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3、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柳清不许石涧仁坐沙,说那上面的东西她花了两三天时间才摆好的,所以现在能坐的就是一直空着的次卧,耿海燕原来受伤的时候在这里住过些日子,现在反而是干干净净的,柳清推石涧仁坐在飘窗台上,自己双膝并拢坐在床边:“一周时间,我把能做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只需要明天你跟我回家吃个晚饭,这事儿就行了。”

    有点懵的石涧仁被塞了杯热水端在手里,思维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那……照片……我说的是婚纱照。”

    柳清吃吃笑:“ps的,大唐网的美工那么厉害,我安排他们这都是些小菜一碟,以前我们在平京看电影时候给你拍了那么多照片,换个脸多容易的!”

    说着从旁边枕头下摸出两本红彤彤的证书来:“假的!就是糊弄下我爹妈,也不是犯法找外面做假证的,就让他们美工做,他们说这些封皮在印刷市场都有卖!”

    石涧仁更吃惊:“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了?”

    柳清双手合十做恳求状:“大龄女老总的苦恼,给他们说说都明白,群策群力的帮我,高总监还帮忙做了个网站!”说着顺手拿过放在手边的便携本打开浏览器给石涧仁看,居然是个像模像样的民政局网站,照着结婚证上的号码输入以后,真的跳出来两个人的各种表格资料!

    石涧仁脸颊都抽抽了:“怎么会这样,你这样搞……”跟他想象的区别有点大,可又说不清这个区别到底在哪里,做假证?做假网站?石涧仁知道在高开明、唐建文这些it工程师眼里,网站上的东西就没什么犯法不犯法的,简直随心所欲,听起来是没多大的事情,只是扑灭一下父母的恨嫁之心,但这么搞好像又有点不对劲。

    柳清解释:“你说得倒是轻松,拿你的户口本跟身份证去办个真结婚证,你要到场吧?然后你又再三跟我强调是假的,纪小姐回来现你已经在民政局注册结婚,还是跟我,我怎么面对她?说什么都没用,还有倪小姐呢?你让我去承受她俩的火气,那也太不顾我的死活了吧,再加上耿经理那脾气,万一也一酒瓶子砸我头上咋办?就当是开个玩笑办个假证嘛,你别生气!”

    石涧仁已经后悔上周的脱口而出了,但这一周他也想过,自己当时脑子短路,不得不说也有齐雪娇之前给自己乱出馊主意的功劳,不就是她说自己要是跟谁结了婚,也许其他女性都会打退堂鼓么,潜意识里有这么个思路,在遇见柳清说被逼着结婚的时候就不小心溜出来了!

    但看看耿海燕的反应,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说石涧仁这周都不敢跟齐雪娇这自诩为知心姐姐的金砖姑娘讨论,完全把自己带沟里了!

    当然,这么说,也有点推卸责任。

    总不能说这种局面也是齐雪娇造成的吧,还是自己自作自受。

    柳清看石涧仁表情就紧张:“这几年我从来没求过你吧,从来没拿什么事情烦心过你吧,而且这事儿也是你自己说的!”

    石涧仁放了杯子捧着那便携本,看着上面红色背景下两人穿着白衬衫的半身像合影,手都在抖了,哭丧着脸:“我觉得这是个陷阱!这事儿一定会越来越糟糕的,说一句假话就要更多谎言来弥补,能不能反悔啊?”

    柳清愁眉苦脸:“我都给我爸妈说了,不就是回去吃个饭嘛,以后逢年过节也回去吃个饭,平时都说你在乡下挂职,我们都在忙事业,不要小孩又不影响什么。”说到这里柳清居然忍不住嘻嘻笑:“本来还想要不要把丢丢借着回去说是我们在平京时候生的,后来就是现那肯定我爸妈要抢着带孩子会穿帮……”

    石涧仁猛抬头,颈骨都拧出声音了:“你!哎哟,疼……”

    不知道是气着了还惊住,反正动作太大把脖子拧了,柳清赶紧跳起来转到背后,单膝跪在飘窗垫上帮石涧仁毛手毛脚的抓捏脖子肌肉讨好:“仁总!石老板!阿仁……人人都说你最好,我都跟你几年了,从来不跟你谈待遇,你好歹也应该回报我一下啊,你吃了我妈那么多卤猪蹄儿,也该回报我妈一下啊。”

    秘书是不是都要学点按摩?反正石涧仁觉得舒服极了,但连忙耸耸肩膀示意停止:“好了好了!”

    柳清双手一滑开就直接惊喜的把上半身都顺着肩头转到前面来对视:“你答应了?”这动作活脱脱的就是美女蛇缠着的造型。

    石涧仁哭笑不得:“我是说按……”

    柳清飞快打断:“上回出车祸以后,我已经把自己的心意说得很清楚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不想结婚不想恋爱,觉得男女之事是麻烦,那我就不结婚不恋爱,也不跟你说男女之间,我知道你心高手也高,她们喜欢你也比我更漂亮,更有能力,我就这样一直站在旁边陪着你,好么,就只是要一个给我爸妈的交代,行么?”

    没准儿这么几年柳清从来都不吭声,就为了现在能一击必中。

    反正石涧仁看看秘书那张宜喜宜嗔还有点委屈的脸,小兔牙轻轻咬着唇边的模样,心里暗自唉一口气,哪里还有什么抵抗力,伸手把姑娘的手臂扯开来起身:“我……前几天我都还,不说了,不说了,这事就这样你安排吧,不要欺骗伤害了老人家都行。”

    没想到喜笑颜开的柳清反手拉了他:“答应了那就要把事情做好,我们先合计清楚啊。”

    石涧仁挠挠头只好坐下来,听柳清如数家珍:“我从酒店集团辞职出来莫名其妙的就变成地产公司老总一直都是跟爸妈含含糊糊的,只知道是我俩一起在捣鼓,所以说这回算是说个清楚,纪小姐出国去了,你俩没谈恋爱我们才开始的,这不违反你的态度吧,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想爸妈觉得你跟纪小姐那边有什么瓜葛。”

    石涧仁闷声:“是,很多人都容易认为我是吃软饭的。”

    柳清笑得更开了:“这个你想解释就解释,不想解释也无所谓,他们现在觉得女儿有人要就不错了,上个月我妈找了个工地上的包工头,她的关系是不认识什么大老板的,见个包工头就觉得很有钱很不得了,我这三十岁的老姑娘真的没人要!”

    石涧仁抬头看看大波浪型下显得成熟不少的姑娘:“你这么说就不尊重事实了。”

    柳清反手把大波浪束起来,就是上次石涧仁看见她把马尾盘起来的做法,现在更显脸蛋圆润白皙,而且波浪型盘在脑后,本来她的气质就是清冷型的,现在却很家居,鼻子高高面色容光,有种混合不同好看元素的小妇人韵味:“以前就故意说给你听过,高中、大学我都谈过恋爱,运气不好遇见的都是人渣,从当大堂经理开始,狂蜂浪蝶见得更不少,男女之间还不就是那回事儿,所以多少是有点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些个男人眼色,这两年走南闯北跟着你见了市面,拗不过我妈,也去相过亲,真的再看那些了无精神的男人,兜里稍微有几个钱就张狂的男人,一脸衣冠禽兽的男人就味同嚼蜡,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躲在你给我营造的这个港湾吧,我喜欢这样,你喜欢我这样么?”

    好像问的是这盘起头来的成熟美丽模样,又好像问的是人生,已经交给了石涧仁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