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16、感受时光中思维的欢动
    1016、感受时光中思维的欢动

    石涧仁又不是导演,凭什么他喊咔就要戛然而止?

    齐雪娇还很有气概的要了瓶几十块的红酒,倪星澜跟赵倩都很捧场的一起分了拿玻璃杯装着满满的,因为石涧仁冷静的拒绝了:“我要开车,你现在受伤,医生不是说……”

    前军医看着他像大学生看幼儿园似的:“你懂医学我懂医学?”

    石涧仁不吭声了。

    齐雪娇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开心:“喜欢个男人,又不是有妇之夫,这没什么可丢脸的,道德上也没谁能指责我,说到这个我的确比较赞同倩儿的态度,爱情中没有谁就应该迁就谁,爱情也不过是个七情六欲当中的一种感情,现在我也能体会到这种情绪,相当愉悦的情绪。”说着就举杯。

    倪星澜碰杯的同时提醒:“你以前说我是单恋的!”当然她的言下之意就是齐雪娇现在也最多类似。

    齐雪娇做个鬼脸:“嗯,两情相悦肯定更动人,想想都让人有点晕眩了,不过对我们来说,生命中不会只依赖爱情吧?何况爱情也就是刚出笼的时候热乎,放一会儿或者说放个十年八年以后,还能那么热乎的真是有妖孽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可能保质期还长点,我欣赏这个男人,至于其他的随缘。”

    赵倩依旧轻笑:“所以现在齐姐你能理解我当初看见他时候的热烈情感了吧,哪怕隔着这么远,见见面我也觉得开心。”

    齐雪娇礼尚往来的给她也端上酒杯:“有同感有同感,我觉得有利于身体激素和内分泌调节,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嘛,又不是每段感情都必须要以上床为目的。”

    石涧仁像个局外人一样也做个鬼脸表示自己对女性讨论的尺度惊诧。

    可能学医的说起这些尺度的确比较大,女演员本来尺度也应该很大的,但今天始终有些放不开,学艺术的就始终端着玻璃杯小口抿红酒,笑眯眯的不多说话。

    一瓶红酒很快见了底,齐雪娇正在兴头上招手继续,石涧仁还是有点讨厌的阻挠:“差不多了,适可而止,你醉醺醺的回去不雅,这两位喝醉了待会儿更不好收拾。”

    齐雪娇不屑:“这才多大点酒?”

    石涧仁提醒:“我可看见你喝醉过……”

    齐雪娇想起起两人相亲的场面,笑起来对倪星澜比划:“这么大两瓶,都是他气得我喝!”

    倪星澜脸上红扑扑的:“说来听听看?”

    齐雪娇没那些藏着掖着的小脾性,颇有些好笑的回忆:“……你没看见他装纨绔子弟那样,好端端个温文尔雅,非要开辆豪车做出来一副暴发户的模样恶心人,好像生怕我沾上他一般,看着就来气!”

    倪星澜终于敢说自己了:“当初我还不是讨厌他,好像满世界漂亮姑娘都会喜欢他似的,成天不理不睬,咦,好像他一直都是这个套路哦。”

    两人很有默契的把目光转移到赵倩身上,这姑娘不说话,只快速点点头眨眼睛,表示自己的心路历程也差不多。

    然后三人一起看石涧仁,这位稳得住:“我一直都这个样,各位自己有什么心态变化那是你们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了没,我都觉得我的确是自作孽不可活,来个平京尽是跟女同志打交道,等接到纪小姐那就尽快返回江州工作,这种场面太不正常了!”

    这三位姑娘可都不是随心所欲马上也能去江州的,顿时觉得玩笑有点开得过火坑了自己,难得能聚一下呢。

    可心头有点不忿,多半还是因为现在这种局面吧,原本想象或者希望都是单独相处吧?

    还是齐雪娇有大局观:“那明天我们好好跟纪小姐聊一下工作,看她能不能把你在平京多留几天。”

    石涧仁出尔反尔:“刚才你们聊天的时候,我重新思考下,希望你还是全面的把互联网公司领导工作承担起来,月亮湖改造工程扶贫工作相比都是小事,这方面我更建议赵倩和纪小姐多商量下,看在山区村落改造工程中能不能和旅游酒店衔接起来,这样一次性就能达到目的,不用二次破坏。”

    赵倩点点头还摸出来个小本儿记下来,倪星澜见不得她这种听指挥的风格,撇着嘴伸脖子看。

    但齐雪娇更认真:“互联网公司?之前我俩开玩笑说我去当党委书记,可在电子商务公司看来看去,我什么都不懂,最终还是到月亮湖去干扶贫工作才找到点感觉。”

    石涧仁终于成功的把餐桌上气氛扭转回来:“这两天我得到的认识就是,不用避讳你所具备的资源,我们并不是违法的通过这些资源来牟利,而是尽可能在这些资源协助下,完成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大规模制造业生存迁徙,不懂没关系,我相信你有督促自己去学习领会的能力,你也有这个恒心。”

    果然,这话可能跟别人说多半会换来迟疑跟推脱,因为看起来现在市值过亿的电子商务公司一直处在只出不进的状态,来引领这样的一家或者多家企业,那真是个烫手的碳圆,齐雪娇却只看着石涧仁的眼睛半秒钟就点头:“好!那尽快把各种相关文件发到我的邮箱,我马上趁着养伤期间开始学习了解。”

    石涧仁再解释一下结构:“大唐网之前我和唐建文基本上各占一半的股份,接下来我想让他作为第一股东,你是第一合伙人,持有大概三分之一的股份,其他股份给予其他关联企业,如果你同意以后,我就安排法务部开始准备协议合同。”

    齐雪娇不会问为什么要让自己成为合伙人,更不会问石涧仁交出所有股份有什么好处,点点头:“嗯,之前也比较艰难的了解过一些互联网公司的情况,大概明白你的意图,这一次全面了解以后再跟你详谈我的看法。”

    这才是石涧仁最欣赏齐雪娇的态度,有担当又有自己的主见,家庭背景带来的眼界和气度当然是一方面,更重要是她独有的那种军人作风,说一不二的果断。

    结果之前饭桌上颇有些调笑的暧昧情愫被吹得一干二净,齐雪娇又变得精神抖擞迫不及待,第二瓶红酒匆匆忙的喝完就主动散伙回去,说自己找柳清把资料发过来看,早想早打算。

    石涧仁准备先赵倩送回她的住处,这姑娘在倪星澜面前就没什么掩饰了:“也许你明天就要回江州了,我想多陪陪多看看,你不是说了明天还要我跟纪小姐谈谈么,我也想看看她,看看到美国去学习和去欧洲有什么不同。”

    倪星澜其实才是跟齐雪娇分红酒的主力,这会儿呼着点酒气却毫无醉色,有些眼神飘忽的看着开车司机不说话。

    从小就跟祖父没少沾点酒,迎来送往更是要有点酒量,所以这点红酒对倪星澜来说真不算什么,石涧仁还从来没见过她喝醉呢,也许就是酒精冲击着脑门,感觉思维特别活跃,想得有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