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7、环境也能壮胆
    没错,柳妈柳爸吃过晚饭就一起跟女儿女婿到新房去了!

    柳妈下楼的时候,还跟街坊邻居宣扬了一下,自己要过去指导小夫妻工作,引来一片嬉笑声。

    石涧仁只能专注精神开好车,柳妈坐在车上问女儿这个车是谁的,说自己两口子还有点存款,要不给小两口添点再买个好点的车,可以撑场面的那种。

    老实说,破产的小厂子退休工资遣散费能有多少钱,虽然不至于拮据,柳清爸妈绝对是节俭的人,可现在看女儿结了婚,立刻就想着把家里那点底本都给孩子,为人父母的那种舔犊情深溢于言表,而且还不求回报,所以这人世间,既有耿海燕爸妈那样自私自利的贪婪,也有这样平淡的深情,石涧仁油门都踩得小心一些。

    柳清也不嫌爸妈的钱少:“好啊,你要给我也行,我帮你们拿去买个什么理财产品,爸先去学个车本,还是我给你们俩买个小车开开吧,现在我工资还可以,他又不怎么用钱,我们买车都没用的,他现在当了干部要注意影响,我们都是用公司的商务车,足够了。”这腔调也有点石涧仁的影子了。

    拍着座位扶手的柳妈图穷匕见:“我是说这种车还不错,坐着舒服,再多个宝宝,婴儿车、尿片奶瓶什么都放得下,是不是?老柳?”

    副驾驶的柳爸比她见识多:“这种车好几十万,以前局里领导都坐不到这种车呢,我说阿仁是个有主意的,小清现在一门心思的跟着他一起努力,这些事情我们老人家就不要操心了,他们自己明白。”

    柳清连忙扑到前面撒娇:“爸,你才是最英明的,你不是一直都想开车么,我给你买个车,好不好?”

    柳爸还是没抵挡住糖衣炮弹,乐呵呵的一路帮孩子说话,所以进电梯的时候挨了老婆一巴掌,这会儿柳清就能挽着石涧仁的胳膊弯笑眯眯的看,石涧仁也看。

    也许这样的老夫妻一辈子没什么成就,也没见过大世面,但骂骂嚷嚷的就是有种平淡的乐趣,这是另一种人生的幸福。

    到底是要功成名就的孤老终生,还是这样碌碌无为的相濡以沫呢,对石涧仁来说,难道就没有什么中间道路可走么?

    还好四层楼的电梯让他不用太过思考人生道路。

    柳清对自己的安排是有信心的,理直气壮的打开门,换来母亲一连串的咒骂:“这么乱!以前来都不这样!”

    所以欢快的回应:“知道你要来,当然得把家里收拾干净,免得你问三问四的。”

    柳妈已经手不停脚不住的到处开始收拣,石涧仁原地转着不知道该干嘛,柳清也给他温柔的一巴掌到肩头:“去给爸妈倒水啊,一到这个时候就笨得出奇!”

    柳爸就背着手做视察状。

    得亏姑娘之前的安排好,到处有意无意展现二人生活的场景让柳妈的埋怨都充满喜气:“既然结婚在一起了,小清你就要把阿仁照顾好,阿仁一看就是个性子淳厚的,就你好吃懒做,真是幸亏阿仁瞎了眼,才会娶了你过门。”

    让石涧仁坐在沙上一次次想起身抱歉,都被柳清悄悄的凤眼圆睁瞪住了。

    其实柳爸只是过来坐了一会儿就心满意足的自己下楼走了,还赶着要去坐晚上的末班车,只留下柳妈跟小两口相处“指导工作”。

    可能也是这个不到一百平米的小套间站四个成年人有点不习惯吧,所以柳妈的话题又变成要不要他们把存款都给孩子,合着买个大点的房子住一起。

    这下不等石涧仁挠头,柳清连忙打消这个提议:“怎么可能住一起,我们都习惯了自由自在的,再说你们离得开街坊邻居?爸这么晚还要回去,不就是要跟隔壁周叔他们喝茶聊天?够了够了,偶尔过来看看就行了,我们真的很忙,别搞那些有的没的,早点睡!”当初耿海燕住过的小卧室柳妈也很满意,明显就没有什么男人气息,看来小两口就是住在一起的,以后这里就是儿童房了,她可能还要来带个好几年的外孙呢,这规划也是够长远的了。

    所以看女儿推着女婿进卧室居然在后面说:“别锁门!”

    石涧仁又差点一个趔趄摔到床上,柳清咯咯咯的笑着锁上门:“才不!你可不许来听墙根!”

    柳妈遥远的声音隔着门缝进来:“抓紧时间多努力,我把计生用品都给你们收了,会不会算排卵期……”

    柳清都隔着门吼了:“好了!再催!我们出去住酒店了!”以往清冷的小圆脸上,这会儿却嘟着嘴对石涧仁做鬼脸,双手合十满满的祈求,可爱极了。

    石涧仁不敢大声说话,只能指指主卧里面的卫生间,两个人进来关上门小声:“你看看!我说什么了?一个谎言背后就得一箩筐谎言弥补,怎么可能只是吃顿饭就完事?”

    说完又觉得自己在推卸责任,放缓语气再压低点声音:“我不是怪你,这个事情是我提出来的,可现在我觉得有点欺骗你爸妈,对他们很不好,以后可能伤害很大,这完全就是饮鸩止渴,喂,你在听我说话没?”

    因为自打进了卫生间,柳清就低着头不说话了,她个头高挑,石涧仁只需要稍微侧着脖子就能低头看到她的脸:“怎么了,说话啊?”

    这几十平米的三室两厅还带了俩卫生间,自然都小得很,除了马桶和淋浴间,能站人的就是洗手台前面堪堪够两人并肩的区域了,石涧仁站在洗手台对面,看不太清楚靠着台边的姑娘脸上表情:“你倒是说话啊。”

    咫尺之间的距离近得能感觉到鼻息,石涧仁都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仰上半身,却碰到后面的东西,一回头,一条自己的平角大短裤和黑色蕾丝边的纤薄小裤裤都挂在一起,旁边还挂着好几件很容易让人遐想流鼻血的彩色内衣,所以石涧仁忽然觉得嗓子眼有点干:“那……就这样吧,我打个地铺,明天开完会和读书会的事情就回乡下了。”

    刚一掉头准备出去,柳清抬手拉他,而且这狭窄空间里,拉着稍微被石涧仁的动作一带,就变成抱住了他的腰,姑娘索性也就抱上抬头:“其实……我觉得我们生个宝宝就彻底封住他们的嘴了。”

    声音好像梦呓,抬起头来的柳清,这会儿带着酡红的脸蛋,就好像喝了点酒一样,眼眸里更是带着润泽的荧光,水盈盈的波光流转,可能她一直都喜欢抿着点嘴皮遮住小兔牙,所以唇瓣显得有点薄,可这会儿微微张开,好像带着点迷人香气一般吐气若兰,露出一点点雪白的齿尖,就让红唇格外丰满,同样也带点润泽的反光,被小兔牙咬了咬,那充满弹性的丰厚感觉才让人很想肆意封住这张嘴。

    有人说狭窄的空间里会让人胆子特别大,好像还真有点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