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37、棋逢对手
    而且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快把街头堵得水泄不通!

    石涧仁走的几天,傅育林代表旅游公司推出了一个新方案,鼓励小镇本地居民从旅游公司账上借款买面包车跑营运。

    作为一个距离主城区过六十公里的山区小镇,省级公路路况还不错,可每天能来的汽车公司就那么早中晚两三班,国庆节那几天都是旅游公司自己征调租用的旅游大巴从文化产业园那边和顺林区两个集中登车点一趟又一趟拉过来的,接下来再每天租用大巴车那费用开支也不小,更不符合石涧仁带动致富的初衷。

    所以深谙旅游行业特点的傅育林就捣鼓了这个,只要是本镇居民抓紧时间能从旅游公司免息借款五万元,购买一辆江州本地产的八座面包车跑短途客运,二十个名额,先来先得,过时不候,报名以后凭订车手续到旅游公司来借款报账。

    本以为多少还要学车、找驾驶员之类的磨蹭一两个月,谁知道现在镇上心气儿之高,当天就报名一百多号人,后面那些报名的为了弥补机会,争先恐后的就到顺林区或者市里面订车,等石涧仁回来这么一周时间,以往只有在赶集时候才会拥挤的镇上街道,现在早中晚已经很容易就乱七八糟的堵上了,石涧仁正在琢磨要连同镇上警署跟交通管理部门做点什么,现在还堵在他身上了。

    其实各地农村买面包车跑点短途客运不稀奇,以前风土镇也有一两部十几座的中巴车,可那时候这里几乎没外人,跑客运的车多了根本没业务,现在因为有了游客,二十辆面包车间歇不断的滚动起来还不够,所以那些没争取到借款的人好像也开了窍,亲戚朋友借点或者买个二手车,张罗着可是个赚钱的生意呢。

    好像以前穷极无聊成天只能在茶馆里面打牌消磨时间的生活,现在突然一下就变得处处都能赚钱了。

    这种观念上的改变才是最核心的,以前从来都没这么想过啊。

    于是本来乡下人开车停车就比较随意的混乱街道中,白色宝马越野车宽宽的体型现在又多了一辆更宽一点的米色车身,英菲尼迪qx4轻而易举的就把另一边堵上了,而且明显耿海燕停车的时候就根本没想过会不会堵住马路的问题,气咻咻的直接把车扔在那了!

    这也给了石涧仁缓冲的落脚处,一把放下纪若棠,把泪眼婆娑的姑娘摘下来跳过去,伸手隔空重重的指两下耿海燕:“车钥匙!你就不能好好的停车?”

    耿海燕已经单手叉腰了,看着那转头面对自己的姑娘,还是把气场转过去,看都不看石涧仁:“在车上!”

    石涧仁跑过去挤开几个看热闹的居民,米色越野车连车门都没关,看看副驾驶桌上用安全带固定住的三个不锈钢保温桶,显然是耿海燕给他带的吃食,石涧仁不禁又有点心软,打着车探出头去招呼乱糟糟的面包车挪开下,他还是有号召力,好些面包车司机接二连三的跳上车腾出空位来,还有热情跟在驾驶窗边和他边聊边走还招呼其他人让路的,反正石涧仁也只能慢慢挪到稍微开阔点的地方去,于是思维模式很快被拉到面前的工作场景中来:“镇上必须要修建一个公共停车场,加强交通管理,这种状况怎么迎接未来更多的游客?”

    其实就是下班时间到了,不光之前还有点管理约束的镇上工作人员回家了没人管,这些本来都在路上跑的车辆司机也都回来吃饭,所以正是一天中镇上最热闹的时分,好些人家的婆娘也笑嘻嘻的到路边来参与。

    不过近处基本都是男性居民围着石涧仁七嘴八舌,一点没把他当成镇上的行政长官,让他有些舌战群儒的意思:“还有,从规矩上来说,这拉客就是营运车辆了,交管部门很快就要开始进行资质审核,你们各自准备一下,如果错过这次集中办理,以后就是非法营运,被管理部门抓到是要扣车罚款的……”

    场面更有点炸锅,不是激愤,主要是着急,问这个问那个的比较多,让石涧仁脑子都要炸了一样,然后看见耿海燕没好气的从自动分开的人群中走进来:“吃饭了!还有没有上下班时间观念了!”前面三个字一字一顿的,还是很有威力,镇上居民都接二连三跳开:“原来石主任还没吃饭啊!”

    石涧仁手里拿着的包子豆浆都在塑料袋里冷了,又才忽然想起两位到访的姑娘,连忙突出重围:“不清楚的自己到镇上事务办理大厅去咨询,抓紧时间啊。”

    耿海燕没好气的从他手里拽下车钥匙,自己从副驾驶那边拿出保温桶来,又引得那些婆娘多话:“哎哟,这么年轻个姑娘都能自己扳车盘子了,能干!回回来都看见开这么大个车,好有出息!”

    估计是说给自己男人听的,妇女也想顶半边天,也想学开车,然后男人的关注还是:“那个白色的才是好车哦,但这个车看起来也不差啊,到底哪个好些?”

    “来找石主任的都不是一般人哦……”

    所以石涧仁也看见纪若棠沉着一张脸站在远处,当然脸上那些泪花都不见了,拎着保温桶回到路边的耿海燕和她远远的隔着十多米相对。

    镇上居民好像意识到什么,立刻哗啦啦的往后面退,让出这马路上俩姑娘之间的距离来,一个个的脸上充满了好奇的探究神情,八卦之魂也在熊熊燃烧。

    那场面!

    如果倪星澜在,一定会惊呼这简直就是西部片对决的中国乡村版。

    石涧仁还是不等姑娘把左轮手枪拔出来啪啪啪,顺手把包子喂了旁边虎视眈眈的土狗,还叮嘱以后镇上养狗全部要拴起来,野狗必须清除驱赶掉,然后才走过去接手保温桶:“来吧,介绍你认识一下,纪若棠,也就是柳清口中的纪小姐……”

    耿海燕对资本家没什么畏惧的,对自己身上新买的淡蓝色大衣也有信心,对面这乌漆抹黑的什么穿着像啥啊,一点都不喜庆,跟着石涧仁就走近,不过她倒是没有刻意伸手揽着石涧仁臂弯的做派。

    纪若棠也有点皱眉对方的穿着,起码来说从她回国以后看见的各位女士,无论是平京的那两位还是江州最近接触柳清之外的那位公共事务总监,都应该是很有穿着品味风格的吧,眼前这……还差点。

    石涧仁觉得自己说话的时候,起码周围有几十双耳朵都支得更高一些了:“耿海燕,海燕食品的总经理,纪若棠,清塘集团老总,你们其实年龄差不多,可以多亲近下。”

    耿海燕先不满:“现在已经企业更名为仁海食品了!你不看工作报告么?”

    纪若棠更不爽:“什么叫老总,我很老吗?”

    石涧仁再次感受女人的思路真的和男人有区别,看这两位一点没有相互打招呼握手的意图,干脆带路:“都还没吃饭吧,这边走,老街上有家饭馆不错,我请客……”

    耿海燕看看他举起的保温桶,嘴皮动动没说话,看纪若棠已经背着手转身,才挪步。

    石涧仁感觉好像整个人群都跟着浩浩荡荡整体移动了一下,可能现那座小桥会成为瓶颈才停下来。

    小镇上也真是太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