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08、作风不正的风是什么风
    1008、作风不正的风是什么风

    石涧仁遭遇的这件事危害大不大?

    也许在有些人看起来不过是小事一桩,可在基层,且不论今天新闻上出现的石涧仁,光说二十四岁年纪担任约等于副镇长的职务,这种低龄化干部本来就是官场上最为老百姓诟病的现象。

    这种低龄化干部背后大多还是官场近亲繁殖,权力家族化或者权力世袭化的体现,最终导致权力垄断,而其中危害最大的就是破坏了社会结构的公平体系,虽然这个社会永远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但公平这杆秤一直要摆在那里给大家看,太过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行为太容易让普通人丧失斗志了。

    所以石涧仁好早就跟王驊说过,有钱有势就尽量别得瑟,有了里子就别想把面子也都占完了,闷声发大财才是既得利益者该有的态度,如果让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崩塌了,谁都没好处。

    西方社会在这一点上就做得好很多。

    当然最近几百年别人也有足够的时间来摸索这个,说中国像个暴发户一样,主要就体现在这个环节。

    但既然石涧仁不打算朝着仕途发展,在国家电视台见多了迎来送往各种人士的胡蓉梅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特点,那就索性掐了这个头。

    稍微知晓点体制内模式的都清楚,在中国,明星之类的最多因为影响力当个什么代表,绝对不可能在政治体系内担任实权,更不用说往图谋甚远的中枢发展了,任何一个有志于中高层领导干部的政治新星都不会把自己变成娱乐明星,这点和电影明星都可以当总统的美国有绝对区别。

    而明星……

    自己都还挂着个润丰集团演艺经纪公司总经理头衔的石涧仁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要把自己的根根底底都展现出来满足粉丝的,柳子越还笑嘻嘻的在旁边问了一句:“如果能借着你的魅力,我在全国也能红一把,我是有底气和心理准备,不怕被挖出来些什么八卦的。”

    胡蓉梅居然说:“其实炒作下你们两个的八卦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你俩都没结婚!”

    石涧仁连忙跟柳子越异口同声:“怎么可能!”

    一到自己的专业,胡蓉梅就变得有些冷酷无情:“怎么不可能,只要做个几期反响不错,就可以放出风声炒作这个,观众最爱这种话题,有话题才有影响力,反过来才有更多人去看节目,接着逐步放出各种信息资料,哦,原来是这样……”

    柳子越又了解些石涧仁的底线:“别这样,别这样,你这样吓唬阿仁他就不干了,光是介绍阿仁是倪星澜的经纪人,这就足够大牌了吧?”

    石涧仁又皱眉:“这么解释,不让基层觉得我在有线电视台的行为更作秀了?”

    胡蓉梅都不耐烦了:“管他们怎么想,说到底都已经是倪星澜的经纪人了,就是上了联播新闻,就是有背景,还能苦哈哈的起早贪黑做实事,就是该出头怎么地了!如果说以前其他人还可以以讹传讹,现在都上电视当娱乐明星了,一切都经得起查证推敲,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摆在那里,到那时候你什么历史都能人肉搜索到,我相信阿仁你没什么不光彩的丑闻吧?”

    石涧仁问心无愧的点点头:“我自己都管理过艺人,当然知道这背后随之而来的巨大压力,我没什么见不得光……”说到这里心中真的扑腾一下!

    真的没有么?

    男女问题算不算自己唯一的漏洞,可自己又什么都没做啊,无非就是这几位娘娘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么。

    但换个角度想想,不是正好可以用这个事情来监督自己和大家呀?

    所以石涧仁最终还是点头了,但说清楚整个过程任何关于炒作、宣传之类的事情自己都要过目,况且说到炒作的渠道,可能润丰远比电视台这两位还多吧。

    胡蓉梅和柳子越没口子的答应下来,兴奋的开始去准备了,因为柳子越说趁着这股东风,刚才都已经得到了电视台台长的初步认可,现在再加上平京这边制作团队的合作,力争尽快拿出方案获得审批通过,这件事可能也要联络下任姐来协助。

    这样一来倒是真的让之前的事件变得不那么糟糕,正符合了齐雪娇说的看远点,一城一池的得失不是最重要的。

    于是胡蓉梅和柳子越一走,石涧仁也陡然轻松不少,再跟罗明远他们聊了一会儿,叮嘱过两天颁奖大会上再看看到底能得到什么奖项,就自己下楼回家了。

    当然也不是直接回家,既然来了平京,到自己以往熟悉的那些书店再买点书,相比江州,平京肯定是全国最好书荟萃的地方。

    打车过去的路上,石涧仁顺便也给吴晓影打电话解释了这个事件经过,作为公共事务总监这个时候应该全面了解自己的决定,那边丢丢他妈扑哧:“哟,我在娱乐圈,你要走,我跟着你离开了,你又返回去,你这让我真不好跟随,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请我这样一个单亲妈妈拍戏哦。”

    石涧仁不跟着她的玩笑走:“事情就是这样,你给柳清也说下,接着实施还有点时间,通知你只是因为可能他们要开始做一些前期的放风酝酿,万一有这方面的联动,你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吴晓影嗯嗯:“我不会自作多情认为是给我诉衷肠,其他还有什么事情没?”

    石涧仁迟疑一下:“叫柳清按时把每天工作报告发给我,特别是关于俄罗斯展销馆的这些文件,这两天我在平京可能时间比较多,正好看看。”

    吴晓影敏锐:“咦?为什么你不直接给她说?你们发生了什么?”

    石涧仁无语,这个顶个的就不能笨点?

    反正啰里啰嗦到了书店才挂电话,刚从书架上摘下书,胡蓉梅的电话打进来抱怨:“一直在通话,我们把专访录像带递上去以后,刚刚得到消息,上面领导同意做一些新的技术修改,在联播新闻里面淡化处理你的形象。”说完还是有点提醒:“你得知道这种改动很罕见,估计还是齐小姐那边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果然,挂了电话,齐雪娇的又打过来:“我跟爸谈了这件事,他很认同你的看法,也很抱歉影响到了你在电视台的努力,所以赶紧打电话联络有关部门希望处理下你的存在。”

    站在书架间的石涧仁抬手看看腕上的电子表,五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播出新闻了,技术上虽然可能不那么难,但能在这个时候改动,真的需要能量。

    那么这种能量到底是好是坏呢?

    小布衣带着这种思量,选了不少书,大多数都嘱咐相识的店家帮他发运到江州,自己只挟了两本书带回家去看。

    不过这一路打车过去就堵得有点厉害了,还好石涧仁只要手里有书就不觉得多难过,最后在楼下小区外随便吃点东西才回家。

    但这回刚刚掏钥匙打开门,就闻见一股浓烈的饭菜香味,然后看见倪星澜面色不善的从桌边跳过来:“哪怕是身为一个小三的觉悟,我也知道这时候不该发火,可你知道我为了给你个惊喜,偷偷摸摸买菜做饭要准备多久!你看看,都几点钟了才回来,一身的脂粉味儿!”一边说一边抓起石涧仁的手腕指时间,然后看见石涧仁戴的不是自己买的那块指针石英表,更不满。

    石涧仁看看那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想想倪星澜何尝这样给别人素手调羹过,再看看哪怕是做饭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一件纯白打底衫搭配黑色破洞牛仔裤,明明是标准的学生气质,偏偏脖子上多了一条黑白条纹水手领巾,立刻就有了几分时装明星范儿,看着就青春靓丽到刺眼,所以哪怕现在美艳少女叉腰尽量做着怒气冲冲,可眉眼之间都带着笑。

    小布衣心里终究还是飘过那句话“最难消受美人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