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03、想拥抱权势那就要放弃别的东西
    齐家的晚餐不是山珍海味,倒也说得上大鱼大肉,整条的鱼跟大块的肉,看着就有些军旅风格,不奢华,但绝对是低调的好货色。

    杨秋林和齐庆军都观察石涧仁吃饭,这家伙没什么局促,也没多热烈,中规中矩的把一碗白米饭吃完以后说声谢谢告辞。

    当妈的刚要张嘴,齐雪娇直接指派了:“齐建国,帮我把客人送回去没问题吧,不过你知道不要废话的。”

    石涧仁看见已经换了上校衔军服的大汉飞快刨完最后一点饭,点点头就起身,居然没先征求父亲的同意。

    所以两人出来一直到开车,真的啥都没说。

    都出了部队大院了,石涧仁随便指指外面的街道:“我在那边下车,谢谢了。”

    齐建国把车靠过去,没熄火没开车门锁的拉上手刹:“听卫国说你很有主见,也分得清轻重,直到完成了任务,才去找齐齐,还真的是你把齐齐找到了。”

    石涧仁纠正了一下:“是假日高峰的工作,分内的本职工作。”

    齐建国说话的腔调比弟弟沉稳得多:“前两年就听卫国说过你,我也是有本职工作,所以从来没跟你见过面,我没什么废话,只是想说齐齐是个挺好的妹妹,挺好的姑娘,根红苗正不是她的错,从来也没飞扬跋扈的对过人,希望不要因为我们这个家庭的原因产生什么误会。”

    石涧仁看对方很正式的转身对着自己,反应也比较正式:“嗯,开国元勋、红色家庭、军界世家,这种身份的确挺不一般的,我没什么偏见,富贵大家之后,既有忘乎所以的,当然也有恪尽职守的,不以出身看人,这不光针对平民,也针对显贵,齐雪娇在工作中踏实勤勉,一直都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口气像个家访的老师。

    齐建国脸上看不出来表情:“那就好,齐齐不愿我们跟你多交流,也是担心你受到些影响,这点我能代表爸妈做保证,一定让你们自主的安排工作生活。”

    石涧仁不废话解释:“那就请齐雪娇这段时间在家好好调养身体,今天我看几个相关部委机构还要给她颁称号和做一些宣传工作,这一块忙完以后再说回我们那个工作团队的事情吧,我们所有工作同仁都会期待她的健康归来,行,那我就先走一步。”

    齐建国沉声:“你就真不愿多跟我聊几句,好歹我也是齐齐的大哥,已经释放了足够的善意了吧,而且看你的言谈举止也根本不是会把卫国揍你放在心上的小气吧啦啊!”

    石涧仁都想去拉门栓了,笑笑回头:“军人,是国之利器,我做的事情和你们的职责不沾边,就好像文弱书生没事儿去舞什么大刀,哪怕你是齐雪娇的亲人,你的身份还是军人,就像你们今天去机场迎接她,都是换了便装以家人的身份,这点就看得出来你父亲是个识大体知细节的人,当然,还是因为齐雪娇的关系,你们可能才会对我这样和颜悦色,因为你们看到的层面跟关心的东西和我根本不一样,那就没必要硬扯在一起。”

    齐建国不知道是不是在皱眉:“那你还是有点偏见,卫国对你是赞不绝口,现在我也觉得你不错,就是有点傲气。”

    一贯温厚的石涧仁还是笑:“喏,可能你也在领导岗位习惯了,只要不对你什么都点头称是,保持自己态度的都叫傲气,我还是那个态度,出身有高低,身份也有高下,但在人格上没什么贵贱,我对你或者齐雪娇背后的家庭背景都没什么索求,无欲则刚可能就是我的态度,我也不否认,有齐雪娇在我们这个团队,能让我们得到更公平的市场价值,仅此而已,她在这个团队也能够开心继续下去,但如果把一切都放到利益权衡上来看,那也太无趣了,起码我们还有相互之间共同的认知和追求,至于她之外的……你说我跟齐卫国还有你,能谈什么呢?我是个有点酸腐气的假文人,你们是军人,真没什么共同语言。”

    齐建国都无语了:“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麻烦!那成,这是我的电话,在平京有事给我打电话,你在平京有空也多过来看伤员。”

    石涧仁接过纸条点点头下车:“好,有事打电话。”

    其实双方都知道不太会打这个电话。

    回到平京那个家,已经快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来,柳清还是安排了这边办事处联络清洁公司收拾得干干净净。

    看着熟悉的房间,石涧仁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江州那挂着“结婚照”的新房,有点伤脑筋,这几天一直为着齐雪娇的事情暂时有点放下,可已经生的场面还是搁在那里的,齐雪娇都能看出来柳清的表情变化,相面专业的自己哪能装瞎子?

    更何况现在莫名有种惴惴的心情,必然是因为纪若棠要回来了。

    石涧仁对于自己在工作上的努力是满意的,但生活上,特别是跟姑娘相处的这个问题,现自己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格外伤神的死胡同。

    当然这也印证了老头子说的,女人真是这世界上最让男人烦恼的生物,自己这么努力都没能解决好!

    还是尽快回到工作中去,只有在工作中石涧仁才觉得游刃有余的轻松。

    结果哪有那么容易。

    第二天坐地铁公交去到国家电视台,刚刚到会议中心报到,就被江州电视台的人给拉住了:“柳台长吩咐的,看见你一定要等着她!”

    石涧仁还有点不明所以,结果十多分钟以后,柳子越和胡蓉梅先后匆匆抵达,就跟刚才那专门等着石涧仁的电视台助理一样,表情都有点亢奋。

    柳子越一来就跟他不客气:“你可以啊!原来你那帮人里面躲着那么大一尊观音菩萨,你当然是手眼通天了!”

    石涧仁皱眉:“你也知道那位齐助理的事情了?”

    胡蓉梅随便拉了两人坐到会议中心接待厅一个角落,打开旁边的电视打个电话,切换到一个内部频道,很快就点播似的开始播放新闻,继大地震那一次之后,石涧仁第二次上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了,只不过上次是给纪若棠当个画外音的背景,这一回却正儿八经的站在齐雪娇的轮椅后面,站在器宇不凡的齐家父子中间,贯穿整个新闻三十余秒的内容!

    虽然从头至尾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也没给个特写,但齐庆军、齐建国也是同样的待遇啊。

    胡蓉梅也有点没好气:“这么大的新闻,你也不给我通个气,好歹我也是你的媒体公关经理候选人,这也是涉及到企业和你的形象啊,这是今天的早间新闻,晚上七点的联播新闻也有,你这步子迈得不是一般的大,我是不是马上就要从电视台辞职过去履职了?”

    石涧仁有点呆检讨自己怎么坐在这里,又是跟两位女性讨论工作,又有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手机就响起来,一接听那边更不好听:“我说什么来着,你这是跟齐大妇正式开始交往,我现在就算再努力也只能是个地下黑户口了?连来了平京都不敢给我说一声?”

    倪星澜气得都要没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