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66、人生每时每刻都在选择走哪边
    古代相术其实分很多类别,就跟现如今的学术研究一样,各家各派各执一词,单论分类就有形相、脉相、物相几大类,譬如以前小泽曾经提到过早年有人给他算过卦,这就属于物相,借助身边的各种事物甚至生辰八字、测字之类的都叫物相,石涧仁这相面一系当然就是形相,所以对别家能做到不否认不鄙夷已经算是很有风度了,同行相轻哪里都存在。

    不过形相也是分类最多的,骨相、面相、身相、手相、形神相、气色相、动静相乃至痣相都是细分类别,石涧仁对骨相之类玄之又玄的好像从小就没怎么学,而且历史上著名的那些相书老头子也没怎么给他传授过,反而是这两年到处都能随心所欲的买书看书,才接触到一些其他类别。

    其中就有心相一说。

    这是从荀子开始就格外关注的重点,无论一个人的外貌如何,心术正不正那才是关键,心术才是一个人人生幸福与否的关键所在,其他外形都在这之后。

    要石涧仁自己感觉,自家这乱七八糟一堆祖师爷的门派,最大的优点其实在于一直取长补短,不断兼听包容其他看法,真正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庸之道,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相面也需要相心来做重要补充,老头子都给石涧仁传授不少这方面的经验教训,一定要从多方面看待评判一个人,越是走上中高位置的人才,性格特点其实就越复杂,哪有什么一两个词就能完全概括一个人的。

    所以最近石涧仁自己也在揣摩这些东西。

    其中对蒋道才的观感就是这样,从行为举止来说,这位绝对不是出身大富大贵,有过艰苦求学,艰难奋斗的过程,这点从他一开始就表露自己喜欢各地美食,然后吃东西时候的细节对比就能观察出来。

    可对方现在年纪也不算很大,四十出头,对比年纪略小一些的唐建文,看看他表现出来的资产和那些投资项目的头衔,算是成功很多了,在挂职期间表现出来的这些执行力、严谨和比较严厉的工作作风,都彰显他的成功不是平白无故。

    偏偏这样成功的人,给石涧仁的感觉就是不如唐建文未来的展那么远大,这纯粹是一种石涧仁乍一见面的直观感受,虽然现在唐建文还是个在冰天雪地和货物工地上滚爬的项目经理一样,可那种积极乐观跟蕴藏在嘻嘻哈哈下的深厚情感都让石涧仁觉得是个值得信赖的合伙人,蒋道才不会。

    这是个在利益面前权衡,永远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那边,然后毫不犹豫就会抛弃另一边的人,他有自己的善恶观,但善恶观不会影响他做决定,他的决定一定是来自有没有利。

    极为现实的人。

    所以一早石涧仁就觉得自己不会跟对方共事,现在不过是暂时为了工作交叉而已。

    但蒋道才寥寥几句却勾勒出一个海外游子的辛酸,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国外,这种叠加了国籍身份的心理状态变化,的确是石涧仁没有接触过的,唐建文那家伙太容易跟任何地方都混作一团了,相比之下高开明好像还接近点,他也曾经吐露过心声,那反复强调的百万身价,似乎都来自于外国同行给他的刺激,包括回国的主要原因似乎也有块伤疤。

    不过高开明那可是纯粹的技术狂人,成天只把自己放在代码的世界里,真的比较简单。

    眼前这位蒋道才未来的展太复杂了。

    石涧仁只是在统战部副部长朱宏涛的建议下稍微提醒对方,可以适当的把眼光视野放得开阔一些,这样才不浪费了对方具有的这一部分新加坡资源,却没想到给自己又挖了个坑。

    总之石涧仁这么说了以后,蒋道才有点心事重重,第二天在镇政府办公室开了个全体公务员会议,通报了他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

    上级审批同意建立开区,并不意味着第二天就能挂牌,还有一系列的实际工作要做,原本按照全国各地常规是镇和区并行,镇政府负责行政事务,开区负责经济赚钱,但这种方式弊端也不少,同一块地两块牌子,争权争利的事儿在各地开区没少生,所以现在有些开区在尝试合二为一,可以说风土镇这个开区也是在给江州市做试点。

    现在蒋道才已经划定了几块在风土镇相对比较平整宽阔的地界,这应该是他当副镇长的几个月就瞄上的,现在正在和相关自然村生产队谈征地赔偿的问题,争取在这个月完成以后,就立刻投入土建,把开区管委会的新场地、新办公区建起来,其中还包括了下一步的花木交易市场、培训基地等等,然后就是一连串的花木培育基地样板建设,争取在今年春节就开始投产第一批花木。

    石涧仁这才现,相比自己那在月亮湖山区捣鼓的茶叶种植,花木真是来得要轻松多了,基本上是当年开始移植,当年就能开始收获第一批鲜花,毕竟在植物的整个生长周期里,花朵本来就只是个中间产品,结果要的就是这半截儿货,哪像茶叶非得三四年以后才能正儿八经的有味道,而且茶叶后期工序还多得要命。

    而在这里,只要摘下来打包就行!

    蒋道才也顺口对公务员们做了个简单的相关知识普及,江州因为温和潮湿,这片山区里面平均降水量又丰富,所以适合本地种植的花卉项目很多,菊花、玉兰、腊梅、吊兰、桂花等等各种品类都能很适应,特别是市场上需求量最大的月季,在这一带的土壤气候条件里是非常适宜的,重点在于技术扶持跟前期资金投入。

    也是在这个会上,石涧仁和几乎所有公务员们才目瞪口呆的知道市面上那卖得火热的“情人节玫瑰”其实基本都是月季花!

    好吧,蒋道才开这个会的目的和石涧仁昨天晚上聚餐时候的话倒是一脉相承,大概就是以元旦为界限,尽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把新的管委会办公服务大厅建立起来,哪怕是用彩钢棚搭建临时服务大厅都要用这种形式为风土镇八个自然村的各级农民提供花木种植的各种支持,未来管委会会逐渐加强对整个开区的行政管理能力提高,那时候,这里的镇政府办公大厅,就真的只是个镇公所一般的小小存在,只面对这镇上一千多人和旅游老街服务了。

    前有石副主任的开悟建议,后有蒋副主任的另立新服务中心计划,未来管委会会将扩展成为一百人以上,集技术支持和行政管理于一身的专业化团队,主要就是为预计过几千名花农跟数十家花卉种植园服务,在场的公务员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迎接随时可能出现的改变,那就真得靠自己努力,而不是坐等别人来宣判自己的未来了。

    最后蒋副主任说明了这个会的目的,接下来他和他带领的团队以及部分公务员就会把主要精力投放到征地以及开区建设中,镇上的工作,特别是镇上现在如火如荼的旅游开事业,就交给石副主任全权负责,所有的公务员也可以在这个阶段,反复比较自己究竟更适合哪一部分工作,做好选择。

    蒋道才邀请所有人在最近都应该到已经圈定的新开区所在地去参观,就在风土镇附近不到三公里外的公路边。

    石涧仁决定明天早上自己跑步的时候换个方向,亲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