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90、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990、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半个小时以后。

    还是在这雨水淅淅沥沥的小桥河边,石涧仁那原本就不俊俏的高鼻大眼厚嘴唇黑脸膛已经变得七拱八翘,到处都是鼻青脸肿的痕迹,其中一只眼连眼白都充血了!

    一名镇上卫生院的护士小心翼翼的在帮他涂药膏做包扎,然后心有余悸的看旁边那些到处走动的彪悍军人,看他们搬下来的帐篷跟雨篷,包括头顶上已经展开的迷彩色帆布。

    一长排镇上居民也都站在河岸边看着军人忙碌,有些人怯怯的想上前帮忙,但被军人们拒绝了。

    一支烟从旁边递过来到石涧仁嘴边,石涧仁回头看看依旧满脸扭曲尽量抑制情绪的齐卫国摇头:“谢谢,我不抽……”就这么摇了一下头,脖子带动的肌肉都疼得要命。

    齐卫国仿佛按捺不住,又抬手,护士都吓得闪开一点了,石涧仁还是那么扭头看着浑身湿透的迷彩军装不说话。

    回手把烟塞进自己嘴里,猛然拨动好几下齿轮打火机点燃香烟,仿佛借着这几下动作卸掉一点火气的齐卫国忿忿的在石涧仁旁边坐下来:“我能怪谁呢?只能怪你,只能拿你出气!因为……你他吗的就不能跟我对打,狠狠的给我也几拳么,白长这么壮!”说起来似乎又怒火万丈的提高嗓门,十几米外的军人似乎听见他的声音,好几个都悄悄靠近一些,免得自己的团长发飙以后,真打出个好歹来。

    石涧仁却还是静静的看着对方:“身为领兵打仗的将领,再大的悲痛和心理波动都应该放在心底,不光是让自己保持冷静做出正确的决定,还要让所有的下属都看见你是个值得信赖的主将,愤怒和焦躁绝不会带来什么好结果。”

    护士分明听见这军人咬紧的钢牙都嘎吱吱作响,悄悄把剪刀之类的医疗器械拿远些!

    然后那几乎在一呼吸之间就被烧掉一半的香烟,让齐卫国的鼻孔嘴角到处都在冒烟,整个脑袋就像个刚烧开的大茶壶!

    雨中看起来有点蓝幽幽的烟雾中,分明就是齐卫国做了个剧烈的呼吸,接着摘下了香烟,语调艰难的恢复平静:“对不起,解放军陆军某部作训特种大队猛虎团副团长齐卫国,接到群众求救讯息,带队前来支援营救,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做的……”

    石涧仁欣赏的点点头,带着一脸的疼痛转头看外面河水:“谢谢你来支援,我是风土镇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石涧仁,请一切按照你们的工作流程去实施,需要任何地方配合,我们全力支持。”

    河面上已经有两艘充气冲锋艇放出去,十来名穿着橘红色救生衣的战士分列在上面顺流而下,齐卫国回头招手,那边帐篷出来好几名军人,手里拿着一张硕大的军用大比例地图,三两下展开铺在两人面前,民用市场上绝对没法看到的这种大比例,详细到每个山包高度、坡度、起伏,还有河流宽度流向甚至基本流速都标注得一清二楚,管委会副主任都从来没有从这种角度看见过自己管理的地区,脑海里首先是闪过要是自己能有这么一张,把每户人都标注在上面该多好,接下来却是心头一凉。

    因为从风土镇顺流而下只有三公里不到,就是一条大河,相比镇上这条二十多米宽的小河,那百米级宽度的大河,在二十多公里以后注入几百米宽的大江。

    开车过来的路上,石涧仁多次经过了这条大河,当时那几乎汇集了整个这片山区山洪的河水已经浑黄一片,咆哮着冲向远方,那种强势是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一个活人掉在里面,绝对能体会到大自然才是不可逆转的。

    齐卫国的声音已经平复下来,粗壮的手指在地图上划过:“根据气象预报,这场降水量超过三百毫米的暴雨还要持续三十小时,这条河水已经猛涨两米多,河面比平时宽了百分之四十,洪峰每秒流量1200立方米,在条例允许范围内,我已经向本地驻军部队借了人手开始协助搜救。”

    是的,中国的军队永远都负担着对内营救的任务,但哪怕是贵如齐雪娇这样的家庭背景,没谁敢随意调动部队,哪怕因为救险调动军队也是必须要有各种规范,不然这种违规可以说是军队里面最严重的错误,永世不得翻身的那种错误。

    所以哪怕是第一时间接到了石涧仁电话,齐卫国也只能带着少量人手过来,然后再通过本地驻军协助,四百多人的搜救队立刻展开实施,镇上也有不少人跟着去当向导,一长排各家各户搬出来的桌椅热水毛巾也都在岸边,在镇上办公大厅工作人员安排之前,好多人就开始自发的做这事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旅游公司的女助理是为了救镇上的孩子,才被冲走的。

    看着水上几条后来搬运过来的玻璃钢摩托艇带着镇民和军人轰鸣而去,一队队山间搜救队也在军用越野车跟当地人的带领下分散出发,石涧仁和齐卫国都坐在雨篷下一言不发,看着雨篷边缘的雨水几乎连成线,瀑布般的掉到石板地上溅开来,自从双方好像例行公事一般说完身份,都一直这样一动不动,就好像两尊湿透了的石像。

    随着投入搜救的军人离开,旅游公司那边的人手也组成了搜救队过来请示领取任务,石涧仁却说:“凡是工作一线的施工队伍都立刻回到工作岗位,只有暂时已经完成工作任务的人员才能短时间参与搜救,但不能耽误了明天开始的国庆节旅游接待任务,抓紧时间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把所有工作完成,我会全面进行检查。”

    旁边拿着对讲机和军用通话器的齐卫国手筋都绷紧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拿起通话器对里面:“全面封锁整个风土镇山区公路以及富林河流域注入口上下二十公里范围,请联系大江航运跟水上警署,特别是刘家背沱水域相关部门,密切关注水上漂流物……”

    刘家背沱,石涧仁听说过,整个江州地区两江交汇以后,每秒几千立方的江水顺流而下到一个几乎被兜住的天然回水湾,像个驼背的回水湾也是整个市区如果发生溺水失踪者,能够大概率捞取到遗体的最佳地点,相关部门是有专门打捞队负责这项工作的。

    也就是说,以军人的角度来看,在这样的特大暴雨山洪下,一个毫无救生装备的人被冲进河水中,生还的几率是很小的。

    冷静下来的齐卫国已经做了这样最坏的打算。

    石涧仁感受着脸上的火辣辣,终于对齐卫国开口:“齐雪娇吉人自有天……”

    齐卫国转过头来双眼已经在冒火:“你这种时候给我说这种风凉话?作为全面指挥这次抢险救灾搜救行动的军队领导,我可以忍住对你不动手,但作为齐雪娇的家属!她的亲二哥,老子想把你打成马蜂窝你信不信?你还敢这个时候掉进钱眼里给老子关心什么旅游产业?”

    石涧仁无辜的看着对方:“如果你刚才封锁整个山区公路的行为不是救援必须,而是出于个人情绪的行为,除了我对你的气量感到很失望,也对你不理解我这个管委会副主任的工作职责感到遗憾。”

    齐卫国深吸一口气冷笑:“好大一个官!你信不信……”他还是按捺下了后面的话。

    石涧仁依旧平静:“齐雪娇对你来说是一个亲人,而我面对的是一万八千人的全镇辖区,要对这一万八千人的生存负责,搜救失踪人员是必然的,同时我要抓住国庆节的机会,帮助全镇人民获取利润也是必须的,错过这小长假的七天,就要到七个月以后的五一节才能形成这么旺盛的生产力,投资几百万的商业损失就不用说了,重点在于一万八千人的本镇人口就要多忍受七个月的生存困难,你知道这叫做职责么?你的职责,我的职责,还有齐雪娇到这里来的职责,直到出事那一刻,她依旧在坚持的职责,你这么做对得起她的职责么?”

    齐卫国的双眼从喷火变得雪亮!

    仿佛像雪亮的钢刺一样要把石涧仁穿透!

    好一阵,才慢慢的站起来,声音变得无比厚重:“石涧仁,我知道我是在无理取闹发泄情绪,我也知道你说的是对的,我希望你真心实意的也是这么在做,如果我发现你有一丝半毫的欺骗利用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石涧仁也顶着鼻青脸肿站起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愤怒和悲伤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也不会指责你使用了职责之外的特权,因为我也很想看见她平安无事,但现实就是现实,天王老子也不可能事事遂意,每天都有平民百姓在意外中丧失亲人,如果连这点情绪都承受不了,你还真配不上你的职责。”

    齐卫国这次没有动怒要打他了,有力的敬了个军礼,沉着一张脸转身离去,大声对外面迎上来的军人分派:“通知各搜救队保持联络,检查山洪是否引起景区各道路危险,保证国庆假期人民群众的安全出行!”

    石涧仁居然艰难的笑了下,疼得一张脸都抽抽了。

    估计齐卫国看到,真的会再抽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