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5、判若两人的表演艺术
    起码在人前,柳妈是给足了女儿面子的,笑着伸手拉石涧仁进屋,但严厉的挡住了后面探头探脑的那些邻居:“女婿上门我们要好好开个家庭会议,婚礼的事情请各位就准备红包吧,这些年我跟老柳送出去那么多红包,也该还回来了!”

    外面一片起哄的声音,说柳清都开房地产公司了,还在乎这点?

    柳妈还是坚决的关上了门,把喧闹隔绝在了外面,石涧仁这会儿已经不太在乎那个什么婚礼的事情了,浑身冒汗的面对柳爸。

    对于不撒谎的人来说,现在这种场面简直难受。

    柳爸换了西装的,表情严肃的坐在沙上,但脚下却是家里穿的拖鞋,所以气质有打折:“小石来了?坐吧,有什么想说的?”

    还好秘书体贴:“爸!阿仁现在是顺林区风土镇的挂职副镇长,你那点官腔就不要对他打了,赶紧的吃饭,晚上他还有工作,明天下午就要赶回镇上呢。”一边说一边拉着石涧仁在113的仿红木单人沙上坐下,自己就斜着坐在扶手上倚着“丈夫”,主要是方便保护和掌控,这让她妈经过的时候顺手给了女儿背上一巴掌,柳清还敢不满的格挡!

    柳爸好歹是当过领导的:“副镇长又怎么了?就算当了国家主席,来我们柳家还不是我女婿!”

    柳清嘻嘻嘻:“那你就是承认他是你女婿了?”

    柳爸瞪眼:“我又没说不是,关键是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胡闹这么久,小清她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她胡闹?”

    石涧仁开始背材料:“我们成立的公司,当初如果是以夫妻身份开设,有些手续比较麻烦,所以就没有去办手续,也没想这么快办手续,因为我们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股权变更等等,所以有夫妻关系比较麻烦,主要是因为今年我一直在外地挂职,组织上有些考察,柳……小清才觉得有必要办手续了,所以……”

    柳清觉得他状态不好,倚靠得基本搂抱了:“爸!不带这么审问的,我就明说,现在年轻人在一起不办证不办席的多得很,我们也不在乎那个,不是妈这么成天催,我也不会非要他去把证办了。”

    已经坐到对面单人沙上的柳妈气势比柳爸足:“你坐好!坐没坐相,嫁了人怎么还这样!”

    柳清扭两下:“我们感情好!”但还是坐正一些了,只是把手肘放在石涧仁肩头,实在是抱着现他全身僵硬得厉害,要是待会舌头都僵硬了,才真真是弄巧成拙。

    石涧仁又开始背表格:“我们是去年春节以后住到一起的,因为房地产公司把产业园搭建起来,小清非常忙碌,也给了我很多支持,我们……”除了称呼顺口了点,还是缺乏表演的张力!

    所以柳妈看得有些狐疑:“就这么在一起?没有一点什么事情?”

    自由挥的就需要柳清代答:“妈啊!还需要什么事情嘛,我都给你们说了,上前年我跟着他一起到平京去工作,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只是那时候没说透,而且阿仁是个事业型的,所有精力都在事业上,我们很少讨论这个,在一起都是顺理成章的。”

    柳爸也有火力:“那小石,以前不是说你跟那个酒店老总……”

    这个石涧仁基本能照实说:“纪总裁的母亲在地震中遇难,把还未成年的纪总裁托付给我照顾,后来她成年以后就去美国学习酒店管理,这个阶段我是替她暂时代管执行,其实也有很多工作都是小清在做,但我跟纪总裁之间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我没有家庭的观念……”

    柳清又得弥补:“说了阿仁是事业型的,做地产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开电子商务公司,然后为了整个经济形势,阿仁又去事业单位挂职,现在更是被统战部聘过去做项目挂职,忙得很,如果不是妈这么成天催着我真的不想打扰他去办什么手续。”

    柳妈还是有点不那么确认:“那为什么你以前从来都不说?”

    柳清无情:“我们还这么年轻,我又比他大几岁,谈恋爱工作在一起就够了,结了婚以后万一离婚怎么办,牵扯到财产分割……”

    就算是石涧仁第一次以女婿身份上门,柳妈还是毫不留情的隔着茶几抓桌上塑料盘子里的糖果砸女儿:“呸呸呸!说什么呢,阿仁你也是,她就这么胡说八道你也不管?”

    石涧仁终于翻到了适合他的剧本,摸摸后脑勺做憨厚状:“我们那边结婚是要给女方彩礼的,而且还很高,但江州没这个习惯,从……从结婚的时候起,小清就说,江州这边虽然不要彩礼,但工资卡是要交给太太的,我两年前就把工资卡交给她了,都是她做主。”

    柳清还趾高气扬的拿过自己那个十几万的e包,翻了个看起来就比较昂贵的钱包给她妈看:“喏!这张银行卡你以前就看到过还问我是干什么的吧,就是他的工资卡,一直都是我管着的,每天给点零用钱就是了!”说得石涧仁好像随便撒点狗粮就能养活似的。

    不过他的确很好养活,没什么物质需求嘛。

    柳妈还伸手拿过去看了看,终于有点回忆起来这个细节:“阿仁……你来我们家也不是一回两回,你喜欢……妈做的卤菜,你吃了妈这么多卤菜,你都舍得这么瞒着妈?”

    石涧仁看着自己有生以来第一个“妈”,情绪上还是放松不少:“呃,我,我还是听太太的,这点跟……爸学习。”

    柳爸不满了:“我是为了家庭团结安定!”

    石涧仁真心实意:“我也是为了安定团结!”

    柳爸再看女婿的时候,终于有种同病相怜的认同感了:“那我们爷儿俩好好喝几杯!”

    石涧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我……已经戒酒了。”

    柳爸瞪眼:“哦!以前追清清的时候跟我套近乎还喝两杯,现在结婚了就不喝酒?没那么容易!赶紧的,去把酒杯拿过来……开饭开饭,现在已经结婚就是一家人,讨论的就是结婚以后怎么过日子的事情了!”

    其实一进门就能看见满满一桌盘子都叠起来的酒菜!

    所以看看一马当先去了餐桌边的“岳父”,石涧仁权衡一下,觉得喝两杯也比坐在这里受审好,连忙起身跟过去,柳清也觉得大功告成,款款跟着,还顺手帮石涧仁把衣服后襟拉了拉,一直坐在对面观察的柳妈最后动身,火力却是对着老伴:“喝什么喝!既然已经结婚,那就说婚礼的事情!”

    柳爸可能还是觉得要在女婿面前表现一下自己也不是永远都受欺负的:“我很喜欢小石,既然结了婚就是自己的儿子,他是个明道理的人,要怎么做都是他和清清自己拿主意,只要他们高兴,那就是最好的!你说是不是?小石……那以后我也叫你阿仁?其实我们江州不这么叫的。”

    从未有过父母关爱的事情,这一刻居然有点惭愧,心里想的是万一以后穿帮,如何面对老人家。

    柳清时刻关注他的,连忙伸手挽住嬉笑:“谢谢爸!我们会好好的,不过我们准备这几年不要孩子……”

    她的确是下了功夫准备,果然这个观点抛出来,那个婚礼的事情就变得无足轻重了,柳妈立刻被带走注意力:“什么?不要孩子?你多少岁了……”转头又拿柳爸飙提升士气:“吃吃吃!就知道吃……”伸手一把端过柳爸刚伸筷子的一盘卤菜:“我给狗吃都不给你吃!”

    转手却放在石涧仁面前:“阿仁你吃,你说该不该生孩子?”

    “狗”拿着筷子讪讪的尴尬!

    柳清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