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34、人在做,谁在看
    果然,柳清脸色都有一变,艰难迎住了纪若棠,本来高出小半个头的她今天穿的小坡跟,也跟她平日里怎么高怎么来的风格迥异,面对机车夹克加裙子的纪若棠,能基本平肩拥抱,但双眼却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后面石涧仁身上,嘴型更是在询问。

    石涧仁感觉偷情一般点头。

    柳清再做个恶狠狠的瞪眼,不过杀伤力几乎等于零。

    纪若棠已经松开拥抱,双手滑到柳清腰上亲热:“好瘦,清姐你辛苦了,但保持了这么好的身材,也算是值得了哦?”

    柳清脸上的表情也亲密:“你才是一下就成熟洋气了!”

    纪若棠伸手摸她盘起来的小妇人型:“很有风情,今年时装周上ts就做了个这种型,很惊艳!”

    推着行李车过来的石涧仁有点茫然,谁做了这个型?

    没想到好像跟他一直同节奏的柳清竟然知道:“真的?我一直好喜欢她,以前在电影公司的时候,看过她好几部电影呢,气质好好。”

    纪若棠笑得眼角都弯起来:“你才是气质出色,再不是以前那个冷冰冰的大堂经理,有男朋友还是结婚了?”

    柳清面不改色的故意瞟一眼石涧仁,挽着纪若棠凑近点:“事情有点啰嗦,待会儿给你汇报,先介绍你的临时秘书助理,法务部的新同事小孟,孟桃夭,不属于清塘集团,可能更方便你处理调动各种事务,纪总,清塘酒店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

    那个石涧仁亲手招聘进来本命年的女孩儿才是标准的灰色套裙,彬彬有礼的过来和纪若棠握手,还奉上一张自己的名片卡,脸上表情平静冷静,一点不像刚才站在侧面目睹了石涧仁和柳清表情的模样。

    纪若棠轻描淡写的接过来,握手还是比较亲民的认真,但说话还是对着柳清:“你不给我做秘书了?”

    柳清咬咬嘴皮:“当年我就从酒店办理了离职手续,一直给石总做秘书了,直到去年他又把我安排去了地产公司做管理工作。”这个动作正好能掩饰她的小兔牙,最主要还是看起来比较小心翼翼。

    纪若棠再看看自己的前任前任秘书:“看来你们两个故事很多嘛,边走边说……”然后就一马当先的走了,柳清还得稍微低点头给她絮叨。

    那个孟桃夭只给石涧仁点头示意下也跟着跑了,亦步亦趋的既没有被甩开身位,还不凑得太近听到不该听的东西。

    石涧仁觉得这法务部的小姑娘不像她履历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试问一个刚出校门实习几个月的大学生有几个能掌握好这种分寸感的,不是歧视现在的大学生,起码现在几家公司经手招聘的员工里,应届大学生来之能战的凤毛麟角,眼高手低,怕累嫌工资低的少爷小姐倒是一大把,反而是周围真的各种二代们要现实努力得多。

    不过等司机把商务车滑过来,孟助理机敏的打开滑门送两位女老总上车以后,又带着无辜的表情打开副驾驶门,等着到后面和司机一起摆放好纪若棠崭新行李箱的石涧仁过来,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石涧仁笑着坐上去就琢磨这个小细节了。

    润丰任何一个秘书或者明星助理都应该知道副驾驶才是秘书助理之类的座位,要的就是跑前忙后的方便服侍人,根据石涧仁的接触,只有相对老少边穷地区或者刚富起来的地方还喜欢让领导坐在副驾驶,如果孟桃夭是在实习期间学会的这些礼仪,稍微有点规模的企业都应该知道这些规矩吧,难道她是在什么非一线城市的地方实习?

    当然这也就是顺便想想做练习题了,两位坐在后面座位上的姑娘一直在窃窃私语,出机场的时候纪若棠指挥:“去墓地一趟,我去看下妈妈。”

    虽然纪如青被永远埋葬在了石龙镇对面的山谷里,回来以后还是按照本地人习俗给她在江州公墓立了个衣冠冢,方便平时祭奠。

    这让柳清解释起自己是如何被逼婚的段子时候,都小心翼翼很多:“读书的时候生怕我谈恋爱影响了学习成绩,毕业以后却要求马上凭空变一个出来,这几年忙着工作没考虑这个问题,结果家里更加变本加厉,不得已我只好请石总去帮我这个忙顶包……”一边说一边双手合十做哀求状:“我也是被逼得没法了,请电子商务公司的技术人员帮忙捣鼓的,石总全程不参与,就跟着我回去吃了个饭,堵住我爸妈的嘴就行。”

    纪若棠做个鼓腮帮子的淘气惊诧表情,却不说话不表态,让柳清颇为心虚的只好继续自顾自的找话题:“因为业务拓展的原因,原来酒店集团那批人辞职以后参与电子商务……”

    纪若棠打断了她的工作流,拉回话题:“这次我在平京要去看你们住的那个家,他不让去,说是怕遇见倪星澜扯皮,这种事情很多?”

    石涧仁都觉得柳清背上肯定在冒白毛汗,话说她哪怕现在已经是管理不小规模的地产公司老总了,可能对上纪若棠还是下意识的有点耗子遇见猫,再说也是纪若棠一手把她提拔到酒店高层的,对于品性良好的人来说,这种感恩的情绪会一直都在。

    所以现在声音都有点呐呐的了:“那个家……真的就只是合住的地方,倪星澜、奶茶公司的林经理、留德回来的赵倩,都去过那边的,没什么好看。”

    纪若棠好像戴了个显微镜:“那你现在给父母说结了婚,你俩住的地方在哪里啊?你爸妈都不去看看?”

    柳清从来没这么结结巴巴过:“湖,湖畔雅苑,我前年买了套小公寓……”

    纪若棠气度不凡:“嗯,那待会儿就去你家吃晚饭吧,我这回来还没个住的地方呢,再一直住在酒店办公室好像也有点凄凉吧,你有什么建议没?”

    柳秘书肯定打底衫的后背都湿了:“那,那,我那乱糟糟的,要不我先回去收拾下。”

    纪若棠笑眯眯:“一走这么三年多,物是人非的变化可真不小,江州变化好大,人也变化大,看来我要好好重新梳理了解才行,你给我把几家关联企业的主要高层给我介绍下,嗯,男的就免了,不感兴趣,重点是好看的姑娘……”

    这导致最后商务车抵达墓地的时候,柳清抓住机会狠狠的在石涧仁腰上扭了一把泄愤,搞得石涧仁既冤枉又莫名其妙,怪我咯?

    孟桃夭又默默的站在后面看这些小动作。

    纪若棠看不到,她捧着一束黄白两色的菊花站在纪如青的墓碑前念念有词好一阵,才不回头的招手让石涧仁并肩,这家伙稍有迟疑,柳清连忙推着他站好,纪若棠才牵住他:“妈,我跟阿仁来看你了,他把我照顾得很好,我也按照您最后的愿望,从美国读完酒店管理回来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跟阿仁分开……”

    听着这类似宣言的话语,秘书忽然觉得站在墓地怎么有点阴测测的!

    而且纪若棠在简单的祭拜扫墓仪式完成以后,还不急着走,指挥石涧仁下苦力的蹲在指定区域烧纸钱上香,自己拉着柳清在周围转悠躲避那浓烟熏烤,顺便参观各种各样林立的墓碑上内容:“咦,这姑娘才二十多岁就走了,肯定上辈子没干什么好事儿……”

    柳清脸色有点小白。

    纪若棠还分享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我跟你说,我在美国的时候看见隔壁社区,拉美裔的女孩儿好像是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被直接一枪爆了头,那血拉呼哧的到处都是……”

    一贯清冷的前任秘书站在各种墓碑中间都要吓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