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8、唐僧念经,无比安心
    988、唐僧念经,无比安心

    石涧仁还没说话呢,隔着卫生间门能听见卧室外面的声音:“喂!你俩干嘛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干嘛呢……”

    柳清一动不动的保持抱着石涧仁腰间的动作,其实她的整个上半身都紧贴着石涧仁了,声音好像是从嗓子眼里面轻飘飘的游丝一般细巧:“既然你跟吴姐都能生丢丢,为什么不能跟我生个宝宝,我还不是能自己抚养孩子,我爸妈绝对能把孩子带好,我们生个女儿,一定高挑漂亮!”

    石涧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伸手敲敲柳清的额头,他说柳清最有福相的额头:“你在干嘛?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思的!”使劲压低的声音都有点嘶哑了。

    柳清娇柔的哎哟抬头捂了头,还嘟嘴皱眉:“疼!”说是疼,可那带着媚气的声音和几乎能淌出笑意来的眼角分明就是在撒娇。

    石涧仁都觉得心里荡了一下,使劲敦促自己摆脱低头亲下去的冲动:“好了!我信任你,才告诉你那可能是喝醉酒的无心之举,你就不要让我失望了。”

    这会儿柳清是真的嘟上嘴但松开手:“你就是欺负我老实,我还不是也能悄悄把孩子生下来,我还想去什么地方留学进修个一年半载呢。”

    石涧仁开门前回头:“如果我想有个小家小幸福的生活,那就很容易摧毁了我的意志,既然我给自己选择了努力去做更大更有意义的事情,就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如果要求你们要做到十分好,我自己就得做到百分,近乎严苛的要求我自己。”声音不大,却干净得一尘不染。

    柳清不拉他,只是嘟着嘴好像在赌气:“我们已经是亲人一样了,我喜欢你,你也不嫌弃我,不就几分钟的事情嘛,又不耽误你的宏图伟业,我是女人吔,天生就有母性,我也的确想有个自己的孩子,能有个我俩的孩子……”

    石涧仁看着姑娘的眼睛,那里面确实没什么懊恼或者怨怼,就有点情人之间的撒娇不满:“什么几分钟?”

    柳清扑哧一声笑出来:“你去问吴姐……”

    石涧仁好像反应过来,叹口气就开门出来,结果一出来就看见蹑手蹑脚进来的柳妈,吓了他一大跳,声音都哆嗦了:“妈……妈,你,你你……”

    柳清连忙也跟出来不满:“妈!你干嘛呢,跑进来干嘛呢?”

    石涧仁难以置信:“不是锁门了么,锁门了啊,我看见锁门了啊。”

    柳妈随手拿张身份证出来晃晃:“你别忘了你妈在厂里上了一辈子的班,开了一辈子的锁!”

    石涧仁诧异的看柳清,这姑娘又是气又是笑:“锁厂!我爸妈都是锁厂的,我妈专门就是抽检产品的!妈!你还给不给人私密空间了!”自打那小厂子破产以后,石涧仁都没注意到什么地方还有锁厂这块招牌了。

    柳妈不笑:“我是你妈,还要什么私密空间!你俩在干嘛?穿得这么规规矩矩的开会么,回了家哪还有穿得这个样的……”

    石涧仁刚要张嘴,柳清已经把她母亲推着出去了,这次锁上门又拉花瓶立在门后才回来双手合十,几乎就在石涧仁脸侧耳语哀求:“已经这样了,再前功尽弃就不划算了对不对?我们做生意还讲究个投资回报比呢,明天,明天一早你就去上班,其他事情再也不会烦你了!多谢你帮我到这样,行了吧?”

    真是长叹一口气,石涧仁哪里对自己的秘书能心坚如铁呢,不做声的准备打个地铺。

    结果和他一模一样的卧室格局唯一不同的就是床宽,本来就不算太大的卧室里放了张一米八的双人床,两边基本就只能侧身走了,说起来柳清喜欢的这种北欧风格就是宽大,可那是地广人稀的北欧,这边……

    柳清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有这种打算,笑嘻嘻的从柜子里面拿出被褥,用手在床单中间划条线示意就算各睡一边还是有这么宽,比火车上的卧铺宽多了,再指指门外,石涧仁连争辩的机会都没有。

    好在柳清穿睡裙的模样,他已经在平京见得很习以为常,只是这会儿两人可是破天荒的同床共枕。

    秘书看来有伺候老板的觉悟,一点难为情都没有,慢条斯理的洗澡卸妆打理头发,除了淋浴间有浴帘,后面都开着卫生间的门,一边对着镜子捣鼓自己,一边和石涧仁聊工作上的事情,这倒是让随便洗个脸就裹在被单里的石涧仁放松不少。

    现在整个大唐网的重心都放在俄罗斯展销馆,目前已经有六十多个品牌厂家跟随一起在国庆节开幕,另外还有四百多家产品随之上线,所以整个技术部门和出国的商务团队都忙得不可开交,光是从西北部边境出去的货柜都有二十多个,辗转好多口岸非常不方便,成本也有点高。

    总之最后等柳清带着一阵香风掀开被单上床来的时候,结论就是俄罗斯馆多半也赚不了什么钱,现在各部门讨论的都是怎么尽量降低亏损额,接下来才是东欧展销馆……预计要在第五还是第六个展销馆开始实现盈利,这也是唐建文的团队咬着牙节省各种经费,连他这个总经理都一直在国内外到处跑市场的原因,所有人都在鼓劲,也有人在担心石涧仁这个唯一能保证资金输入的总策划,要是真的去走仕途,大唐网会不会前功尽弃。

    柳清很少出门,所以皮肤颇为白皙,个子高挑的结果就是明明是睡裙,穿在她身上就到了膝上像连身短裙,而且浅金色的丝光质感起伏毕现,石涧仁说着话都扭开头不看了。

    秘书倒也不挑逗他,拉着被单一直盖到自己肩头,然后才拉过另一床被单盖在两人各自的外面,刚才谈话的音量也变成床头细语的轻微:“这样不有损你的光辉形象吧,我就好奇了,那年你跟纪小姐不是天天也睡在一起么,后来又跟吴姐……总也有个什么场面吧,你现在怎么还绷得这么紧张……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想你怎么样了,如果你不把这个当回事,可能我又觉得你跟那些臭男人没什么两样,但现在你对着星澜和吴姐这样的大美人儿都不动心,自然也是瞧不上我这点什么之姿了,对不对?”

    石涧仁真把自己裹得跟个木乃伊一样,翻身背对姑娘瓮声瓮气:“蒲柳之姿,你知道我不是针对漂亮不漂亮的,好了,早点睡,明天还有各种事情做,关灯……不关也行。”

    柳清扑哧一声又笑出来,伸手轻轻搭在石涧仁肩头:“我又不是白骨精,你就怕成这样?转过来嘛,陪我说说话,就这样,我都蛮高兴的,在平京我就想过,要是我俩一直住在一起,只给润丰打工,可能没现在这么复杂忐忑,我也可以每天都和你生活在一起,可惜我喜欢的人,是个盖世英雄,要立下丰功伟业普度众生的大英雄,我也只好让自己跟着提升到这个境界了。”

    石涧仁的脸皮还是没这么厚,迟疑着转头:“没这么高大,我只是想既然人生一世,我们到底活着有什么意义,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可能性,通过我们的坚持和努力,给自己也给别人带来更多可能性……”

    也就他了,嗅着浓烈的女儿香,在这充满温馨的卧室,还跟这么个好看姑娘躺在一张床上,小布衣居然想的是这些……

    柳清有点痴痴的看着他,圆圆的脸蛋上确实带着些崇拜和自豪的神态,当然更多的还是难得毫不掩饰的爱恋。

    可能石涧仁这大道理真的有点像唐僧念经,这姑娘居然听着听着就来了瞌睡,带着甜甜的微笑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