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2、只苦笑望雨点
    女人的第六感是极为敏锐的,晚饭后看石涧仁神色如常的抱着丢丢,吴晓影都眯眼:“怎么一个人回来,柳秘书呢?耿经理呢?还有你跟齐大小姐朝夕相处了快俩月了吧,生了点什么?”

    石涧仁尽量平静:“没生什么才是正常的。”

    吴晓影伸一根手指掂他的下巴:“看着我……”

    鉴于这个动作一点都不轻佻,石涧仁强忍想溜达开的目光:“干什么?”

    吴晓影仔细端详:“总觉得有哪点不对,和以往看见的你不太一样!”还有额外现:“咦?你脸上怎么多了条伤口印?”

    长期给人看相的石涧仁简直心惊胆战:“碰到了,那你觉得是什么不一样?”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呢,吴晓影的手指就有点凉:“心不在焉的,特别是抱着孩子的时候,不入戏!”

    石涧仁尽量让自己啼笑皆非点:“说什么呢,我是真喜欢丢丢,才不是演戏!”

    吴晓影不笑:“这个表情过了点,有点浮夸,这才是演的,正因为你喜欢丢丢,抱着他的时候从来都是全身心的投入,从你的眉毛到手指都能看出来你的温柔细致,这种东西是伪装不来的,今天不行,你明显心里有事儿。”

    石涧仁不说话了,低头专注于孩子身上,他明白看相也是这个道理,真的就是真的,假的越伪装漏洞就越大,优秀的演员对于这个也是敏感的,吴晓影好歹是科班专业出身,当年演戏也是以内化的戏剧细腻度著称的,这跟倪星澜的路数不太一样,更在意这种细节。

    所以孩儿他妈跟着侧腰低头追着看石涧仁的表情:“什么事?老唐那边现在的确是把展销馆故意挪到十月一号,想沾上国庆的光,很正常吧,也邀请到了大使馆官员的出席,你那边现在紧锣密鼓有问题?因为下雨?”

    石涧仁不想撒谎:“反正就是这样,每个人总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对不对?”

    吴晓影就收回去了:“对,是我逾越了,要不你就先去忙你的?丢丢还在成长,随时都能看见,国庆忙完了我想一家人去你那镇上的风景区度个周末,广告我看了,做得很棒,胡蓉梅给我说,你调教的这帮人很不错,以后是不是收到我们的班底里面来?”

    石涧仁点点头把已经有点小打鼾的小皮猴放进小床里:“这些事情你拿主意就好,未来我们各部分都需要这些内容,到底是全部自己拥有一条龙,还是精简机构外包松散组合,你跟……老唐商量下,那我就先走了。”

    吴晓影笑着起身把他送出门,只是等门一关上就撇嘴:“肯定是柳清那竹竿!”

    石涧仁有什么事情,以前都是让她和柳清先商量的,一个小小的停顿和下意识的回避,就露马脚了!

    果然,出得门来,石涧仁快步走进三号楼电梯,手机上从他下午回来就留下了柳清的短信:“我在家等你商量明天的事情,多晚都行。”

    有种伸头缩头都要挨一刀的感觉。

    轻轻叩响房门,自从耿海燕受伤以后,石涧仁就再也没来过,现在感觉猫眼上亮了一下,然后房门带点急切的情绪打开,虽然每天都在qq和邮件上面联络工作,电话也是每天不低于十分钟,但上次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见,石涧仁第一反应就是:“你也去做了头?!”

    柳清本来有使劲控制表情的,结果一开门根本注意不到他说什么:“你没打伞到处都是水……快进来,我拿毛巾给你擦,换拖鞋!”说完石涧仁只看见那大波浪带着香风飘过就跑了,和耿海燕的小波浪就好像商量过一样,各有千秋啊!

    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思想不着调呢,石涧仁赶紧拉回情绪来就在门口换鞋。

    和自己家一模一样的格局在柳清搬进来以后,石涧仁还是来吃过好几次饭的,但现在有点难以置信,原本柳清喜欢的那种简约式风格的家具跟装修格局都变了样!

    准确的说是原本的东西没变,新增加了很多装饰,充满家居生活气息的装饰,更准确的说是男人味!

    门口放着一双男士拖鞋,鞋柜下的间隙挤了几双男式运动鞋和皮鞋,石涧仁的鞋子大多都是柳清买的,现在这尺码也肯定符合他,可从没见过啊,石涧仁甚至奇怪的拿起来看了看,那运动鞋分明是旧的。

    柳清已经匆匆出来了,直接上手给石涧仁的夹克上面擦拭水珠,不过只抹了一下干脆放弃:“有点润,脱了回头给你送去洗,先到里面拿件换的吧,我买了的……”然后看看石涧仁手里的运动鞋:“我妈特别细心,我跟她说我俩已经同居了一年多,这房也是你给我买的,所以这房里就要有你住过的样子,我这周天天晚上穿这鞋下去跑步,下雨也跑!”

    啊?石涧仁好想说你工作上要是也这么细致……可柳清的工作已经足够细致了吧?

    也许她的这种细致就是遗传自她母亲。

    姑娘娴熟的把石涧仁这件黑灰色夹克扒下来,就像秘书在办公室里无数次帮他脱下外套挂起来一样,然后用毛巾在他头上轻轻搓干,就凭这个动作耿海燕可能都要踮着脚尖才能勉强做到,石涧仁还得低头,可现在他只需要好像阿里巴巴喊了芝麻开门一样叹为观止里面的每个角落。

    茶几上丢着几本运动杂志,还是经常翻过有点卷边的,沙上乱糟糟的堆着毛巾被、男女二人的衬衫、内衣、领带,看起就是刚从阳台上的晾衣架收下来还没折的,另外有一只男式袜子丢在落地空调旁边,电视柜旁边一条拆开少了几包的香烟,烟灰缸虽然没烟蒂,但也是用过的,厨房吧台上有几罐啤酒,有一罐还是打开了空的,筷子、碗碟都是按照双人份来打理的,水槽里甚至有些没洗堆在那的吃过碗盘,这点柳清可以完全仿照平京的厨房,只是以前一尘不染的格局现在明显邋遢了一些,总之多了很多男人的痕迹,窗帘还脏了些!

    等柳清把石涧仁推到卧室经过那个主卧卫生间的时候,洗手台上剃须刀、牙刷、水杯、毛巾这些东西更是毫无漏洞,只是比平京那个散乱一些,充分体现出婚前一个样,婚后另一个样的真实夫妻状态!

    床上就更不用说了,皱巴巴的枕头枕巾被单,床头柜上还有那种小包装撕开用过以后丢在边角的不经意!

    天晓得这姑娘哪来这么多的创作灵感!

    石涧仁只匆匆扫了一眼这些,因为软包床头的上方,赫然挂着一张两人的婚纱照!

    穿着一身白色纱裙的姑娘俏皮的贴在一身银色礼服的石涧仁身上,男人有点严肃,女人充满幸福。

    所以有点难以置信的石涧仁还傻傻的伸手去摸了一下金色压模边框里的相片,好像想确认一下这照片是不是真的,结果现自己手指上居然有淡淡的灰尘!

    挂了好久的感觉!

    惊得他转头回来看婚纱女主角,正好看见柳清拉开衣柜,里面乱七八糟又泾渭分明的男女服装和任何一对儿寻常夫妇家里没什么区别,一身家居服的姑娘抓了件绒衣转过来,脸上熟悉又生动的表情让石涧仁有刹那都产生幻觉了,到底自己是已经结婚了很久,还是走出这个房间之外的世界才是假的?

    我的个天啊!

    石涧仁只想对着外面的冷雨夜大喊这么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