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77、好马不吃回头草,咱是好人不是马
    果然,等送走几位主管领导,柳子越给石涧仁拍拍肩膀:“你是个干净淳厚的君子,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做到,我们那位部长一直都有家企业在帮他打理好多事情,在我们系统说这个有点犯忌。”

    石涧仁有点恍然的点点头。

    柳子越却没等到他的更多回应:“很可能就因为这件事,他如果记在心头,你在我们广电系统就再也没法往上了。”

    石涧仁笑笑:“无欲则刚嘛,我没期望得到什么,也就不会有什么失望。”

    柳子越观察他表情:“我们那位台长底子更不干净,和好几位女主持有染,我如果不是还算家里有点背景,估计也是会被提条件的,真有潜规则一说。”

    石涧仁依旧点头:“对啊,我在影视集团的时候,这种事情更多,如果把自身展全都推卸到这上面,那还要不要活了?而且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是向往美好正义的,要不然那位部长的忌讳,不正说明他心里还是有点……举头三尺有神明嘛。”

    柳子越收回目光,让自己坐正点:“我没你这么强大的内心,经常都会感到纠结和挣扎,看到和做到的常常觉得很撕裂,你这么说倒是给了我一些信心。”

    石涧仁反过来观察一下她:“之前我跟别人聊过这个,但凡有点思想的人总会希望追求完美和纯正,工作中想做得好点,人生想有意义点,其实人的悲剧性和痛苦大都由此而产生,因为没谁能做到绝对的完美,但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会尽可能的追求完美,让自己更有意义,而不是放弃努力随波逐流,工作生活中不可能万事如意,但继续努力和改进,不愿同流合污,这就是成功的代价,成为与众不同的精英所要付出的代价。”

    柳子越看看自己身上一丝不苟的白西装,甚至连白色皮鞋上都一尘不染,如同石涧仁当年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这位女强人有点追求完美的强迫症,这会儿笑起来点点头:“好吧,我再次确认当年青姐真的有眼光,在那么危急的时候把糖糖托付给你,而不是我,老实说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现在看起来这也许是青姐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决定,今天我也受教了。”

    石涧仁不怕恭维:“这也是您能在这个环境不断进步的原因,我始终认为,这世上既有贪婪无耻之徒,但也从来都不会缺乏奋努力的人,片面的看待影视圈或者体制内官场,都是幼稚可笑的态度,重点在自己的心里如何把握……”

    柳子越小鼓掌,看看手腕上的精致坤表:“午休时间也差不多了,那我们下午的访谈节目就说这个人生追求的事情?”

    石涧仁没什么难度的点头:“曾经只能影响身边的一两个人,现在有点能力了,希望能帮助影响到更多孩子,如果站在比较成功的社会地位,还能影响更多年轻人,那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柳子越居然给自己鼓劲:“我也被影响了,看来我还很年轻!”那张略显端庄可依旧很精致的脸蛋本来看着就很年轻嘛,特别是这忽然如释重负的情绪下,笑容都显得宽容许多。

    果然,石涧仁没有那些官样文章,甚至在演播室还把柳子越带着走,好好的跟台下年轻干部们互动一把“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对于已经在基层呆了大半年,还在大城市里面拼搏了三四年的石涧仁来说,他对现如今各种层面年轻人的心态都有些了解了,这一回让摄像师大哥都有些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柳子越哭笑不得的叫停了两三次,让现场的演播人员注意自己的职责。

    最后给石涧仁的评价就是他不去做传销真的可惜了,希望以后每个月都能来电视台做一次节目,柳子越现在很有想法和石涧仁共同办一个节目,就是针对年轻人人生困惑的,让石涧仁这么个二十出头看起来自己都还有点青涩的家伙来给同龄人讲人生!

    因为今天她坐在那看起来就觉得太有戏剧感了!

    当然搞一档节目后面需要大量的工作,她只是征求石涧仁的意见。

    其实石涧仁今天才是狠狠的过了一把好为人师的瘾,要不是急着回家带孩子,真想再玩一会儿,因为好多年轻人节目完了以后都来找他问qq问电话号码,希望以后能跟他多交流一下。

    他不是一直抱着这种能帮一个就是一个的心态么,好像同样的话语,曾经只能面对一两个熟悉深交的人才能交流影响,其他人大多嗤之以鼻,现在借着自己身上的成功人士跟体制内身份,却具有非常好的说服力。

    这不就是石涧仁梦寐以求的机会和状态么,稍加思索就点头答应下来:“具体的方式我希望能更亲和一些,更娱乐一些,不用太过死板的说教,今天我俩这样的互动就不错,但还是有点枯燥,毕竟是你提问,我回答的方式,幸好在座的都是事业单位青年干部,有这个热情和功利心,才会积极的回应,要是我们面对的是普通电视观众呢?”

    柳子越已经彻底放松了:“哎哟,你是电视人还是我?哦,也对,你多少也在影视公司混迹了那么久,那就不跟你废话了,这件事我来考虑设计,有了整体方案再跟你讨论,这个启明星活动展开以后,把北岭区有线电视台当成培育基地来做,你也应该配合我,我们还会有互动的,对了,糖糖回来以后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们好好聚一下!”

    石涧仁莫名的就觉得心里慌了一下,刚才镜头前的镇定自若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匆匆点头以后就告辞,柳子越还在后面喊了句:“你可以跟我们台签约的对吧,你没有类似的演艺合同吧?”

    什么?自己也要走演艺道路了?

    已经经手处理过一长串各种演艺合同的前经纪人,完全心不在焉的摆摆手:“我回去问问律师该怎么办吧。”

    结果回去吃晚饭的时候,吴晓影也说到这个问题:“我们以前一直是借用的酒店集团那边的法律顾问和事务所,现在光是装修公司一家每个月都要签几十上百份合同,更不用说连锁机构那边的各种加盟合同了,最多的当然还是各种复杂到头昏脑涨的电子商务合同,正在筹建法务部呢,既然你回来,明天就通知人力资源那边把最近投简历和筛选过的法务部人员叫过来给你过目,挑选一下?”

    趁着两位老人走开的时候,石涧仁抱着丢丢小声:“今天我把孩子带过去照顾一晚?实在是喜欢。”

    吴晓影也压低声音配合他:“你一个人带走可能不许,要不要把我也带过去一起照顾了?”

    石涧仁权衡一下,回头打量孩子他妈,前二流明星不怕看,哪怕身上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居连身裙,随便扭一扭摆个做作的高傲神情,握着双手绷直在两腿间俯身,那带着荷叶边的裙子领口顿时露出一条深邃的事业线,本来是不修边幅的略显松散鬓,这会儿却显得风情万种,最后再搭配那轻轻眨动的眼波……

    算了!石涧仁赶紧掐断自己的念头,孩儿他妈太妖,伏不住!

    以后有的是时间陪孩子,一定要控制自己这种过于溺爱孩子的情绪。

    小布衣对自己的锤炼自控又多了一项。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