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41、梦里床头不是你
    没错,道德的确是个虚无缥缈又无处不在的东西,生活中无数准则都是以道德为标准。

    如果没有了道德,可以说整个社会体系都能崩溃,偏偏中国人又都熟悉那句耳熟能详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必要的时候可以为了更重要的原因放弃道德。

    譬如军人为了战争胜利,可以拿起枪来屠杀同类;

    譬如为了掩护大部队,可以牺牲一小队断后的士兵;

    譬如为了完成浩大的工程,可以耗费一小部分人所有青春年华;

    譬如在中国为了整个社会进程的改变,可以放弃少部分人的生存权利,为了保证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或者国家整体的布局,总会有些人的遭遇在道德准则之外,偏偏现如今这二三十年,极为迅猛的社会变迁里,当然会一次次动用这句话来破坏道德,频繁得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某些古人看起来理所当然的道德操守,石涧仁在现如今的社会展现出来就显得格格不入,甚至他自己也有些困惑。

    难道时代变了,道德水准也要改变?

    石涧仁缓慢的摇头:“我不是个迂腐得一点都不愿变通的顽固者,但经济利益我始终认为是个底线,不求天知地知,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所以我绝不允许自己经手过的关联企业来我的工作区域经营,这次旅游公司的模式就是个样板,方式可以变通调整,但绝对不能以直接进入的方式来做,这背后带来的资本冲击一旦不受控制,那就是头拉不住的疯牛。”

    纪若棠皱紧眉头:“你这太理想化了!”

    石涧仁点头:“总得有些理想的东西……”说着夜空中又飘来那朗朗上口的江州版圣经:“犹大你个龟孙,怎能为了钱把主来卖……”

    本来有点严肃的姑娘忽然就睁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石涧仁,仿佛在询问这是啥。

    石涧仁笑起来:“风土镇教堂的一大特色,也不知道是哪一代天才改编的圣经内容,非常适合本地口音跟文化水平不高的乡下人诵读记忆,一样达到了宗教精神道德信仰的作用。”

    纪若棠哭笑不得的支起耳朵听了好一会儿:“我在美国也经常和同学一起去教堂做礼拜,不是因为信奉基督教,而是当成我们没事儿到庙里去拜佛还愿一样,可这也太洋为中用了吧!”

    石涧仁其实是满意纪若棠之前思考学习能力的:“走吧,再看看,我只是想以小镇或者说开区本身作为主体来经营这个事情,而不是把一切都交给市场自身来运作,因为现目前的情况下,太容易引起权力和资本纠缠然后垄断局面了。”

    纪若棠鄙视他:“自由市场经济对策论里面把这称为寡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石涧仁随口讨论对策论里面合作博弈跟非合作博弈在中国现目前情况下到底有没有生存的土壤,因为不光是市场上的商人,连各级政府主管部门都做不到公平公正。

    纪若棠有点欣喜的说自己写了篇这方面论文,比较了中美之间在这个环节上的差异跟得失,结论就是中国在这个阶段丢掉了公平公正,但换来的是效率。

    石涧仁都小声鼓掌了,这跟他的有些看法不约而同,处在追赶者角度的中国在这两者之间做了取舍,起码在现阶段的确是朝着更现实的那边倾斜,这随之带来的一系列社会影响可想而知,这又是个成大事不拘小节的案例所在。

    说得有点兴起的两人,还随便找了家古街边的河畔茶馆,伴着潺潺流水声畅所欲言。

    一直没说话的耿海燕眉毛挑挑,她也学过这些东西,但当时肯定对理论上的东西都一掠而过,重点汲取最现实有用的东西,现在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了,虽然不至于完全听不懂,但总是有点晦涩。

    不过这会儿她也没什么不忿的情绪,还帮忙去倒了一壶茶过来,蛮普通的苦荞茶,这回还有主动给纪若棠倒上推过去,其实一直余光注意着她的姑娘略微吃惊,礼貌的有说谢谢。

    直到教堂那边的礼拜完成,看见二三十个心满意足的教徒出来回家,看上去又是普通的小镇居民了,但精神状态好像的确又跟一般的居民有点区别,连跟石涧仁打招呼都要彬彬有礼得多。

    纪若棠跟石涧仁分享,不管怎么说,有点宗教信仰的人,好歹也懂得感恩,这是几大主要宗教都共通的东西。

    石涧仁说再感恩,待会儿自己也还是得到车上去睡觉,两位姑娘去自己办公室休息,因为这巴掌大的小镇,其实随时都有无数双眼睛看着的,身为堂堂管委会副主任,怎么可能跟两位年轻女性共处一屋,这可是最严重的道德危机了,就算以前齐雪娇在的时候,他俩也最多不过是一起吃个饭,这样散散步而已。

    纪若棠飞快的跟耿海燕对视一下,现对方也在看自己。

    但好歹这一晚上下来,比吃饭时候的针锋相对好多了。

    石涧仁带着两位妙龄姑娘回到小桥那边的镇上街道,果然又是一连串的各种招呼,但就是没人问是不是要给两位姑娘找个睡觉的地方。

    百货公司旁边的楼道门口现在已经正式挂上了开区管委会风土镇办公服务大厅的招牌,闫副书记授的牌,这也是这次市里面来开现场工作会的主要业绩之一,说是市里面统一规划部署的服务型政府工程的试点项目……

    石涧仁倒是能趁着这事儿把自己早期垫付的那点服务大厅房租给报账了,不是舍不得这点,而是跟官家打交道,还是该怎么就怎么,不多拿一分,也不随便装大款。

    所有来的官员既没说这办公服务大厅是租来的掉份儿,也好像没人看见远处那气势宏伟的办公大楼,反正所有人连同曹天孝都没跟石涧仁提过一个字,好像那栋楼的事儿从来都不存在似的,蒋道才过来开会更是不提这茬儿。

    石涧仁当然也不会无趣的主动去说这个,现在招呼两位姑娘往上走,手里还帮纪若棠提着睡袋枕头,拉开原本仓库的卷帘门,里面多了一层崭新的玻璃推拉门,主要是月份在这里办公保证空调制冷效果,熟悉的伸手打开灯,唰的一下,哪怕是局部几盏灯亮,整个几百平米的办公空间还是比较清晰展现在眼前,国庆节前当然就全部装修完了,除了财务室因为出纳制度和文件档案保管靠墙有一排三五个小隔间,其他所有镇上政府工作人员都在长长的柜台后面开敞式办公,包括石涧仁这个管委会副主任都是在外面一视同仁。

    耿海燕来过好几次了,直接进门从窗户下的隐蔽壁柜里面翻出石涧仁的床褥出来铺在接待区长沙上,石涧仁再给自己翻了一套备用的,给纪若棠简单介绍一下电热水器和卫生间方位,就下楼到自己的商务车上凑合了,只要睡前能看看书,他也没觉得有多辛苦。

    经历过地震抢险的营地生活,纪若棠不像耿海燕想象的那么金贵,而且这姑娘也不着急去梳洗打扮,略微好奇的推开柜台门进入没有隔离栅栏的办公区里面转转,到石涧仁刚才随口介绍指过的办公桌边坐下,可能在模拟石涧仁那种主政一方的感受。

    但过于开阔杂乱的办公空间,十分简陋的办公桌、办公用品全靠石涧仁自己那台笔记本电脑撑起了场面,纪若棠不知道是不是在比较这里和自己那三十几楼高度的落地豪华办公室,到底什么才是吸引石涧仁宁愿到这里来办公的重点。

    好一会儿才有些恋恋不舍的起身,走几步回个头,感觉下石涧仁要是坐在那里上班是什么样子,最后回到沙边慢腾腾的打开睡袋铺上。

    耿海燕倒是手脚麻利的哗啦一声拉下卷帘门,然后跑卫生间里面洗澡收拾,度和石涧仁不分伯仲,简单的卫衣卫裤都掩不住有点丰满的体型跳上沙裹住自己,然后她躺了估计得有大半个小时,纪若棠才卸了妆出来,哪怕是做了最坏打算要睡睡袋,依旧是运动风的纯棉睡衣,粉红色的宽松款式依旧显得娇嫩可人。

    耿海燕虎视眈眈的看着,纪若棠慢条斯理的最后给自己涂上护手霜和面霜,然后才钻进睡袋里,一直有点空荡荡的大厅里才出点话语声:“你后上床,怎么不关灯?”

    纪若棠理所当然:“我喜欢开着灯睡觉。”

    于是两个本来素不相识的姑娘,就这样隔着个茶几,在大约两三米的距离上大眼瞪小眼相处了。

    关键是整个空间太大了,在这种完全没有情调的惨白日光灯管光线下有点瘆人,莫名的有种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