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23、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一直到只剩石涧仁和纪若棠坐在酒店咖啡厅了,这姑娘都还有点疑惑:“那个齐雪娇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后面这姑娘轻描淡写的说建国后那些个开国元勋或者高级领导人多次婚姻的也有不少,因此丢了职务失去上升机会的比比皆是,可依旧止不住男人那颗躁动的心,相比猴子掰包谷似的娶一个离一个,有些几个人的家庭还没那么残酷,但那些人的丰功伟业从不因为这点男女之事就变得不存在了,所以这道德不道德,得看是什么人,和谁比,这世界上没谁是道德洁癖到一尘不染的,而且越是成大事,可能丢掉的道德包袱就越多。

    算着半拉子时间五点不到,一起吃过涮羊肉,齐雪娇还把倪星澜拉自己家去住一晚,分明是给足了这边二人世界的时间。

    石涧仁不在意:“她说话就是这个调调,看得多要想说服自己就比较难,所以喜欢嘲讽,嘲讽自己,也嘲讽现实,我在平京还有那么点事情要处理两天,你如果……”

    没有如果,纪若棠简洁的拿主意:“我等你一起回去,我倒要看看情况究竟复杂到什么程度。”

    石涧仁也还是那个调调:“如果关心工作,那就再简单不过,如果非要让自己的视野狭窄到男女之间的范围,的确复杂得……我都头疼。”

    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情调还是浪漫的,光线比较迷离,所以纪若棠看着石涧仁的眼神也不那么清晰:“到底还有些什么狐狸精?”

    石涧仁都不想挨个评说,主要是怕这位听得飙:“回头你慢慢接触吧,总体来说接下来起码半年内,我都不会再担任商业职务,也不会拥有任何股份,专心把眼前的项目挂职做好,未来主要的作用就是充当各个经济体还有政府之间的连接纽带。”

    纪若棠不算很惊讶:“过去三年你打拼出来所有产业都给别人,给这些女人了?”

    石涧仁不心虚:“这说法有点片面了,也有不少是男性,只是这几位……唉,太过抢眼了。”

    纪若棠靠在松软的巴洛克圈椅里,想了几秒才开口:“中国现目前有两类企业,一种离不开老板,整个企业上上下下满满的都是实际控制人的意志体现,就好比当初我母亲在酒店,哪怕一尊装饰花瓶朝着哪一面都要遂她的意,所以一旦她遭遇意外,往往会出现崩塌式的企业危机,这种事情在国内非常常见,基本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企业都这样,对吧?”

    石涧仁认可现状:“不光是遭遇意外,按照国内现在的商业模式,无论是因为官商勾结,还是金融资金链的腾挪,老板在这些环节出事的几率太大了,只要稍有风吹草动,这些老板有点什么问题,本来正常经营的企业就会瞬间倒闭。”

    进入商务模式的纪若棠腰背挺得很直,那件银灰色的大衣披在肩头,更是把二十一岁年纪应有的甜美柔弱压得无影无踪,大气职业多了:“还有一种当然就是老板或者董事长即便缺席个三年五载,对公司好像也没什么实质影响,好比过去的清塘集团,我在加大的学术论文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同一家企业,在母亲手里和在我手里有这样截然不同的区别,而且显然后者才是一种比较高级而成熟的模式,我在美国找到了相当多的类似例子来证明,作为最成熟的资本运营市场,美国给了我不少学习思考的机会,虽然这种思考的能力是你开导我学会的。”

    石涧仁兴致盎然:“那么你得出什么结论呢?”

    纪若棠点点头:“用抽象点的说法,这就是资本和企业之间的博弈,因为资本天生就是自私的,尤其是大股东,而企业越大,特别是上市公司,那就越承担着社会责任、公共属性,无论是纳税、提供就业、制造生产总值这些都是社会属性,而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资本的自私性没得到控制,企业的公共属性还很低,看清这一点以后,未来我们的企业要怎么走,那就很明确了,而你就代表着现在极为珍贵的公共属性,你从来都不会自私的去拥有资本,全身心的都在考虑公共属性,三年来,从未改变过。”

    石涧仁赞许:“你能学会用理论知识来指导自己的实际工作,清醒看到企业展方向,我相信清塘集团未来会在你领导下展得更好的。”

    没想到纪若棠摇头:“清塘集团永远是我们两个的,在我们接手的时候,那实际上是一个资不抵债的烂摊子,现在虽然还有过三千万的大酒店兴建债务,但过去三年你已经积蓄了过两千万的资金放在最稳妥的银行基金里保证不贬值,我知道那是留给我来作为实习练手的,可我现在想参与管理你其他的产业,酒店集团只是我们未来商业构成的一个板块,阿仁,我要参与你其他的产业。”

    这真是石涧仁有点意外的:“为什么?”

    纪若棠坚定:“你用最理想化的心态面对其他人,大公无私的把所有资产都交给别人,用来加深相互之间关联企业的凝聚力,这些企业运作讯息,这两年我都在看,这很好,没什么问题,可内部人控制局面是个相当大的风险,你把这些风险阀门都交在了别人手里,你越过了我刚才说的资本跟企业博弈的红线,太过靠近公共属性了,你需要我帮你收回来!因为我们俩才是因为清塘集团同呼吸共命运的亲人,而不是那一个个随时可能翻脸的外人!”

    石涧仁掰掰手指:“除了今天你看到的齐雪娇,还有耿海燕、洪巧云、庄成栋、唐建文、高开明、吴晓影、喻明鸿、吴迪、钟梅梅、柳清、杜文婷、傅育林、卞锦林……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我亲手捏合到团队里面来的,我相信这些人,更希望你能够带着开放的态度去了解他们,这的确不光是清塘酒店集团的问题,这是一座巨大的灯塔,我从未改变过我的目标,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纪若棠严峻:“假如清塘集团不参与其中呢,无论是因为我俩的理念冲突,还是因为感情上的失望导致分开呢?”

    石涧仁平静:“那我也不亏欠不阻挠离开,我知道你的意思,也许这其中任何一个人有贪欲或者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要离开这个团队,都会破坏这种凝聚力。”

    纪若棠还补充:“特别是女人,女人在涉及到感情疯狂起来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不会跟你因为所以的讲道理,就算是报复,也可能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来折腾你!”

    石涧仁忽然想起耿海燕刚从平京回去的时候,也给自己提到过这种黑化的情形:“我相信你,同样也相信每一个伙伴,退一万步说,哪怕缺失了其中的哪一部分,我也不会觉得天塌下来了,因为我相信大多数人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努力。”

    从资本主义社会大本营回来的姑娘摇头:“你太理想化了,我持保留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