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17、您肯定是留了个假学
    石涧仁却不会想那么多,哪怕是美色当前,依旧能坐怀不乱,充分了解这两位有点妖魅的前提下,把两位送回家,自己找了床被子和一本书:“我到车上去睡,你们早点休息。”

    昨天还很想捣鼓点什么的倪星澜今天却若有所思,从自己的大箱子里整理洗漱卸妆以后早早的回床上继续一反常态的沉思,要知道平时除了背剧本,很少看见她这么动脑子的,漂亮姑娘都不是很喜欢动脑,一切自有人送到手边嘛。

    不那么漂亮的小鼻子小眼睛姑娘却在外面的长桌边坐了好一阵,有起身到门边徘徊要不要开门下楼的,最后还是放弃了,不知哪来的情绪,反正倪星澜依旧进了柳清的房间,她就从石涧仁房间的简易衣柜里把所有内衣都找出来,加上石涧仁昨前天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衣裳一起,一大堆全都重新洗过,哪怕衣柜里那些基本都是干净的,但存放了这么久,她挨个闻闻有不小的樟脑味儿就都洗了。

    当然现在不用手洗,卫生间里有洗衣机,这姑娘也有点呆呆的坐在旁边,偶尔拿起那部白色的小数码相机翻看上面的照片,就像她独处的那些日子里,无数个夜晚也这样度过一般。

    只是最后如梦方醒的准备洗漱,才现根本没带换洗衣服的自己,连石涧仁的衬衫内衣都洗掉了,最后想想,干脆悄悄裹着浴巾就跳进那个被窝里了。

    这一夜都有点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早拎了早餐上来的石涧仁,看见的就是生活小阳台上满满当当的自己衣裳。

    倪星澜只简单的化了个妆出来吃早餐:“接机我就不去了,知道不讨人嫌,然后……约个地方大家一起坐坐或者吃个饭?”

    赵倩脸色有点没睡好,她也没多少化妆的习惯,看看女明星才说话:“我顺路回去一趟,拿点东西,晚点再到约定的地方吧。”

    倪星澜撇嘴。

    她没看错,赵倩的小心思果然是能单独相处一会儿就一会儿,上车系上安全带跟变了个人似的:“纪小姐那里我就不去见面了,我对她有点怵。”

    石涧仁笑:“为什么呢?你跟她好像没怎么见过面吧?”

    赵倩做个天知道的小表情,却也不解释:“无论是她,还是齐姐又或者是耿海燕,我这当个小三都得分清楚到底要面对谁呀。”

    石涧仁翻白眼:“又来了!走哪边?”

    赵倩笑着靠在副驾驶车门边拿相机给石涧仁拍侧面:“就朝着机场方向走吧,昨天齐姐还是给我不小的冲击,我看倪明星也差不多,别人家庭条件都好到那样的地步了还那么努力,我现在才取得这么一丁点成绩就沾沾自喜,一对比就知道自己落后很多了,所以接下来我知道会努力的,我给你做小三的事情就当是工作之余的调剂,你也承认工作生活是要劳逸结合的吧。”

    石涧仁叹口气:“可我希望是不涉及到男女之间啊。”

    赵倩叠着双手放在挡风玻璃前,再把下巴放上面,很懒散的趴在那看石涧仁的侧脸,声音变得嘟嘟哝哝一些:“从艺术伦理的角度来说,男女之情就是不符合公共社会心理的,夫妻之间的行为只能是私密的,你却把自己完全公共化了,不给自己留一点私人余地,也要问心无愧的面对每个人,会不会有些时候也会觉得有点累,或者说孤独?”

    石涧仁嘴硬:“没有,我很充实。”

    赵倩笑:“我也很充实,我现在暂时住在社科院研究所的宿舍楼,爸妈早就叫我去租个房或者买个房,我觉得没必要,看看周边其他人的生活方式,再对比自己的追求,我也觉得要是真有个家庭,可能我会懈怠很多。”

    石涧仁稍微斜眼,就能看见姑娘歪着脑袋趴在中控台边的脸蛋:“你这么说,我还有些惭愧,我可没想你和我一样把这些事情完全抛开,女孩子家如果有成家或者遇见合适人的时候,那也是应该体会一下的。”

    赵倩还是笑:“那可不是体会一下,是彻底改变人生状态,结婚嫁人,生子养女都是无法后悔的单向选择,而且那时候就要对另外一个人或者更多人付出自己的生命精力来负责,对吧?跟你在一起,学会思考,习惯阅读,看得越多想得就越多,从理智的角度来说,贸贸然的把自己未来宝贵的生命交给另一个人,是个很不靠谱的事情呢,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石涧仁连忙推销:“那是你还没遇见对的人!”

    赵倩拖长声音哦:“不错嘛,现在还知道这些词儿了,有啊,我在最彷徨无助的时候遇见了你,当同龄人还没意识到自己能干什么的时候,你帮我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和人生,这样的你,还不对?”

    石涧仁撇清:“我不结婚!”

    赵倩像个蹲在树下等面包掉下来的小狐狸:“对啊,所以我给你做小三嘛,已经卖给你了,不能反悔的……”看石涧仁嘴皮动还抢先:“我知道我没倪明星那么漂亮,也没齐姐那么能帮你做大事,更没纪小姐有钱,连耿海燕那样赚钱都做不到,可我也不会跟你索求什么吧,我自己能养活自己的,你还帮爸妈都变得宽裕很多,我就跟着你做个小尾巴,不行么?”

    石涧仁苦口婆心:“我教你规划人生,不是要你掉进我这么个死循环里面!我的成就感是看周遭的人一个个变得豁达慷慨,不是让你也变成另一个我!”

    赵倩依旧不疾不徐:“变成你不好么,如果一直顺着研究院这条路走,我迟早也会走上讲台,把我的感悟传递给更多学生,不好么?”

    石涧仁语塞,可能有点逼急了:“反正我这个有点走极端,其实我本来也是不排斥结婚生子的,要是真找个平平常常的姑娘结婚生子,工作之余过最简单的幸福生活也是我向往的,可偏偏现在像个死结一样,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赵倩有点小捂嘴,可能是从没看见石涧仁这样略微失态,她心目中的小布衣什么时候都气定神闲的算无遗策啊,但又能看见她眼角都弯起来,分明捂住的嘴在笑:“我可不就是平平常常那个?既不会带给你闪光灯,又不会高门大户的,而且我听说夫妻间要是有点小崇拜,那感情就是最好的,我这么崇拜你!”

    石涧仁嘟哝:“你放过我吧,我也是活该,自以为火眼金睛的只跟聪明人打交道,只和有共同语言相互能理解的人沟通,结果你们一个个比鬼还精,还没什么可挑剔的,我真是作茧自缚!”

    赵倩连眉毛都笑得有点抖:“所以你现在压力肯定有点大,今天是不是因为还要看见纪小姐了,潜意识里更有点紧张?”

    石涧仁硬撑:“没有!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赵倩的声音不知不觉都有点呢喃了:“没事的,小三通常这时候就能抚慰男人紧张的心情嘛……”还伸手盖在石涧仁放档把的手背上,把石涧仁吓一跳慌不迭的抽出手来,差点都影响行车安全了,幸好堵车度不快。

    姑娘咯咯咯的笑着:“我觉得齐姐有句话是对的,不一定恋爱就要用上床来作为证明,能跟你亲热那当然如我所愿,但就这样和你说说笑笑,在我的工作之余我也觉得很快乐,你不应该吝啬给我快乐吧?”

    石涧仁抱怨:“可我头疼!”

    赵倩眯起月牙眼来:“嗯,就是越看你头疼我才越想勾搭你啊,你不知道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越是得不到的才越有吸引力么?”

    唉,您到国外留学,钻研的就是这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