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95、细节决定成败
    在明白了哲理的人来说,人生处处充满了思考。

    大自然在很多时候看起来都是被人类肆意掌控的,但实际上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大自然才是世界的主宰,人类不过是过客,就像眼前这看起来鸟语花香,青翠欲滴的田园山野景象,狂暴起来任你千军万马也能落花流水,可往往就是这些人,慢慢的都会忘记了这条基本准则。

    带着这种想法,石涧仁撑着长长的竹竿在静静的慢河水中滑行。

    七八支十米来长的毛竹竹筒被绑在一起,承载七八个成年人的重量都没问题,现在还固定了竹椅在上面,石涧仁学着船夫的动作轻轻推动,其实主要是减,这河水中就算啥都不做,都能徐徐的推动竹筏向下游前进。

    一离开小镇就是个右转弯,然后在转了一个半圆的弧形才进入山脉之间,齐雪娇是不是在这转弯处给撞昏了?齐卫国对自己妹妹的水性很熟悉,只要不是昏迷,号称能上山下海的齐家老三,肯定能出水蛟龙一般翻腾,所以这一带真的是连一块小石头都被翻开来检查过!

    石涧仁皱紧了眉头,就像这几天他也经常蹲在河岸边思考的那样,到底还有什么可能性是搜救队没有想到的呢?

    作为类似副镇长的管理者,镇上的居民还是把他们跟随军人救援的细节反馈给他很多,后来搜救队到了风土镇,也是石涧仁安排的食宿,对他们的工作情况实际上很了解,还旁听参与过好几次会议。

    别忘了,石涧仁也是个曾经参加了大地震抢险救灾的家伙,他甚至策划建立了当时第一个自性的民间营地,接触的各方面人士并不少。

    而石涧仁有个一贯的特点在于从来不会迷信权威。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老祖宗早就说得很清楚了。

    这支顶着全国最牛搜救队称号的队伍其实最擅长的还是地震救援,这种单人山野救援,真没经历过,成员百分之百都是有过服役经历的高手,可没一个是土著山民。

    很多景区其实现在都有救险搜救队,防止游客在原始景区山林迷路失踪,这种搜救队里面绝对有本地人,这是傅育林给石涧仁这几天讨论时候也说过的,一定要动本地山民、采药的、打猎的,他们对本地山区有最直观的认识。

    石涧仁恰好就是个山民。

    别忘了他在距离这里以东上千公里外的另一片百万大山里面成长起来,生活了十九年!

    所有书本以外的生活知识来源都是大山给予的。

    石涧仁比镇上的居民都更熟悉山野里面的准则,可以说这几天他的表现有点不太正常,其实也是有种心里很难受的愧疚,在雨季,在山野中会产生山洪这样的危险局面,他有点忘记了,如果还像以前每年雨季就小心翼翼不经过谷底,一定会把这个事情警戒度提得更高,不允许居民走跳蹬,封了台阶口只能顺着小桥

    过河,那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

    他从未担忧过齐家的愤怒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也从未想过这事会让自己无法升官财,石涧仁只是愧疚让齐雪娇来承受自己的失误。

    从内心来说,蒋道才把镇上日常管理交给自己,那么自己就是这些局面措施的管理者,是自己没把这件事做好。

    这中间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但想着那张爽朗又妩媚的笑脸,石涧仁是心甘情愿让齐卫国打得鼻青脸肿,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好受一些。

    但正如同他给齐卫国说的那样,相比面对齐雪娇的愧疚,更大的责任是带领风土镇的人改变命运。

    居之无倦,行之以忠,这是孔子说的话,也是千百年来做官最简单的八字准则,居于官位上不懈怠,执行君令要忠实,这个要求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对石涧仁来说,挂职工作就这么简单,但偏偏就是在这一次懈怠上付出了惨痛代价!

    所以他才要有些钻牛角尖的一定把后半句做好,带领整个镇上居民改变经济条件以后,再来弥补前半句。

    这七天他的确过得很煎熬!

    吴晓影和柳清担心得要命,但在知晓杨秋林来了小镇以后,千方百计的劝阻了耿海燕等其他所有人到镇上来,这个时候任何可能触动丧女母亲愤怒的细节都要避免,她们几位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等待石涧仁的消息。

    虽然和石涧仁煎熬的点不太一样。

    看得出来,搜救队伍是真用了心的,竹筏一路滑行下来,岸边都能看见一根根缠着红布的竹竿插在岸边泥泞中,这说明这旁边的百米区域基本都是挨着找寻过的,绝对不会出现什么人在沟壑里面躺着外面经过看不到的情况。

    竹竿上甚至还有记号笔写下标注,巡查了几次,垂直于河流往纵深多远的距离被探查过,一切都做得有板有眼。

    石涧仁顺着河水逐个查看,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半小时,就已经看见了入河口。

    可以说他一路行来这不到三公里的河道两边基本都是斜立的山崖,不多的那点冲刷岸边都梳理得蚂蚁都跑不掉,到处都能看见各种鞋印,证明了搜救队的密集程度,那可是个大活人呢,这么密集都没看见,这短短的两公里多河岸真的不太可能存在漏洞了。

    石涧仁知道搜救队甚至还做了冲击模拟计算,用电脑模拟了这两公里半在当时那种每秒立方流量下的度,齐雪娇应该是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就会被冲到大河里来!

    稍微思考一下,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齐雪娇要么就在河岸两侧抓住了什么东西固定下来,要么就只能被冲进大河,只要在小河边怎么都能被看见的啊。

    所以搜救后期,到了第三天以后,基本各方都认定齐雪娇肯定被冲进大河里了,所有的搜寻重心都在大河二十多公里汇入大江的这段上。

    石涧仁这么滑下来,感觉各方专家和军方的思路都没错,他坐着竹筏都这么快抵达了入河口呢。

    在小河里能用竹竿撑着掌控的竹筏,到大河里肯定触不到底,所以石涧仁艰难的把竹筏撑住靠了岸,重重的把竹竿插在同样布满脚印的泥泞,脱了鞋袜卷起裤腿,准备跳下去自己顺着大河岸步行。

    然后就在这一刹那,一直低着头的石涧仁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挺直了腰转头看四周!

    看那依旧奔腾咆哮的大河,再看已经温顺柔和的小河,这一块甚至因为河水高度差,大河水都有些倒灌进来,染黄了小河,才让石涧仁靠岸这么费力。

    而大河岸边和小河有个明显区别就是前者还没有那条格外清晰的洪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