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79、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其实目前整个关联企业在江州招人并不是很顺畅,真正说得上惊艳的就高开明和卞锦林,前者是市委高级人才库里面的储备,后者是热门餐厅里涌现出来的明珠,都不是按照人力资源渠道招聘所得,两位最终能来都是因为石涧仁的个人魅力,而凭借大唐网、云仁装饰、海燕食品、清仁地产和清塘酒店集团各自在业内的名气,都不足以吸引真正的高级人才主动来应聘,而江州这种人才的拥有比例又特别少,不像平京沪海等地集中了全国各地前往的精英,到处都藏龙卧虎,所以石涧仁一直有在考虑是不是要到平京或者沪海去建立一个人才库,目前只有吴晓影的公共事业部在平京设立了一个接待点,负责帮各种公司内部的签证以及外国客商往来服务。

    看来下一步就要把这个事情提上日程了,不能尽是在矮子里面挑高个儿,看看今天来应聘法务部的都是些什么人吧,明显那几位应聘者都是志高才疏的类型,来这么个不起眼的企业应聘都觉得是多大个恩赐一般,唯一一个看得上点的又有点不着调!

    带着这样的思索,石涧仁把越野车拐进顺林区街道,大同小异的三四线县市格局,步行街边上找到化妆品店,耿海燕正在店面柜台后面办公,相比快速消费的奶茶店,这里的面积一般都是三四十个平方,现在有向一百平米左右小超市风格发展,起码这家店是石涧仁见过最大的,六七个年轻营业员在货架之间转悠整理,对比十多个客人,石涧仁觉得是不是工作人员多了点。

    耿海燕扣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快速交代两句给店长就出来,拎着个小包出来,石涧仁先诧异:“你去烫了个头发?”

    姑娘伸手这么掂一下小波浪:“好不好看?”

    石涧仁并不觉得姑娘在青春年华的时候把自己打扮得漂亮有什么错,倪星澜的打扮才是丧心病狂的,所以稍微退开点观察,顺着今天看到的名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就是形容桃花盛开的样子。”

    耿海燕可能没想到居然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手都顿了一下:“真的喜欢?”

    石涧仁清楚女为悦己容的古谚语:“打扮得漂亮点心情也好,这是倪星澜经常说的,你本来底子就好,现在心态好了以后,气色面容就更好了,从你这几年穿衣服的变化就能看出来。”

    耿海燕低头看看身上还是特别换了的百褶短裙和略显成熟的小洋装:“谁能跟她比漂亮,我腿也有点粗,没你那秘书好看。”那是,柳清最近也有热衷于高跟鞋和长腿裤,石涧仁都觉得有踩高跷的嫌疑了。

    所以这会儿撇嘴:“每一样都跟别人最长处比那还要不要活了,影视集团那些男明星个个都比我帅,我在乎过么?人不能靠外貌活着吧?”

    耿海燕也撇嘴:“那是你,姑娘家谁不喜欢自己苗条漂亮的,真长得丑点,面对你就更没信心了。”

    石涧仁乐了:“我这么黑,还有点土气,你面对我还需要什么信心?”

    耿海燕终于承认:“我心里压力还是很大的,你看看她们几个!”

    其实就这么几句话,两人转过步行街上的门面直接转到了背后的商住楼上,可能修建得比较早,没有电梯得走上四楼,耿海燕介绍:“就租的门对门两间,几个员工住这边,我住这边,平日里我就跟她们一块吃住,你回来我就自己开伙。”

    石涧仁又有种莫名的压力感冒出来,耿海燕轻描淡写的说着开了门,里面依旧还是一室一厅,依旧还是那台电视加冰箱沙发的格局,看似简单平静的小家里,蕴含着的情愫却不言而喻,这会儿扔了包包到沙发上,就摘下门背后的围裙去厨房:“肉菜我早上就弄好的,饭也煮上了,就等你回来下锅炒一下,你看电视等会儿。”

    石涧仁略显手脚无处放,感觉自己才是下锅的那个,看看茶几上自己爱看的几本诸子百家都整齐放着,习惯的纸笔也在旁边,可以想见自己不在的时候,耿海燕是如何在打理这些细节,哪里坐得住,起身到厨房:“我来弄,你休息下,刚做了头发沾了油烟味可不好。”

    已经把油倒进锅里的姑娘拿着锅铲晃悠一下,然后才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别说,多读点书挺有用的,起码这会儿我也知道什么事情都要从两方面来想,按照我原本的性子,一听你这不知道是跟多少贱人鬼混生活过才有的经验,一锅铲就给你抽过来了,火气大点没准儿还干脆把油锅给你扣过去,非得把你也毁个容,那些贱人没法看你那张脸了才心安理得的只有我收着。”

    石涧仁没吃惊自己和这么危险的遭遇擦肩而过,伸手已经开始帮忙整理橱柜上的材料:“怒火只会导致事态朝着愈发糟糕的方向去,而且你这还犯法了,好,你到门口外面去当指挥,我来做。”

    耿海燕笑着把锅铲塞他手里自己解了围裙再给石涧仁环腰系上:“对啊,我去坐牢,你又不靠脸吃饭,那些贱人没准儿还欢喜庆祝少了我这碍事的,所以现在我不会这么想事情了,换个角度想想,她们教会你懂得细心照顾我,我是不是捡了个落地桃子?先弄这个,炒回锅肉中间要凉一下……”系上围裙却没收回手离开,就那么抱着腰靠在石涧仁背上,她个头不高,靠在石涧仁身后,轻飘飘、软乎乎的。

    这让临时厨师手上不停,心里想了想破釜沉舟:“你懂得转换自己的思维角度那就最好,但我真不是个桃子,我俩的感情的确是从码头时候就建立起来了,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东西,我觉得是不是我耽搁了你去找寻更好桃子的生活……”最后还鼓了下勇气:“你说我结了婚,是不是就能打消这个模式,去选择其他的生活。”

    随着话语声石涧仁明显感觉到后背上的身体僵硬紧绷了,正当他左手抓紧点油锅把手,右手拿着锅铲,眼睛瞟瞟菜刀的位置,后面幽幽的飘来一句:“你也就是欺负我,阿仁,我从没求过你什么,你在码头扛包,我卖早点,那样的日子我觉得快活,你要出来看这个世界,那我也跟着你出来,旁的什么都不要……”随着这声音,那身体却依旧没松弛下来:“我去读书,愿意跟你分开三年的日子,只是为了搞明白你在说什么做什么,我要能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我甚至都学着你做事说话,就差把心挖出来放在你面前了,如果你还要嫌脏兮兮血糊糊的,是不是有点欺负我老实?”

    石涧仁还想争论:“我说了我不……”

    耿海燕的双手不知不觉的环在他腰上,还有箍紧的征兆:“你说了你不谈男女之情那就别跟我提结婚的事情,不管是那姓吴的还是什么秘书,也不管我读了多久的书,我还是那个码头上浑起来就啥都不顾的傻女子,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样的,别把我逼到没法转身的死角上,我就还是那个只希望跟你相依为命的燕子,是对社会有用的耿老板,而不是害人害己的犯罪分子,这让人变好变坏可就在你一念之间。”

    小布衣忽然有点想哭:“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非要欺负我才是!”

    没想到背后的姑娘已经放软了身子紧紧靠着:“别人怎么做我不管,只要你不提跟我分开,这样我天天都是高高兴兴想着你,做事也有劲,我都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懂我的意思?”

    这样的人生到底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