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73、海水岂是用斗来量的
    973、海水岂是用斗来量的

    第二天一早石涧仁就在小区外面的买的早餐,耿海燕跟他一起吃过叫了个出租车走了,所以是石涧仁单独陪孩子跟吴晓影吃的饭,一张专门适合孩子高度的小桌,丢丢戴着围脖兜兜,满脸都沾上了星星点点的吃食,但手里的小勺子用得很娴熟。

    石涧仁看得有些出神,不是吴晓影提醒他时间差不多了,他都差点忘记自己还要去开会!

    柳清没什么动静,石涧仁都没看到人,有点莫名诡笑的吴晓影把车钥匙丢给他说是柳清留下的,一大早就说回家去了,让他自己开帕萨特去市电视台,档次不高不低正好合适。

    石涧仁本来注意到这笑容,还有点心虚的以为是吴晓影也听见或者看到昨晚那一幕了,抱抱孩子赶紧出门,结果吴晓影抱着孩子送到门口,叫他晚上尽量早点回来吃饭,不然孩子都快把他忘了!

    石涧仁肯定的点头,结果回头一看,快一岁的丢丢已经跌跌撞撞的扒拉着门框站起来,使劲睁大绿豆眼奶声奶气的:“叭叭……”

    吴晓影一脸诡计得逞的嘻嘻嘻欢笑着跳开些:“上上周就开始能叫了,就是要练好了给你看,这几周才没去那镇上的……”

    石涧仁根本没注意到那门口鞋柜上还摆了个掌中宝摄像机在拍这段过程,这一刻他忽然有点膝盖发软,听着那好像天籁之音的童声,魂儿都飞了,哪里还记得什么会议,蹲着就到了孩子面前:“在叫我么?”

    孩子半侧身,双手使劲扒拉着金属门框,回头看一眼母亲才又看石涧仁,满头带着卷的绒毛下一张脸都憋红了:“叭叭……叭叭……叭……”也许他都不知道叫这个是什么意思。

    石涧仁蹲在那很没出息的哎……答应了一声又一声,丢丢就憋足了劲叭叭叭,这俩傻蛋就好像俩汽车在相互按喇叭似的。

    吴晓影开始还在笑,后来有点捂着嘴红眼圈,悄悄拿着摄像机拍了一分多钟,才伸脚轻轻的捅石涧仁腰:“好了,快去做事,晚上回来再看,还有新节目呢。”

    石涧仁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一步三回头,看着孩子那睁大的乌溜溜眼睛,一直看在他身上的眼神,让他有点不想出门了。

    所以这一路开车到电视台,石涧仁难得的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浮现的尽是孩子那声音和眼神。

    他也许抵挡得住姑娘的热情跟思恋,但面对那小皮猴的攻势,立刻溃不成军。

    直到帕萨特开到电视台停车场进出口,保安找他登记,石涧仁才正正神,把注意力拉回来,掏出自己的介绍信,对方立刻态度都有点变化,一挥手就让风土镇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进去了。

    江州市电视台大楼还是那栋楼,停车场也没有半点变化,但四年前那个仅仅是当司机来过这里的年轻人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楼正面树了个红色大气球拱门,上面挂着“江州市广播电视系统新长征突击手表彰暨全市青年启明星活动代表大会”的横幅,周围还有个乐队在演奏!

    好几辆大巴车上正在下人,所以石涧仁看拱门那边挤得人山人海,稍微等了下,才找到个空位把车停好,走近了还看见拱门前面都铺上红地毯了,一个个俊男靓女站在周围喜气洋洋拍照,既然是电视台,这种颜值水平也就理所当然了。

    更理所当然的肯定还有随处可见的摄像机、麦克风。

    穿着一身短袖白衬衫加黑色西裤,标准基层体制内公务员打扮的石涧仁很不起眼,伸长脑袋看的时候,还被前面的人上下打量一下:“挤什么挤!没看见这么多人在上镜么!?”

    口气很不好听,换个人没准儿会生气,石涧仁和和气气的点头,准备换个方向,结果那边拱门下就有人顺着这点小动作看到他:“你!终于来了……”

    顺着曹天孝那特有带点笑声的热情爽朗,周围的所有目光都齐刷刷的转过来,看看那几乎和石涧仁同样穿着的男人快步过来,刚才还一脸嫌弃的年轻女子变脸还是很快,立刻满脸堆笑的让开点,看起来好像她还扶着石涧仁似的。

    自己都年轻得跟棵蒜苗一样,根本不需要有人扶的石涧仁也一改刚才探头探脑的动作,挺直胸膛对身前让路的人说声谢谢,越众而出跟曹天孝握上手了:“不是广电系统的会议活动么,你怎么也来了?”

    曹天孝同样压低了声音:“你是我们统战部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作为主管部门怎么也该跟着露面表态啊,朱部长还在上面呢,你也没说早点来!”

    石涧仁没想到规格有这么高,一位副部长一位处长这都是为着自己来的啊:“我最近这个工作担子已经很重了,你们不会又突然给我加什么担子吧?”

    曹天孝眉毛都要纠到一起了,使劲摇摇两人握着的手正色:“能者多劳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啊,你这个思想觉悟还要提升!”

    石涧仁都想打退堂鼓转身跑了:“今天周日!如果不是这个会议,我应该在家好好带孩子的,你知道我已经忙得有一个多月没看到孩子了!”

    曹天孝诧异:“你不是还没结婚生孩子么?”

    石涧仁不惭愧:“我喜欢孩子不行啊,公司同事的孩子给我带。”

    曹天孝才哈哈一笑:“跟你开个玩笑,就是因为这个孩子的事情,朱部长特别嘱咐我要跟你好好谈一下,今天才借着这个机会过来的,不然你以为朱部长周日了不想在家带孙子?”

    石涧仁根本没注意后半句,被吓了一大跳:“这个孩子?谁?”这一瞬间他真觉得好像违规违纪的官员被抓住了短处似的,国家之大,这有关部门的洞察力也太惊人了吧?!

    曹天孝奇怪:“就是你搞的那个青少年读书会啊,你脸红什么?”

    石涧仁被吓得心脏都要骤停了,尽量控制住自己不要太过明显的长舒一口气:“嗨……你说这个啊,又跟统战部有什么关系?”

    曹天孝脸皮超厚的:“你是我们统战部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啊!北岭区姚书记去参加全国基层精神文明建设研讨会的时候,特别把你搞的这个读书会拿出来作为案例,回到市里面更是对市领导多次表扬,这可都是记在我们统战部的功劳上!”

    石涧仁跟他熟得没个上下级感觉:“你好意思么?”

    曹天孝甘之若饴:“具体到人,还是我发掘的你这个新阶层人士呢,前几天于部长特别表扬了我这个业绩。”

    石涧仁算是被他的陶醉模样打败了:“相比于部长,我觉得朱部长更值得你学习跟随。”

    这体制内的人都太会听音了,脸上一直带着玩笑神情的曹天孝严肃了点睁大眼,但看似平日都嬉皮笑脸的这位朝天笑,这会儿却只字不说,背后不议论领导的原则性很强啊。

    石涧仁也没多说什么,柳子越那字正腔圆的主播口音就来了:“原来你躲在这里,整个场面就等着你到呢!也不说一声……好了,人到齐开始了!”

    柳副台长的手刚刚把石涧仁的爪子从曹天孝那拨拉出来,周围忽然就鼓号齐鸣,进行曲一般的雄壮音乐更是压住了所有在场者的寒暄、喧哗,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拱门下的电视台大门台阶,石涧仁就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和曹天孝、柳子越并排,另外还有七八个领导模样的男女站在所有人面前了。

    刚才那个斥责石涧仁的年轻女子估计肠子都悔青了,不就是顺口叱骂了个像乡下来的家伙么,怎么还是领导,明明这么年轻,也不像是什么有背景后台的官二代啊!

    接下来她会更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