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001、仅有的那点温暖
    石涧仁是试图解释清楚的,坐在飞机上都解释:“我是沮丧!这么久压力巨大带来的沮丧,才在那个时候觉得有些绝望,长久以来工作生活压力,再加上周围没看见人不怕丢脸才哭几声。”

    齐雪娇笑眯眯,手肘放在扶手上撑住下巴上露出个颇为明艳的笑容:“嗯,继续掰,我喜欢听,哭了就是哭了,我又不笑话你,为我感到沮丧绝望,这得是多好的词儿,没人看见才是真情流露,我就收着了,又不找你逼婚,你着什么急啊?”

    石涧仁憋气:“你跟你妈不是说好了不涉及男女之情么?”悄悄看了一眼远处的杨秋林,那边一直在探头探脑,但现石涧仁的目光连忙躲回去,还奉上个你们继续的表情。

    齐雪娇不看,理所当然:“要是我跟她说我非你不嫁,你觉得接下来会是什么?结婚证改天就放在这里了,接着婚礼、大宴宾客、催促着抱孙子,一连串的事情也就罢了,肯定会让你身边那些个红颜知己赶紧的收拾铺盖卷有多远走多远,那不就真的让你不开心了?特别是吴总监……嗯,还有你那秘书,今天我怎么老觉得她那表情神态都不对劲,看见你就欲言又止的?”

    从小镇回到江州,为了以后放心的把女儿留在江州展,杨秋林肯定是到产业园去参观了一番,吴晓影和柳清全程陪伴最后送上航班的,可齐雪娇这女人第六感也太敏锐了吧?

    石涧仁终于有点心虚:“哪有什么不对劲。”

    齐雪娇似笑非笑:“我跟你说几个办法,你把事业做大,我们延展到港澳台或者东南亚,迁居到那边,娶三五个老婆在上流社会不是不可能的……”

    石涧仁瞪大眼,齐雪娇还没说完呢:“还有个办法就是去做少数民族工作,记得我给你说过我以前喜欢那男的吧,就是搞少数民族统战工作,不声不响的拿了四份结婚证,咦,我这么说他,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吧,要不以后我就不提他了。”

    石涧仁啼笑皆非:“你这都哪跟哪啊!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没这事儿,好吧,一夫一妻是最起码的人格尊重,你,或者谁有自己的人生追求,要跟谁结婚,我都热烈鼓掌祝贺!我从来都没想着跟谁暧昧,可能我是有点耳根子软,但绝对不是……”

    齐雪娇做个生动的鄙夷表情:“得得得,你最神圣,最大公无私,一点都没有男女之情,随便怎么就由着你吧,只要你自己喜欢就好,我也只是想享受一下这种女人的乐趣,至于人生追求,看看成功的女人,有几个把注意力会放在家庭和男人身上?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那点小心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吃不到的,咦,我说这么直白是不是让你又觉得……抱歉抱歉,你不知道我那几天全靠想着这些事儿才能熬过来,话有点多……”

    石涧仁面对一个陡然变得话多的齐雪娇,只能无语。

    但齐雪娇的表情显然是快乐的,这直接反应给了所有来接机的人。

    抵达平京的时候,石涧仁稍微失策的以为跟在江州登机一样悄无声息没什么排场,结果伸缩通道还没靠上来,先就架起一座舷梯车,杨秋林还别有用心的阻止了空乘服务帮忙:“你们帮忙把轮椅拿下去就可以,阿仁,只有拜托你把齐齐抱下去了,注意点夹板啊。”她假装在后面收拾行李,其实三个人都只有点随身小包。

    按说齐雪娇这种伤情是要上石膏的,一来她自我处理得好,二来现在高端军方用户居然是个什么聚合分子夹板,又轻又坚固,所以因为骨折的地方在大腿靠上的地方,背是不怎么现实的,石涧仁只能横抱着姑娘,还得注意有一边的膝弯别拉住了伤处,也就是俗称的公主抱了。

    齐雪娇真的像个公主,一身简单的运动服到降落才裹上军旅风的呢子大衣,但直到石涧仁抱起她,眼睛都是笑眯眯的弯得跟月牙一样:“值了,吃这么些苦头,现在这样就值了,还好轻了些,不然你抱不起来我就尴尬透了!”

    坐在过道这边的石涧仁没现舷窗外的场景,谢谢了空乘协助,刚觉得对方眼神怎么有点奇怪,嘴上嘀咕:“有轮椅不应该是走通道更好么……”然后就已经跨出舱门站在了舷梯上,吓一跳!

    外面一溜黑色轿车商务车,舷梯下方站了一大群气度不凡的男女,如果说要把石涧仁那看相的功夫拿来走一遭,下山以来最为集中的一回好面相,这里算是打了个批!

    当先两个男人,年长的穿着暗绿色中山装,另一个四十左右黑色西装,皆是一副不怒自威的眉宇轩昂,仰头这么看上来的气势,居然让石涧仁都觉得心头一凛。

    齐雪娇感觉到了,低声:“我爸和我大哥,别怕!”

    看那不远处徐徐靠近却等着的伸缩通道,人家这是有特权把车开到这里来单独走停机坪的,石涧仁算是开了眼,叹口气嘴硬挪步:“我怕什么,齐卫国打都打过了。”

    齐雪娇本来已经对着下面很有仪态的挥手了,忍不住笑:“呸!原来你还是记仇!”

    原本端庄的姑娘一条腿包着厚厚的夹板跟绷带,在巨大停机坪上的风萧萧中丝飞扬,颇有点悲壮,可这么一笑,真如春日融雪般光彩艳丽!

    所以石涧仁好像看见一把展开的扇子一样,忽然从下面站着那些人背后闪出来好几个手里拿着相机,肩头扛着镜头的专业人员,对着一步步走下来的两人咔嚓嚓,然后还有童男童女拿着鲜花跑到舷梯边来了!

    齐家有这种阵仗?

    石涧仁很想回头看看杨秋林跟下来没,但忍住了,只是听后面没脚步声,估计就自己两人。

    最后几步,齐家大哥明显有个身形动了一下想抢上来接过妹妹的,他父亲只轻轻抬手就阻止了,然后等石涧仁落地,才肃穆的顺势行了个军礼:“职责所在,不能擅离岗位,小女出意外的时候不能到事地点查看,多亏了石先生的照顾和营救,齐庆军在这里表示感谢,这是齐雪娇的长兄齐建国。”

    这就是石涧仁说的没有妇人之仁,他的极限也就是七天,而这位父亲,真正站在自己的责任中,压根儿就没有往江州挪动半步。

    齐建国比弟弟要沉稳,除了看见妹妹走近时候有反应,其他时候用持之如岳,静之若渊来形容很恰当,当然这也说明他们兄妹之间感情确实深厚。

    这下却只是对石涧仁点点头,伸手捏捏齐雪娇的肩膀传递了情感,没说从石涧仁手里接过人来,而是旁边有人推过来一把轮椅,石涧仁放齐雪娇坐好。

    然后父子俩就一左一右站在石涧仁旁边,围着伤员接受了孩子过来热情献上的鲜花,之前站在后面的人群明显分成好几拨,笑着依次过来慰问了伤员。

    基本上都是自我介绍,也有齐雪娇认识寒暄两句,挂着的头衔都能吓死人,反正石涧仁听了,才明白为什么不走温暖平顺的伸缩通道,而是到这风吹得呼呼的停机坪上摆排场。

    总算领教了一回,这是种姿态,到了齐家这种份上,一举一动那都会带来影响,平民难以企及和理解的影响。

    好在他也不在乎,或者说不去操这份心,就像他给杨秋林表达的那样,有人就有政治,十几亿人的政治远比那些巴掌大小国家的政治来得复杂,自己一介草民,确实没有那个去搀和的心境。

    齐雪娇一直保持淡淡的微笑,有个瞬间回头看了一眼石涧仁的表情,抬手拉住石涧仁扶着轮椅把手的手盖在自己肩头,平京秋冬的寒风中,传递给石涧仁一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