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98、鲜花和掌声总是只给功成名就的人
    998、鲜花和掌声总是只给功成名就的人

    没错,齐雪娇的确是减肥成功了。

    一直苦心念念觉得自己超重了,这回一股脑就因为营养匮乏和局部脱水,硬生生的少了二十多斤!

    两人被立刻抬到镇上,接着当然有军医过来给两人做了全面检查,齐雪娇这个同行,哪怕在那么艰难的情况,她自己多年坚持锻炼的体质和部队上高强度培养的技能见到了成效,从一开始就利用苔藓跟野草,维持了人体基础代谢的无意识生理活动,也就是呼吸和血液循环之类,甚至还有余力辨认了合适的藻类跟其他植物来吃,均衡补充维生素和微量元素,根据齐雪娇的说法,这是她求生意识中最主要的分散注意力方式,哪些植物有点防止发烧感冒的,哪些能嚼烂以后做“石膏”夹板,都能井井有条的完成,不然心理上早就崩溃了。

    所以除了营养匮乏和局部脱水,那断掉的腿骨虽然现在有比较严重的肿胀,但矫形过程绝对是专业的,开放性伤口感染已经尽可能控制了,接下来主要就是修养,这姑娘一点大问题都没有!

    不过石涧仁再晚去个一两天就难说,因为周围能吃的所有植物都已经被她变成了减肥餐,现在已经饿了超过三十小时,虽然只要有水,存活时间还能再长点,但电解质紊乱以后的伤害随时可能致命。

    相反只穿了一条裤衩的石涧仁看起来还吓人些,因为背着身上乱七八糟裹着布片衣物的齐雪娇爬出来颇为脏乱,石涧仁一个劲摆手示意自己只是累着了,身上看起来这么糟糕主要都是攀爬泥水翻滚的结果,没什么问题,但那浑身被荆棘藤蔓划出来的小口子,还是让军医好好地给他做了全身修补,石涧仁觉得最难受的估计还是身上只穿了个裤衩,让一群女医生护士围着自己吧。

    至于其他人全都围到齐雪娇那边去了,临时搭起来的帐篷治疗室外面已经响起各种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光有齐家原本买来祭奠的,现在镇上居民听说齐助理被救回来,人山人海的都挤在外面,兴高采烈之下,当然就放起鞭炮来。

    从女儿回来,就一直扑在齐雪娇身边,死死抓住女儿冰凉手掌的杨秋林本来被这鞭炮声惊扰到,一转头就要人去制止的,一直脸上带着点虚弱微笑的齐雪娇叫住了母亲,简短:“都高兴……我也高兴……”

    这时候,仿佛死后重生的女儿说什么,杨秋林都会答应的,连连点头满脸泪水的慈爱:“好,好好,我也高兴,检查完身体,我们马上就回去,回平京去!”

    没想到女儿已经不属于她了,齐雪娇只艰难的摇头笑:“不,我……要一直陪着他……”还生怕母亲会错意,几乎聚集了最后的力气连贯:“无论以什么样的关系,我都要和他在一起工作生活,你不要打扰他,不要干涉他,没有他,就没有我。”

    杨秋林只楞了半秒,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好!一定让你们在一起工作生活!”

    齐雪娇看着母亲的眼睛,就知道她会错了意,可又实在是没有力气长篇大论的解释,只能无奈的放松:“他呢?我要看着他……”

    杨秋林终于有些吃醋了:“一秒钟都离不得?”

    齐雪娇毫不回避的对着母亲肯定的微微点头。

    因为两人都脱得有点多,特别是齐雪娇基本上全身都脱光了在做护理检查,所以是男女分开检查的,现在在生还者的强烈要求下,等她检查完穿上病号服,挂上流质营养液以后还是被推到隔壁去找人了。

    结果石涧仁不在。

    因为齐卫国到一群白大褂中间解救了石涧仁:“他有屁事!一大早活蹦乱跳出去的,就是累着罢了,来!把这些衣服先拿去穿上,我俩出去喝两杯!姓石的,我敬你是条汉子!”

    石汉子在军医护士们仰慕崇敬的眼神中赶紧套上迷彩服出来,好端端的迷彩作训服穿在他身上就是跟农民工一样,没当过兵就是没那种气质,站在帐篷外的齐卫国看见他就伸手:“叫你打我几拳或者跟你道歉认错,那都是矫情,石涧仁,这次我齐卫国对你彻底服气,你有头脑有担当,更难得是有这种气量,我在你面前都觉得惭愧,以后不管你是不是我妹夫,只要一句话,我齐卫国能够为你伸手的,无论什么我都会尽力而为。”

    没说什么找不到人,啥气量都是狗屁之类废话,石涧仁也跟他握握手:“带兵打仗轮不到我,违法乱纪我也不会做,所以应该不会去求你的,那……请你给我一根烟吧,前面的事情就当做是青烟袅袅随风去了。”

    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够爽朗洒脱了,齐卫国有点木讷的从军装口袋摸出一包烟,抖了两下才抖出一根烟递过去:“啥?”

    石涧仁拿过来学着很熟练,其实一看就是第一次的动作叼着凑上打火机,嘴里含糊不清:“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应该体验一下,我已经戒酒了,也不准备抽烟,但在这个时候,我想抽支烟,看看别人说的提神是什么样,也顺应一下我这个时候其实比较高兴的心情。”

    五大三粗的齐卫国只能使劲控制自己的表情嘟哝:“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花样繁多!”然后看石涧仁小心翼翼的啜着嘴吸烟,才哈哈大笑的揽住他肩膀传授心得:“要这样,慢慢的吸一口,到了喉部可以选择是走鼻腔还是肺部……”

    小布衣有些恍然大悟,原来平日里看见好多人随意吸烟的行为,还有这么多讲究。

    所以稍微恢复点精神的齐雪娇被母亲和护士推着野战病床出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两个迷彩装的男人蹲在河岸边勾肩搭背抽烟,周围还蹲了不少当地男性居民,满脸景仰的看着自己的副主任,想问点是怎么救出来的过程,石涧仁不说!

    也许从小杨秋林对两个儿子的管教就习惯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挨个一巴掌:“抽抽抽!一身烟味,抽什么抽,卫国你自己抽不说,现在还带着阿仁也抽?”

    帐篷外其实还站满了闻讯赶来的亲戚,白天已经有半数以上都走了,头七的祭拜完了以后颇为遗憾的走了,只有少部分要等着杨秋林母子俩一起走,是齐卫国要再等等的。

    现在谁都能听出那话语里的变化,不少人还笑着鼓起掌来,周围的居民们连忙都站开些跟着鼓掌,好多人都招呼着往这边聚集,有人立刻把几个孩子叫过来了。

    自从齐雪娇被救回来,这些孩子和家长就等在帐篷外面,现在没想到她从另一边出来,二话不说,这被齐雪娇推上石阶的几个孩子立刻就跪倒在地,连家长都跪下来:“谢谢助理,感谢救命之恩……”

    可以用作野战手术台担架车有点高,齐雪娇其实是看不到地面的,她想挣扎起来也没那力气,护士刚要扶她,姑娘和转身的石涧仁对上眼,只用一个眼角瞥一下,石涧仁就笑着过来帮她处理局面:“好了好了,齐助理现在人还虚弱得很,最主要是每个人都安然无恙,那就是幸运的,以后注意安全,镇上会出台更好的管理条款,现在就送齐助理去休息吧?”

    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跳起来说感谢,其中一个还举了一大把鲜花,一看就是老街上买给游客的,齐雪娇脸上勉强带着笑接过来说谢谢,但目光和语气都锁定在石涧仁脸上。

    又有人欢快的在外围放起鞭炮来,石涧仁连忙招呼小镇居民们各回各家,齐助理需要安静的休息,居民们竟然有敢起哄说最需要石主任陪伴的,还很多人鼓掌,乡下人再没见识,也能看得出来杨秋林和后来这些亲戚不是普通人,自然也知道这位舍己救人的齐助理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了。

    齐家的那些亲戚也鼓掌。

    真的是鲜花和掌声一起涌上来了,石涧仁还是只瞟了眼那个站在外围跟着慢悠悠鼓掌的中老年男性。

    中秋月明说

    ·

    抱歉,累迷糊了,半小时前以为已经发了,幸亏阳宝气打电话来提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