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19、只是留给你的世界
    而且仿佛心有灵犀,石涧仁心里刚浮现出人影,齐雪娇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星澜都接我出门了,你怎么还没点音讯,寒暄完了就请过来一起吃饭啊,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见见这位女士了。”

    看似娇宠蛮横的纪若棠这会儿近距离的能听见话筒里的女声,却不吱声的只看着石涧仁脸上的表情,对上石涧仁询问的眼神,也是一瞬不眨没动静,石涧仁只好说:“刚接到,你们先吃饭,不用等,从机场过去也得不少时间。”

    齐雪娇干脆:“好,星澜说琉璃园曲艺茶楼你知道,我们先逛到那边边吃边等着了,不见不散啊!”

    仿佛刚才是好久不见刻意的撒娇胡闹,与其说像是女朋友或者别的身份,更不如说像是未成年的女儿,现在无声的从石涧仁腰间滑下来站直了,良好的教养从一直默不作声的面对电话到现在的站姿终于显现出来。

    这时候石涧仁也才能全面的看清留美女学生的打扮。

    一件极为宽松的黑色卫衣,松松垮垮的胸口上印着些嘻哈英文,然后下面却光着腿穿牛仔短裤,而宽大的卫衣稍不留神甚至会盖住短裤感觉是个连衣裙似的,脚上一双高帮帆布运动鞋,头上的棒球帽也不是时尚耍帅的宽边款,就是一顶普普通通弯曲帽檐的黑色棒球帽,朴素得哪里像是个酒店集团的接班人,辍学回家的懒散少女还差不多。

    对的,哪怕已经二十一岁,按照石涧仁对文字的理解,这已经不能称为少女了,可纪若棠展现出来的精气神就依旧还是气鼓鼓的少女,有点乱糟糟的齐肩长全都捋到了一边被棒球帽压住,这会儿歪着腮帮子眼色很不好的看着石涧仁,等他观察完才挑衅的抖两下膝盖,带点舞蹈的韵律:“看够了没!有没有你那个什么女明星漂亮?”

    实话说,不能比,倪星澜的那种外貌虽然不是漂亮到惨绝人寰,但从小在舞台上镜头前长大,已经有种随便怎么都上相的惊艳,一颦一笑都经得起推敲,而纪若棠属于丽质天生的明艳可人,现在这种看起来像个离家出走少女的乱糟糟风格很新鲜,也很好看,石涧仁实话实说:“你跟她完全都不是一个风格,她是专业表演的,你这充满生活气息,还是有长大的感觉。”

    纪若棠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哪里长大了?还是跟个学生一样!”

    石涧仁摇摇头:“眼神,摘了墨镜看你的眼神,比以前沉稳很多,脸上也比以前丰满一些……”一边说还一边在下巴比划一下,以前好早他就说过纪若棠这种富厚的相貌,要是自然而然的再多点丰润,那就真是富贵了,这仿佛是福缘形成的气质真的存在。

    纪若棠却闻言二话不说,跳起来又是给他一脚:“你才双下巴!现在流行尖下巴你知不知道!”但眼角又开始带笑,从小长长的眼波现在愈秀美。

    石涧仁偏身躲开:“地阁尖削那是无子短寿的糟糕面相,有什么稀罕?”

    还想伸手扶一把姑娘的,结果现纪若棠稳稳的落地给他露出个哼哼的表情:“吓住了吧?跆拳道红带!”秀气的拳头在石涧仁脸前还有个慢慢握紧嘎吱响的动作:“要把一切牛鬼蛇神消灭光!”

    石涧仁露出个怪不得的表情:“走吧,行李呢,你的行李在哪里?”

    纪若棠整整卫衣后面那个双肩小背包:“没什么行李,该留在美国的都留在那里了,我最重要的在中国,在江州,那些乱七八糟的带着累赘。”

    石涧仁不意外她的干净利落,快步带路:“是在平京休整两天,还是尽快返回江州?三年时间,平京都有了很多变化,江州也很多,工作上有什么打算?”

    纪若棠双手扣在背包带上:“工作上的事情有的是时间慢慢说,刚才电话怎么回事,哪个女人找你,而且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石涧仁看来也是破罐子破摔,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齐雪娇,接下来会成为我们整个互联网企业管理经营者的合作伙伴,她刚刚因为在我挂职的山区英勇救人上了联播新闻,现在倪星澜正陪着她,邀请你过去一起见面,未来的工作中应该有很多打交道的地方。”

    果然,石涧仁没有说错,刻意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流浪少女一般的纪若棠几乎瞬间褪去刚才营造出来的恣意妄为,三年前还偶尔流露出来的专注眼神现在可以召之即来:“那位电影明星都要巴结着她?什么样了不得的大人物?”

    石涧仁还是没有隐瞒:“就是一般人口中的、红三代吧,但人不错,苦读了几年军医,没有什么骄娇之气。”

    纪若棠都把那笑眼眯了眯:“哦,那就怪不得了,好!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成为你现在的明主!”说完快步走在了前面。

    石涧仁想起当年两人讨论明主主公的话题,心里有些温暖的笑笑:“我们都是为着同样的理想、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限制在什么地方,所以尽可能让有能力的人站在最需要的地方,是伙伴,不是明主。”

    纪若棠突然停下点脚步回头:“工作上怎么都可以,但如果连喜欢的男人也是共同的目标,那就跟我水火不容了!”

    石涧仁很想说现在火堆有好几个,但这会儿还是知道不要随便惹毛了女人:“我以为柳清把这些人物关系都大概给你讲述过的。”

    纪若棠哼哼不说话。

    米白色高档保姆车对纪若棠来说也没什么不适应,但这种时候却不像其他姑娘那样要坐在副驾驶,自顾自坐在后面老板位单手托腮不知道想什么,等到保姆车平稳舒适的离开机场高进入城区环线才吩咐:“找家高档点的购物中心,旁边有酒店的那种,我换身衣服。”

    石涧仁点头称是,这种地方在江州只有那么一两处,平京却到处都是,这就是差距,最后干脆选了就是曲艺茶楼所在的那家购物中心,放下姑娘指了方位,自己刚转到旁边的五星级酒店停好车开了房,正准备打电话询问到什么地方碰头,就看见纪若棠已经提着一挂名牌纸袋过来了,她那露出来的光溜溜双腿在深秋的平京显得格外抢眼,石涧仁还是像以前那样司机一般迎上接过东西来:“不是在试衣间就能换了衣服么?”

    二十一岁的姑娘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难道打算让我到化妆品柜台蹭个妆?”

    还是按照纪若棠的习惯,标准的商务套间,姑娘拎着东西进去的时候也没像小时候那样非要拉石涧仁进去,他还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在外面随便翻了个英文版的财经新闻频道压低了声音看,结果这一等就是快一个小时!

    和倪星澜那种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等待往往是值得的。

    打开门的时候,石涧仁想给自己一嘴巴。

    刚才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