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05、要的就是这个FEEL!
    在场的三个人分别是什么人?

    一个国家电视台的制片人,一位江州电视台的副台长兼主持人,外加石涧仁这个事件亲历者。

    胡蓉梅立刻就张罗出来一场采访。

    由柳子越以江州电视台的身份对石涧仁采访,采访风土镇的这位管委会副主任,现在国家电视台新闻上播放的女助理奋不顾身救人事件是怎么回事。

    石涧仁肯定不愿意谈自己是如何艰难的把齐雪娇救出来,那么重点就只有在齐雪娇是怎么捱过那艰难的八个日夜,如果石涧仁以旁观者或者当地领导的角度来说这个事情,这采访肯定只有几分钟就没话题了,而且石涧仁觉得这件事也应该得到齐雪娇的认可。

    所以他打了个电话给齐雪娇说明这事儿,那边的姑娘干脆:“下午本来是要有个什么采访还有记者过来的,我在家也无聊死了,我过去跟你一起上镜头好不好?”

    柳子越和胡蓉梅就在电话边悄悄听见,下意识的都有个喜悦的对视。

    石涧仁想想坦言:“我们拍这个的目的不是为了播出,其实是假装做了个专访,只是为了尽量给上级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然后两边联系起来看,解释一下由此产生的一些负面效果,希望能抹掉我,消除这些影响。”

    齐雪娇听明白:“好!等着我,我马上就来。”

    断腿不耽误她一贯的风风火火,一辆军牌车很快以出平京堵车时段到达率的快捷把齐雪娇送过来,同行的本来还有个女兵,但齐雪娇就没让她下车:“我自己能去,谢谢了……”招手让出来迎接的石涧仁把她推着进去了。

    坐在轮椅上,齐雪娇换了身灰黑色暗条针织衫,半高领的款式,进了电视台有暖气的地方就把外面的米色外套脱了,下面受伤只能坐着的腿上穿着阔腿裤遮住了夹板,总之就是哪怕坐在轮椅上,还是尽量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感觉在约会,借着进电梯把外套给石涧仁的时候还问:“好看不?”

    石涧仁没忍住:“你如果画个方头眉,我估计所有人印象都会更深刻一些。”

    齐雪娇哈哈哈的大笑,把打开门迎接的胡蓉梅、柳子越吓一跳,无论是胡蓉梅到有线电视台跟温泉度假城,还是柳子越在江州,她俩都没见过齐雪娇,对这位现在传说中的将门虎女还是有点忐忑的,不过一看见,两位三四十的女子又飞快的对视一眼,这些职场上的白骨精闭着眼都能感觉到这姑娘毫不掩饰的情绪,对石涧仁的情绪。

    齐雪娇没准儿也是故意的,爽朗的在石涧仁介绍下伸手:“柳台长对我们产业园的帮助是有再生父母般的重要,这次阿仁在有线电视台的努力也全靠胡老师帮忙,感谢感谢,以后大家在江州一定要好好聚一下,介绍我们产业园几大美女给二位认识!”

    胡蓉梅接得上话:“早就听吴晓影说过你了,人漂亮、气质好还平易近人,还疼么?石老板这次可真是把你给连累了。”

    柳子越也关心:“今天上午我们在这边开会,讨论接下来工作的事情,才听石总谈到你为了救人失踪又身负重伤的事情,巾帼英雄就是形容你的!”

    齐雪娇不怕被抬得高:“别!巾帼英雄这词儿一听就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好不容易借着饿了几天才把体重降下来,可千万别再让我长胖了!”一边说还一边瞟了石涧仁一眼。

    这俩还有啥不明白的?

    女为悦己容的心态都表达得这么清晰了,而且那可是活生生的在地下溶洞饿了八天,这姑娘居然当成是瘦身运动给轻描淡写带过去,那份坚韧,还真对得起石涧仁这贱人。

    果然,简单的寒暄以后因为时间紧急,立刻就在胡蓉梅张罗出来的演播室里面开始做专访,可以随便转换背景的数字化演播室基本上可以抹去访谈者所在地理信息的所有痕迹。

    也就是利用这么点心理暗示一样的细节,让柳子越的采访看不出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做的,没准儿是在江州刚刚生还以后做的呢。

    化妆师过来给三人补妆的时候,齐雪娇给自己鼓了几次劲,居然都没能让化妆师给自己开玩笑的画个方头眉,以前多轻松的。

    反而是频频观察石涧仁的妆,不但建议找几身成熟稳重的西装来换,还要求给石涧仁找对美瞳来,掩盖眼白上还没散去的淤血。

    不知道胡蓉梅是不是给这些工作人员表明了身份,又或者这些电视从业人员认出来这俩是谁,反正殷勤得很,只是石涧仁这从没戴过隐形眼镜的有点费力,齐雪娇嗤之以鼻的亲自上阵:“看你那小样儿!这点破事都不敢,我来给你弄!”

    说着就拉了石涧仁蹲着在自己面前,扒拉着他的脸开始翻眼皮,从未在眼球里面进过东西的异物感,让石涧仁的眼部肌肉紧张得要命,越扒拉越僵硬,还好齐雪娇是医生,立刻换模式:“好了,好了,放松点,乖啊……不就是戴个隐形眼镜嘛……”

    开始柳子越和胡蓉梅还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忽然有一刻就觉得有点不合适的,又是心有灵犀的一对看,悄悄的拉了化妆师退出化妆间。

    因为齐雪娇脸上的表情太没有掩饰了。

    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正大光明抱着石涧仁头的机会,而且还凑得这么近,看着那眼球上的淤血,再看看脸颊上若有若无的青紫色,肿胀是没有了,可嘴角裂口、脸上脖子被挠的可不止好几处,姑娘心里怎么会没有想法呢。

    齐雪娇可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训着石涧仁乖乖蹲在轮椅前,看这平日伟岸的男人像个傻子似的只要稍微碰下眼皮就痉挛的死命闭眼,无论怎么扒拉都不睁开,又好气又好笑,所以忽然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立刻毫不犹豫的就抱住脸亲下去了!

    石涧仁是认可带上这玩意儿遮盖淤血的,但这种生理抗拒也是他没想到的,感觉上刀山一样,根本没注意到周围没人,直到那丰润的嘴唇压在他嘴上才猛的睁开!

    还是睁得最大的那种。

    身体也有下意识的想跳起来,可早就有准备的军医多熟悉这些患者的反应呀,妥妥的双手肘压在石涧仁肩膀上,托着双手左右捧住他的头,把蹲着不方便力的小布衣压得死死的不能动。

    而且石涧仁惊讶之下,头被固定住了那就嘴上有躲避,可刚刚挪动嘴皮,一条灵活又矫健的舌头就伸进来打招呼了!

    石涧仁眼球都要瞪出来了。

    齐雪娇可也是睁着眼的,眼疾手快的把两边手指头上沾着的美瞳一下给他盖上去!

    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