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3、你有张良梯,我有天桥衣
    所以石涧仁第二天一早有点奇怪,自己刚跑步回来,看见纪若棠睡眼惺忪的从楼上跟着耿海燕下来,还是挂在对方身上那种,正奇怪一晚上感情就这么好了,却看见俩姑娘分头准备上车,纪若棠眼睛都没睁开的样子呢,他开口叫住:“喂!吃早饭没?你俩分别去哪里,纪小姐的睡眠明显不怎么好,就不要开车了行不行?”

    耿海燕的精神头还行,看一眼纪若棠也觉得不靠谱:“好吧,坐我的车过去,然后我那边找个出租车送她回城里。”

    纪若棠也不讲究了,尽量凶狠点对石涧仁做个你等着瞧的表情,可迫于昨天晚上确实辗转难眠,一贯电力十足的眼睛都有气无力,石涧仁只能莫名其妙的送她俩走。

    不过等到他忙到午后,纪若棠就精神抖擞的回来了,酒店的司机开车送过来的,所以还带了口大箱子:“没想到那个吴晓影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名堂还这么多?真是不知廉耻!”

    石涧仁立刻就懂了:“你就为了跑回去看看孩子?”

    纪若棠尽量张牙舞爪些:“我要你去跟孩子查dna!”

    石涧仁翻白眼:“是不是亲生的有意思么?我又不回避这个事情,也许真是酒后误会产生的孩子,又或者吴总监有什么不想说的原因,反正我会把丢丢当成我的孩子来抚养,只是这个阶段吴总监的家庭负责育儿,估摸着我这个挂职中后期会比较轻松点,孩子也能有些交流了,我再开始教育孩子,我觉得我能教育好,我也很喜欢这个孩子。”

    纪若棠都呲牙了:“你……你……你出轨!”还一脸嫌弃的呸呸。

    石涧仁无语:“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事情总是在不停进展变化中的,我也想所有的精力注意力都在工作上,可还是有这样的事情生,我除了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跟吴总监又没什么私情,我的确对得起自己的道德准则,反倒是你,出国留学回来,现在就开始浪费时间了?”

    纪若棠理直气壮:“我才没有浪费,昨天就说了,我现在是作为投资商来考察的!”

    石涧仁皱眉:“我也说了不要在我的工作区域搞商业运作的。”

    纪若棠的商业天分和耿海燕不是一个路数的:“这多简单,另外注册一个海外投资公司,我只是这家公司的中国大区代表投资顾问,我现在只是来亲眼考察,如果能够有成型的商业计划,后面跟进的会是一系列你都不认识的正规工作人员接洽,而且是正式和开区接洽,这样不就干干净净对得起你的良心了?谁都查不出来”

    石涧仁艰难的张张嘴:“可我心里知道这是你的公司!”

    纪若棠都不耐烦了:“哪有这么迂夫子的!我不跟你说,你还不是以为就是家普通旅游酒店投资公司……走了,陪我一起去考察,就朝着那后面的公路开车过去。”怪不得那司机过来还细致的把越野车检查了一遍,然后赶紧跑了。

    石涧仁摇头:“这会儿我在上班,怎么可能陪着女性朋友去游山玩水,那么多人的眼睛都看着的。”

    纪若棠才不跟他废话呢,趁着午后时间先定了间住宿标间,镇上能找到最好的了,然后下午办公服务大厅上班,她又换了身红色连衣裙外面搭配黑白条纹大衣的名牌穿法,同样是大衣,耿海燕还在里面打底衫加长裤的地步,方便随时都能脱了大衣捋袖子的思路,这位从下车开始就走路带风,气场二米八,全靠色彩搭。

    纯正的大红色,普通日常都市女性都很难穿出味道来,更不用说黑白条纹这么刺眼的大衣了,偏偏在纪若棠这里还搭配了一双尖头高跟鞋,还白色的。

    感觉背景应该是纽约曼哈顿街头的什么时尚街拍,而不是风土镇服务大厅,所以从纪若棠走进来的那一秒开始,所有眼睛都看着她,认出来的赶紧掉头看石涧仁,没认出来的大气不敢出,场面有点突然安静下来。

    纪若棠才不找石涧仁呢,款款的走到服务台边:“我是江州市酒店集团的投资主管,希望来风土镇考察旅游资源,该跟谁联系?”

    这下不管知不知道她跟石涧仁认识的工作人员都齐刷刷的转头看石涧仁了,这么大牌不得了的投资主管,肯定要了不得的石主任出马才能搞定啊。

    石涧仁有点挠头,纪若棠确实不是随便就能糊弄的姑娘,起身过来从工作人员里面搜索了个比较熟悉的:“刘敏,你给这位纪女士办一下手续,然后你陪同找一两位熟悉本镇周边情形的老乡一起,到处看看,我认识这位纪女士,一切手续照流程来。”

    纪若棠牵牵嘴角也没说什么,然后下午真的亲自开车带着这位女工作人员和老乡一起就到周边转悠去了,石涧仁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填写那些似乎永远填不完的业务流程表格,但始终有工作人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周围讨论,白色宝马越野车应该是全镇人民看见过最昂贵的车了,一百多万的价格光是听起来就让大家咂舌,以大家目前的概念来说,老街景区从破败荒废到修整成现在的模样就花了一百多万,人家只是拿来买辆车!

    据说刘敏找来的那位老乡上车的时候都赶紧换了身衣服!

    一直在小镇里平静度日的公务员和普通居民们终于有点意识到外面世界人与人的差距。

    消息扩散得很快,下午到服务大厅来看热闹或者探头探脑的人很多,其中不少都是镇上原本的工矿企业老板。

    风土镇本来也是有些民营企业的,上次煽动村民闹事的是水泥厂和建筑公司的,这都是跟那栋镇政府办公大楼有关联,靠着和政府官员拉关系了财的人,其他还有工艺品产、红砖厂、柑橘公司之类,虽然规模都很小,哪怕账务有点混乱,每年也能给镇上核算出四五百万的工业总产值来,曾经在他们看来,谁当官都一样,喝酒唱歌拉关系没多大差别,没想到忽然一下镇政府就变成了开区管委会,正职只是挂名的一直在区政府都没来办公过,而两个副主任和他们理解的政府官员完全不同。

    特别是在那次闹事以后,石涧仁把带头的人弄到警署拘留了几天,这位专管镇上的副主任居然就从来不跟这些原来镇政府当成纳税大户的民营企业打交道,本来这些人也私底下合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一直晾着这不知好歹的小干部,看他到年底什么业绩都没有,结果旅游景区像个斜插一杠子的喧宾夺主,一下就把所有镇上居民跟政府资源都带过去了,现在这些人终于明白人家压根儿就没把他们看在眼里。

    再看看国庆期间那些气势汹汹的军人,那些拉游客的豪华大巴车,还有节后一长串的各种领导,这些人早就在想找个台阶跟石副主任套近乎了。

    石涧仁坐在办公桌边,看见这些毫不掩饰的巴结眼神,觉得这算不算是糖糖给自己带来的意外帮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