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76、知识改变命运,眼界决定高度
    976、知识改变命运,眼界决定高度

    石涧仁这场精神文明先进人物报告会确实做得新鲜,问答式的在台上侃侃而谈,引经据典或者信手拈来,让柳子越会后一个劲叫他保持状态,下午再把这个拿去面对访谈节目。

    没错,都到电视台来了,自然也是要做一期人物访谈的,柳子越亲自操刀,观众就是两百多位来自全市各级电视台的青年干部,上午出席了这个表彰大会以后,下午再参与这个启明星活动启动仪式,希望借着石涧仁这么个鲜活的例子能激发广电系统青年干部们有点冲劲。

    石涧仁说不碍事,访谈重新说这个或者另外找论点话题都没问题,他关心中午吃什么。

    果然,柳子越说领导们安排的就是到餐厅喽,而其他与会者就是在广电大楼食堂吃自助餐,毕竟几百上千号人呢。

    石涧仁想溜号:“那我去食堂吃自助餐,你知道清塘集团那个大酒店就在附近,我中午顺便过去看看,好久没到这边来了。”

    柳子越没好气:“三位市委部长,你还敢不去?”

    石涧仁有清醒头脑:“既然是先进人物,那就应该走到群众中间去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草根的。”

    柳子越还没说什么呢,曹天孝找过来:“走啊,朱部长等着跟你聊会儿呢。”

    副台长介绍了副主任的异想天开,曹天孝也没好气:“两位部长又不参加下午的活动,都那么忙,只能中午吃饭的时候聊几句工作,别人求着还来不及呢。”

    小布衣也终于明白什么叫身不由己了。

    其实朱宏涛是真把他当成自家人的口吻:“世雄部长,小石这小毛头就是有点人来疯,平时绝对稳稳当当不显山不露水的温良脾性,一到人多的时候就来劲,所以我是了解他的,也能担保他肯定心里有底。”

    宣传部长笑起来很和善,说话更是语重心长:“年轻就是好啊,想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就没现在这么好的条件。”

    如果是以前的石涧仁,绝对听不出这句话已经是在批评了。

    还是朱宏涛给接过去:“其实从发展的眼光来看,我们应该期待年轻人们焕发出青春活力跟冲劲来,这次小石在顺林区的工作也很有成效,希望小柳台长也多支持下工作,帮忙宣传风土镇的新旅游景点哦!”

    柳子越再介绍石涧仁的业绩给宣传部副部长,通常这种副部长也兼任电视台台长,结果三言两语之下,这位竟然曾经在顺林区做过副县长,那时候顺林区还不属于江州市呢,所以提到风土镇很有印象:“老街,我想想,记得好像当时到基层考察,的确是有看见过一条很古老的街道,但那时候连名山大川都还没开发出来,哪里轮得到这些小旮旯,但现在是真的时代不同了,旅游产业一直都是个新兴蓬勃的无烟工业,我们宣传部之前不是跟北部区有合作搞了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后来不也成了很火的都市旅游景点么!”

    石涧仁张张嘴,看柳子越的表情就没说出来那个产业园就是自己在做,于是把主要话题放在关于老街明清建筑修复的话题上,对整个项目的投资以及借贷关系解释了一下,说清楚自己从头至尾在风土镇都没有产业瓜葛,这也是自己在北岭区体会到情况,官商之间如果有了利益输送,那就太考验贪婪程度了。

    有人说宫廷和妓院就是人类最污秽的两个地方,官场同样也黑得如墨汁一般,因为钱权二字无时不刻在拷问这些掌权者的心灵,所以石涧仁从来不觉得官场都是白莲花一尘不染,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有政治就有腐败,只是程度多少而已,因噎废食是低智商的表现,希望能有个清白无瑕的体制那更是幼稚天真的思路,所以石涧仁只是拣着自己能说的话题,稍微提一下自己的思路,绝口不提那个办公大楼的事儿,朱宏涛的眼里真有长辈看孩子的神色,对石涧仁这种态度或者说该不该说什么的老练还轻轻点头。

    可石涧仁笑着看他的时候,分明瞥见那位宣传部长的眼神恶劣了一下,只有那么一下下,眉头皱在一起就散开了,好像没事儿人一样跟副部长讨论起宣传口的工作,柳子越悄悄在下面踢了石涧仁一脚,也加入那边的对话。

    朱宏涛没看见那点表情,觉得圆桌对面开始自己聊自己的也好,低声给石涧仁叮嘱:“关于你在镇政府的工作情况,各种渠道都能收集很多信息,我们统战部已经整理汇报给上级了,你提出来关于前面遗留问题的解决,我给你保证一定会尽快处理,保证让你给人民群众有个交代。”

    石涧仁没受宠若惊,顺便把关于昨天离开时候看见的开发区进展汇报一下,并且谈到了自己跟蒋道才的那次交流,没想到朱宏涛说:“这点他就比你做得好,第二天就到统战部来谈话,决定这次会邀请新加坡几个投资公司过来一起参与开发区建设,并且促成经贸委的相应层面交流……”

    石涧仁哦,这能成功的聪明人必然都是有原因的。

    曹天孝也参与,小声代朱宏涛批评了:“你就是爱单打独斗,你说你在电视台挂职一个月如果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是不会主动谈点什么的,至于回统战部述职,如果不是安排好的时间,你也肯定不会主动过来走走,现在统战部更是你的娘家,有空就多回来走动一下,了解学习新的指示精神,于部长和宏涛部长都经常提到你。”

    石涧仁的回答还是那个意思:“我一直希望刻意的把自己站得离体制保持点距离,这不是孤立傲物,而是只为有适当的距离观察、体会和感悟。”

    朱宏涛对他真的有点宽容:“之前北岭区委姚书记给我提到那个青少年读书会,我还没完全感觉到你的意图,这次你到风土镇又搞起来,听姚书记说在产业园那边还搞了个类似总部的地方,看来你有心要把这个事情成规模化?”

    石涧仁点头:“我是山里出来的,知识和阅读改变我的命运,这很清楚,以前我跟曹处长也说过,我们在黔东南山区有援建学校,支援教师,但我一直不觉得这做得有多好,包括之前我在影视集团也有开设慈善部门,到现在产业园也有残障儿童康复中心,可我觉得都没把我的体会用上,直到这次去电视台挂职,建立起这么个机构,我想哪怕从中只要有一个孩子能因此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就是值得的,更不用说在风土镇这样的基层,阅读能由内而外的改变一部分人,能帮这些孩子,那就能成就无数个和我一样的农家子弟,我决定把这个持续的做下去,已经有家奶茶连锁机构在运行这个了。”

    朱宏涛难得有肢体接触,伸手在石涧仁肩头拍拍:“该接受批评,你就要虚心的接受,我和曹处长都是看着你从一个普通新阶层人士,逐渐转变为人民群众欢迎的基层干部,你更有一颗明辨是非的心,那就应该清楚,既然是好事,那就要最大程度的利用各种资源把事情做好,这件事曹处长会跟进和你一起协调相关单位,市图书馆也属于宣传部下属事业单位,直接管辖的是另一位副部长,回头有结果了再通知你。”

    明明这宣传部长就在桌上,朱宏涛却不开口帮石涧仁联络,也算是比较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