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80、人生苦短,必须自在
    石涧仁真觉得自己的人生在男女问题上要栽大跟斗!

    师父在这个事情上再三叮嘱也没能挽救到自己!

    特别是饭后留下车给耿海燕,等镇上的商务车来接自己的时候,石涧仁顺便买了两张时政报纸,看着上面写着某某官员腐败贪污之余和多名异性有着不正当男女关系时,居然有些心惊肉跳,这难道就是自己的下场?

    这太荒谬了!

    绝对不可能!

    风土镇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这么警告自己。

    所以重新回到忙碌的镇上以后,晚饭看见齐雪娇,都下意识的端着豆花碗转个身。

    姑娘在这方面简直就是无师自通的敏感,从柜台拿了个小土罐,再端了盘油酥花生过来:“一看你脸色就不好,周末回去被娘子军给收拾了?”

    石涧仁不做声。

    齐雪娇自己把小土罐打开,一股浓烈的酒香传来:“就是风土镇上自酿的桂花酒,四十多度口感还很不错,来一碗?”

    石涧仁摇头:“我已经戒酒了,你自己慢慢喝。”说着还加快速度刨饭。

    齐雪娇看他想跑就好笑:“你都紧张到了这种程度?且不说我们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就算你把我当女性,也不至于这么极端吧,前几天都没这苗头,难道这两天她们有谁给你下了最后通牒?”

    女人有些第六感真的神奇,这话虽然不太准也差不多了,石涧仁最后一口鼓鼓囊囊吃完,有点哭笑不得的顺手拿筷子在手腕上比划一下:“现在我想死的心都有!”

    没想到齐雪娇端着个土碗指他的手:“你这样割腕是不对的,只是皮外伤不致命。”

    站起来的石涧仁差点被噎住!

    艰难的把嘴里饭食吞下去才抱怨:“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想自杀!”

    齐雪娇做个大惊小怪的表情:“我们医院为情自杀的男女多了去,光说骨科为了失恋斩断手指的就屡见不鲜,我们系统有家专门做手足外科的军医院,本来是为战争创伤建立的,结果生意最好。”

    石涧仁都起身站在那了,忍不住还是抱怨:“能不能有种什么药,就是控制这种情啊爱的欲望,吃了以后脑子里就不会有七七八八莫名其妙的想法,整个人变得特别高雅清新脱俗,只专注于社会主义建设?”

    本来悠哉游哉端着酒碗的齐雪娇哈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小餐馆里其他三五个食客目光都投过来,基本都是和工程有关的经理技术员,石涧仁不得不对别人笑笑弯腰靠近点低声:“有这么好笑?我是说真的,难道就不能专心工作追求事业,非得花这么多时间去耗费在感情上面?”

    齐雪娇有点打嗝,她本来就不是苗条清瘦的那种风格,还是觉得不雅,红着脸捂了嘴但又忍不住的样子,别提多憨态可掬了,还要勉强回应:“哈哈哈,你这个说法在医学上是有可能的,嗯,不就是阉割嘛,太监!太监就是这样……哈哈哈!”

    使劲低声说到这里,看见石涧仁前面认真听后面尴尬笑的表情,再次忍不住扬声大笑起来,可能自己都没想到笑得这么欢畅,放了酒碗都手舞足蹈的拍胸口了,然后这农家镇头的小餐馆都是没靠背的条凳,一个不小心往后面翻倒过去!

    石涧仁本来就站在旁边靠得近,反应灵敏的一个健步就迈过去展开手臂正好接住差点尖叫出来的姑娘。

    还真别说,齐雪娇可能是石涧仁熟悉的这几位女性里面最有分量的,看着比她胖不少的林岳娜都没她结实,换个单薄点的花样男子估计会被她带翻,石棒棒力气还是大,况且动作协调,迈过去的大腿正好垫在手肘下,形成稳稳的结构,姑娘只觉得吓一跳,然后就已经坐回条凳上了,石涧仁也连忙松开手:“好了,好了,你慢慢喝点,我……”

    结果齐雪娇趁着这个动作,一把拉了他:“你这会儿还有什么紧要的事情?磨刀不误砍柴工,你自己都知道思想上的事情不解决,工作起来事倍功半,跟我说说,我帮你分析下嘛,好歹我也比你大这么几岁,恋爱上面又走了一大圈弯路,来嘛,坐下说说,说说!”一副标准朝阳区大妈或者说广播电台知心姐姐的口吻,眼睛发亮!

    石涧仁好笑:“你又没什么成功案例,根本不具备参考性!”

    齐雪娇手劲可大,攥着石涧仁的手腕还有擒拿的架势:“我怎么说也是女人吧,知道姑娘家的心理,帮你分析分析啊。”

    石涧仁更好笑了:“那什么来着,平时你都一口一个哥们儿,这时候说你是姑娘了?”

    齐雪娇不矛盾:“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是自作多情的觉得天下姑娘都会喜欢你么,你放心,我真不喜欢你这号儿的,没那气质!”

    石涧仁很想说倪星澜当初还嫌自己一箩筐呢,但这话的确有点不要脸的自作多情:“我没那么大魅力,但大家相处中我更愿意是朋友,而不是动不动就觉得干脆处对象或者恋爱结婚,那性质就变了,你说是不是?”

    齐雪娇更感兴趣了,索性用强,手上娴熟的翻腕,石涧仁哎哟哟的差点没叫出声来往下蹲,完全是怕被别人看了笑话,勉强忍住叫声,可脸上都扭曲了,顺着齐雪娇拉拽的方向被摁回旁边条凳坐下,前军医这才撒手得意洋洋:“看你那小样儿,说那么多废话,还不如来硬的!”

    高大强壮的石棒棒在这种小技巧上真得甘拜下风,伸手搓着手腕嘟哝:“我是看你姑娘家家的,不跟你用蛮劲……”

    齐雪娇作势要再上手:“还废话么?分筋错骨手伺候了哦!”

    石涧仁惊骇:“这是什么功夫,听起来就很恶毒!”

    齐雪娇真的忍不住哈哈大笑嘛,只是这次注意坐稳了,使劲拍桌子:“你没看过武侠小说?哈哈……好像也对,你不看这种东西的……好了好了,好歹你这几位红颜知己我都认识还很熟悉,这种事情有时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看看你当初开导我那事儿,你说得头头是道,不就把我点醒了?那我问你你还能找谁参考下这个事情?你说谁听了你这破事儿会不觉得你是在炫耀?”

    好像是真的,石涧仁想想自己给谁说都不合适,女性就别提了,男的谁听了都会觉得臭不要脸的晒姑娘秀优越感么?

    但以石涧仁的秉性更不可能给任何人倾诉这种事情,抬眼看看不远处两三张桌子上的食客跟探头探脑满脸堆笑的老板娘,还是敏捷小心的起身:“算了,这种事情还是我自己消化。”

    齐雪娇哼哼两声鄙夷,拎着小罐子去付款,但给老板娘说存上,她也不嗜酒了。

    一个人喝多没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