之以忠就是要达到自己这个职务的目的,从战略的高度看待自己的工作,指导自己的前进方向,这是宏观的角度,只有明白了后者,才知道前者的工作内容哪些是主要和次要的分别,抓大放小,用有限的精力去完成最重要的工作。

    那些口口声声说工作杂务繁多,实际具体根本忙不过来开拓新内容的,无非就是连这两句基本要求都没达到。

    不过人和人之间不得不承认有能力的差别,传说当年庞统可以喝了酒再个吧时辰把积压半年的公文刷拉拉的处理掉,石涧仁没那么艺术夸张,但几个月来把镇上该了解的都了解到,再大约记在心头,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说到底好多基层领导要么把主要精力放到怎么往上爬,要么就是懒得出奇没用心罢了。

    这个时候能点名,简直就有种相当的杀伤力,结果石涧仁再来更进一步:“马利工艺品厂的马厂长对不对?我看到过你的产品清单和纳税表格,一直都是把产品提供给外贸公司做订单生意的,今年下滑了百分之三十,你有没有考虑过全面生产带有老街特色的工艺品,自产自销,十月份我们全镇旅游纪念品销售达到了一百七十万,你有没有能力来承担这个产品生产的能力?”

    任何攻守同盟在利益面前都会土崩瓦解,区别只是看利益有多大罢了。

    如果是生死攸关的利益,大多数人什么关系都会抛在脑后。

    刚才还相互打气,相互抱成团的老板企业主们立刻就散了队形,一窝蜂的挤到服务台前面来七嘴八舌:“石主任……”

    石涧仁又娴熟的举起另一把砍刀:“因为市里面已经把风土镇定位成花卉种植跟旅游区的原生态经济开区,所以之前整个区域范围内涉及到环保问题的企业都要6续关停,林老板你的造纸厂,还有家具板材厂,电镀厂,你们几家早点考虑企业转向的问题,要么搬到别的地方去,要么换项目,今天来了最好,我马上安排人给你们出正式的通知,你们也可以在这里学习下关于市里面全新打造风土镇经济开区的文件……”

    在官本位为主的中国,怪不得做官很容易养成颐指气使的态度。

    石涧仁也终于找到点做官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