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33、我的世界因你而改变
    既然已经入夜,来不及订票返回江州了,石涧仁就打电话给胡蓉梅约了个地方开车过去见面,纪若棠当初接受地震专访的时候也认识她,算是重逢。

    虽然白天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情况,现在还是尽量当面沟通下任佳琳投资这个电视栏目的事情,因为接下来平京这边就是胡蓉梅来跟王驊接洽了,任佳琳这算是私人投资,和润丰影视主体不沾边,邀请倪星澜或者其他人都只是简单的业务往来关系,整个栏目组、新制作公司具体的手续班底架构,都得胡蓉梅来操办,不过她本来就是制片人出身,搞这些驾轻就熟人面儿就更不用说,顺手给石涧仁手写划拉出来一张进度表,说是有了任佳琳这样的行业大腕走上层路线,各种手续都会比较快,她也算是第一回跟大老板合作,试着走出国家电视台的范围探路吧,也是她的人生转折点。

    工作上的事情反而三言两语就交给石涧仁自己琢磨日程表了,胡蓉梅热衷于和纪若棠沟通,聊聊美国留学的事儿,因为她的孩子也在面临这个问题了,平京现在稍微有头有面的都在把孩子送出去留学,已经不像唐建文说他们那个年代多么不得了,就是个略微起点高点的培育方式而已,当然能让孩子留在国外改换国籍那又是另一回事。

    纪若棠能提供不少切实的建议,胡蓉梅另外说自己跟王雪琴还有保持联系,什么时候三个女人再聚一下。

    这让纪若棠回酒店的时候,在车上感叹:“要是你接触的这些女人都跟胡姐这样没什么威胁,我就觉得舒坦多了,不过好像相比晚上那男的,和女性打交道又的确舒服一些哦?”

    石涧仁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男性如果世界观人生观不一致的话,社会经济压力相对要大一些,所以考虑得更现实点,自己心里的观念更成型,不容易被打动,女性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用事的关系,容易听我这种大道理?”

    纪若棠做个鬼脸:“其实女性现实的也不少……我在加大住的一个舍友,走马灯似的换男朋友,直到最后吊了个印度来的富豪。”

    石涧仁对自己的伙伴们还是有信心:“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往来,我多少还是衡量筛选过,贪婪无德的人不会走进我们里面来。”

    纪若棠坐在后面斜着翻翻白眼却不问那些女性,今天病怏怏了一天在酒店,好像对倒时差的效果要好一些,起码现在慢慢有点睡意了,但回了酒店以后还是要跟石涧仁聊天,还指挥石涧仁在自己的卧室打了个地铺。

    对石涧仁的眷恋程度有点出想象。

    躺在被子里继续描述自己在美国的生活,除了主要攻读关于酒店管理的本专业,生活中就是加强锻炼身体,本来只是稍微去个健身房的程度,为了督促自己,跟着参加了美国现在很流行的跆拳道培训,三年下来一直都在坚持训练,为的就是要有和石涧仁并驾齐驱的身体:“早就听说那个码头上的小姑娘很凶悍的,现在我也不差了,不过我看齐雪娇好像身手很好吧,有机会过两招!”

    石涧仁觉得她多半是花架子,只有半壶水才会响叮当的觉得跃跃欲试:“不要动不动就考虑动手,保持强健身体除了健康有规律的生活,最多也就是防止自己不要受到别人的不法伤害,哪里是用作暴力手段的。”

    纪若棠仰面朝天的比划:“这是一场长期斗争,当然要全方位的压制,我还跟着美国同学去靶场玩过开枪射击呢。”

    石涧仁仿佛看见些什么腥风血雨:“你就只学这个?不是听说你还去拉斯维加斯酒店实习过么?”

    结果纪若棠的这种社会实践太多了,基本上各种假期都在打工,毕竟加大波莫纳分校的酒店管理专业在全美也是排得上前三位的,同学中类似有家族酒店产业的比比皆是,所以从未回国的纪若棠三年来过得异常充实:“既然我去学习提高自己了,那就不能因为中途返回之类的消减斗志,所以一口气读完课程,而我那几位要好的同学伙伴本来邀约我一起去感受gapyear的,我觉得自己已经和你在石龙镇的那条河边,那座灾民安置营地里就完成了这种体验,况且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一刻都不想和你再分开……”

    石涧仁才知道西方社会的学生在毕业前后,有条件的都会安排一年左右的生验,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行万里路去看看世界,别以为这世界就真的只是自己能接触到这么一丁点。

    更重要的是在还没有进入到残酷争斗的成年世界以前,又完全离开了温室花朵一般的学生子女身份,去接触适应陌生的世界,触摸到什么是独立成熟的冷静理性。

    这点让石涧仁觉得很有意思,二十左右的年纪,正是形成世界观的当口,精力和心理状况都处在最佳状态,大多还心无杂念待人比较真诚,离开家庭和学校,在法律、经济跟道德方面都试着对自己行为负责,这不是正好有点像自己么?

    也许这就是国外换种说法的入世?

    好像当年的自己,用乌木棍挑着那简单的行李走出大山,踏足到未曾见过的名山大川和都市里面来,看到从未想象的五湖四海,感受山里面感受不到的失落、困苦和彷徨,原来自己当年下山入世的行为还有这么洋气的名称呢。

    纪若棠趴在松软的床边,凝视着下面平躺的年轻人,垂着一只胳膊在石涧仁被单外的手臂上画圈:“欧洲更加流行,他们对这种人生旅行很重视,因为年轻人总是乐观,热烈和充满好奇的,对于困难也乐于克服,能很好的在进入社会前塑造自己的性格,经历过这样的生活,再重新回到原有的轨迹上,面对困难和挫折,面对复杂、残酷的现实社会时,会有更宽广的心胸、毅力和智慧,很棒吧,可这一切,你已经带着我在石龙镇体会过了,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是个成年人,只有单独在你面前,我才永远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儿。”

    石涧仁试图用坦荡的目光看回去,纪若棠眼眸里的深情几乎要把他淹没了,一双痴男怨女就这样无声的对视着,石涧仁觉得自己好像站在洪水中被冲得东倒西歪。

    还好他的眼神估计是足够平静祥和,熬了两天的姑娘终于有点抵挡不住瞌睡虫的侵扰,这么看着石涧仁,眼里的电力却慢慢消减,最后无声的闭上双眼睡着了。

    石涧仁简直如释重负。

    但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娇妍容颜,小布衣又难免有点失眠,最后不得不背转身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就返回江州。

    当然是柳清带着人来接机。

    走之前石涧仁和齐雪娇还看见过她的,几天不见,又有新花样,日常看惯了的标准ol套裙款式还是那样,但膝上短裙面料变成白底花纹了,搭配米色小西装,往日比较严肃的灰黑色打扮就是看着清新亮丽很多,明明样式还是一模一样啊?

    真神奇。

    纪若棠却远远的一眼直接注意到前任秘书的型:“哦,盘起来很好看哦,成熟了不少,气质完全跟以前不同了嘛……”踮起脚尖在石涧仁耳边低语了这么几句,快步甩开石涧仁让他推着行李车,自己张开双臂直接扑向柳清而去。

    石涧仁看着那穿高跟鞋的清瘦秘书,不禁有点担心她受不受得住霸道小总裁的冲击。

    特别是现在居然敢摆出一副包含小心思的打扮来。

    胆子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