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30、究竟有多少人能穿透迷雾直视彼岸
    牛鸣雷可能喝了几杯酒,脸色比刚才在门口迎接时红了不少,但红光满面看起来更加富贵,特别是一伸手,那手指头上玉的金的指环都好几个,手腕上油光光的各种材质珠串也不是便宜货,过来就对石涧仁抱歉:“让您久等了,久等了!”

    倪星澜跟着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撇嘴,不是嫌对方轻慢,是感觉被打扰了,石涧仁难得有这样清闲时光陪着自己,多自在啊。

    结果石涧仁不愧是惊门的,一语惊人还得手便走,伸手和牛鸣雷握住轻轻拍两下低声:“没事儿,本来打算跟你谈个电视栏目的合作,看起来你也忙,别忘了,我曾经给你说过,你是个多机变才的格局,逮着机会肯定能一鸣惊人的,但你眼中白少黑多,现在戾气愈的盛了,那就是祸根在成型,风险在眼前,好自为之吧,就是等着给你说声告辞的。”

    然后真的转头就走,倪星澜瞟一眼手都还伸着,站在原地呆的牛鸣雷,招呼都懒得打了,拉上口罩快步跟上,一手抱了石涧仁的胳膊,穿过喧哗拥挤的宴席一直走到餐厅的外面才忍不住笑说:“你真坏!”

    女人特有的那种撒娇腔调简直能酥了骨头,石涧仁不背这个锅:“啊?我又怎么?”

    倪星澜都能看出门道了:“吓唬他啊,看他那模样就是心虚的,明明是你拽着他上路,现在膨胀得自个儿都不知道自个儿是干嘛的,其实心里慌着嘞,生怕什么时候又落到无人问津的时候去,这种人在娱乐圈里到处能看见,拼了命想红,红了又拼命要保持,你这么吓唬他,不像是拿针刺气球么?”

    石涧仁撇嘴:“算是试试他吧,能听得进这一两句,再说后面的事情,听不进去,我起码也点醒过他,你知道自从那个小泽的事情以后,遇见这样的局面,我还是忍不住要吱声的,只是这种事情太过讨人嫌,凭什么别人就要听我指指点点?”

    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倪星澜在眯眼,拿手指戳石涧仁的肩头:“我!我就要听你指指点点……”

    不能好好说话么,边说边挪都戳到胸口了,石涧仁连忙趁机把手抽出来,招呼上车:“好了,老牛如果没有反应的话,这个插科打诨的角色就得另外找人,拜托你在演艺圈里留意一下?我准备今晚就返回江州。”

    倪星澜坐进来难免撇嘴:“这么高兴又要走,你说我们这也算是异地恋了吧,听说别人异地恋一见面就是迫不及待的到酒店乐呵,你这不是因为谈事情,都没法这么轻松的坐一两个小时,我可是好不容易请了一周的假!”

    石涧仁居然问学习:“你多少也应该回学校去上课了吧,这学期成绩怎么样?”

    倪星澜翻白眼:“你这口吻像个怪蜀黍!自个儿回江州问你的小总裁去!”

    女人终究是情绪动物,还是有点恼了。

    石涧仁不劝:“回哪?顺便把车也给还了。”

    等打着车,倪星澜还反过来给他道歉:“真觉得很高兴舍不得分开嘛,嘴上说什么能控制情绪,还是舍不得,对不起,你包涵则个……”尾音还用上点戏腔。

    石涧仁理解的点头:“再锤炼下,看淡点兴许能少很多烦恼。”

    倪星澜出神的注视着他:“嘴上说不计较名分只当个情人小三,其实哪有那么轻松,人都是得了一还想二的,那个得什么望什么来着,真当了情人我估计心里又会想转正,凭什么我就要委屈自己呢。”

    石涧仁打方向:“得陇望蜀,那我就把你送回老爷子家?没谁需要委屈自己,你能轻松平静的勘破我这个心结,估计就境界提升了。”

    倪星澜扑哧笑出来:“以前装着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回想有点幼稚哦,小屁孩一个还装什么假老练,结果在你面前肯定摔跟斗了,现在真的是个心结,心有千千结。”

    处在爱情中的姑娘可能就是这样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吧,最后指方向:“这车是我自己买的,本来说是孝敬给老爷子的,其实暗地里就是给你买,你来平京也方便些,就把我送到倪经纬那个铺子去吧,他们话剧团才是跟曲艺团往来比较多的,我找他问问能帮你物色两个人不,回头你把车丢在机场,我安排助理去取,这几天特别给她放假免得来打搅我们的,结果是个半吊子!”

    本来石涧仁给她安排点事情是为了岔开心思,真的看见倪星澜上了心忙碌,心里又过意不去,送姑娘下车的时候都不敢言语。

    倪星澜多心思剔透的,狡黠的眨眨眼:“就是要你对我愧疚!我对你一片丹心向明月,你把感情丢沟里!”

    石涧仁果然被调整好了情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那家里也不用收拾,你抓紧时间还是多回学校去。”

    倪星澜又有心眼了:“对啊,节目开始你就要经常来平京了……”顿时有了新的憧憬:“我要重新装修!”

    石涧仁鄙视这年入七位数的年轻富婆:“能别瞎折腾么?”

    有了主意的倪星澜已经得意的摆摆手走了。

    石涧仁看着那貌似潇洒轻松的靓丽背影消失在影城楼下,也有点呆呆的看了半分钟,才掉头先回家取了自己不多的那点行李到酒店,结果已经是下午三点过,刚刚给纪若棠说了声准备打电话订晚上的机票,牛鸣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石总,您大人有大量,晚上一起吃个饭我做东,再好好聊聊,给我指点下迷津好不好?您知道我老牛是个莽撞人,得了便宜也不会卖乖……”

    这位还真会说话,坏的都能说成委屈,不过敢情他也知道自己那些做派有点见不得人?

    还好石涧仁是真不傲慢:“行啊,不用去你那餐馆了,我们换个地方,琉璃园曲艺茶楼对面我们以前吃过饭的那地儿,行么?”其实就在这酒店的街对面。

    那边稍微沉默了几秒钟,腔调变得更低沉:“石总,忠言逆耳利于行的道理我是明白的,这敲打的含义我也明白得很清楚了,好,我就恭候您的大驾了。”

    纪若棠今天都没出过门,一直在床上恹恹的躺着:“状态不好,不想动,又不走了?”

    石涧仁抱歉:“中午去没办完,本来想换个路数的,现在看起来又能搭上线了,要不我叫客房服务给你准备晚餐,还要不要通知保健医生?”

    这都是石涧仁以前做总助时候养成的周到习惯,纪若棠嘟嘟嘴坐起来:“估计还是时差的问题,要不就是生理期要到了,听你约了人吃饭,男的女的?”

    石涧仁难得理直气壮:“男的男的,老爷们儿。”

    没想到纪若棠掀开被单起身:“反正也不远,那我一起去走走,如果不方便我坐旁边都成,尽看你跟雌性生物打交道,我都觉得气闷。”

    石涧仁瞥见那白生生的腿露出来就赶紧掩门退出来,可回头想想,刚下飞机的时候穿那牛仔短裤不也差不多么,这到底算不算是非礼勿视的范畴呢?

    纪若棠出来就拿手指头戳他的头:“装!你就跟我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