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59、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有种很奇怪的论调,政府轻易不能认错,因为一旦认错就失去了威信,民众就会蹬鼻子上脸的不把政府的威严放在眼里。

    因为威严是他们以为可以赖以生存的法宝。

    殊不知在中国千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威严早就如同皇帝的新衣一般是个心照不宣的笑话,装腔作势的举着威武、回避的牌子招摇过市,只会成为老百姓的笑柄,哪怕对这种权利趋之若鹜,老百姓心中还是有杆秤,威信就是建立在这杆秤上的。

    别以为农民没有文化,没有见识也没有眼界,那就可以随便糊弄。

    中国千百年来的朝代更迭大半都是农民造就的,只不过引领他们的精英阶层各不相同罢了。

    石涧仁看看摔掉了灯罩的柱头,踢掉上面残存的一点玻璃灯座让自己蹲下来面对下面无数张仰头的脸,这么个小动作就显得亲近不少,起码那些眼神中的对抗情绪就少了很多:“我站得高点,只是为了大家看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让大家能听清楚我说的话,而不是像……喏,这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衙门一样。”

    下面的人凑得近一些,还是有人不满:“那你还不是当官的!尽会吹空龙门阵!”

    石涧仁笑笑点头:“这话说对一半,我真是当官的,但只是临时来挂职,我来风土镇担任经开区副主任,这个叫做项目挂职,大家可以记住这个名词,我是为着风土镇经济建设这个项目来的,搞好了我就走,搞不好我会一直在这里搞,说得不对的就是,我是来做事,不是来吹牛皮的,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你们什么时候看见我废过话?”

    说到这里石涧仁随手指指古街道的方向:“我们有两个领导来挂职,我负责那片古街道建设,十月国庆节的时候,这里就将正式面对全江州的游客,保守预计会带来过三百万的旅游收入,这笔钱不是门票,而是摊到全镇各家商店、餐馆、旅社和手工艺制作里面去,所有镇上居民,还有愿意在这段时间来镇上卖农产品的周边农户,这些钱都会流入你们的钱包里,这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收入,与其说有闲心在这里看别人闹事,不如赶紧琢磨自己能做什么,开旅馆、开饭馆可能投资有点高也来不及了,但开个凉粉摊我都能保证你一天赚几百块!别到时候看见人家赚得手里数钱都软,自己却后悔这会儿干嘛去了!”

    真是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立刻就有些人脸上恍然大悟的跑了,特别是那些聚集在周围绿化带原本抱着手看闹热的城镇居民,呼啦啦的走了一两百人,估计是慌着赶紧回家商量去了。

    但站在石涧仁面前的那些农户脸色又开始转狠:“这都是城里人的事,我们乡下人什么都得不到,也不会去搞什么旅游,我们地没了!钱没拿到……”

    石涧仁摆摆手,依旧那么很没形象的蹲着拿电喇叭清朗开口:“已经有人承认我不是个吹牛皮的家伙,那么就应该认真的听我说完,没有耐心的生气或者捡了半截就跑,这都是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好的原因……”

    这回人群里居然有人笑了,齐雪娇骄傲的踮起脚尖张望这慢慢变化的气氛,一点不觉得自己和一帮老娘们站在一起有什么掉份。

    石涧仁不笑:“另一位领导姓蒋,他就是负责帮助全镇农户从种田养家糊口,转变成为种植花木致富,你们知道城里一枝花能卖几十块钱么?一亩地能种几千朵花出来!他就是来教大家怎么种植花木的,有专家,有技术员,还有各种配套的农药种子支持,有胆量有信心的可以自己搞,觉得心里没底儿的可以跟开区一起搞,成立一个个花木园,去年风土镇农村人口人均年收入是1455元,我们争取今年翻倍,然后三年内达到五千至一万,这是个很不吹牛皮的数字,因为蒋主任将会6续在整个风土镇各村投资扶持各种愿意通过花木种植财的农户,可以说风土镇未来,镇上靠旅游,乡下靠花木,哪个展得更好,赚得更多,我都不知道,但万元户,十万元户甚至百万元户,就会出现在风土镇,这比买彩票可现实得多!”

    镇上唯一一家彩票运营点每天都挤满了希望一朝财的白日梦,石涧仁对这种利用人性的敛财之道有点不敢苟同。

    农户们有些面面相觑,又有些不敢相信,但语气显然变得恭敬了许多:“那……那,领导,是好像听说村里有种植花木的通知,可我们不会……”

    石涧仁语气依旧和善:“我也不会生孩子……”他只是顺口,却立刻引得场面一片大笑,气氛彻底不同了,特别是他那个很没品的蹲姿,跟乡下人在田间地头拉屎也差不多,反正不是城里人做派,看着就亲切,齐雪娇也跟着周围一群老娘们笑得不害羞。

    被笑声打断一下的石涧仁才跟上:“镇政府现在暂时搬到了百货公司楼上,我建议各位应该养成习惯,有什么事情就去上门告状或者咨询,政府是用来服务,不是拿来放在这山坡上上供的,蒋主任会6续出台花木基地的规划用地、技术支持、各种培育方案,还有种植完成以后的销售渠道,这些花木是要卖到国外的,种出来是开区自己会收购的,具体这块我想大家应该去开区服务中心问,这是镇政府之外会很快建立起来的地方,就是接待各位这些咨询的……”

    石涧仁那种温文尔雅的态度似乎就是用来对付这种局面,絮絮叨叨跟个唐僧一样,解释农户这边比较复杂,花木种植短期会有技术上的摸索和自然规律,但大财的几率可能更大一些,他建议是先各家挪点地出来摸索,或者到服务中心去询问如何加入花木种植公司,而镇上居民这个就很简单了,顺着旅游行业什么都能做,国庆节迫在眉睫的第一笔钱赚了看看市场再考虑后面的做法,这都已经把赚钱机会送到嘴边了,还成天打毛线、聊八卦、逑事不做的晒太阳,以后羡慕别人吃香喝辣那就怪不得人了。

    这下,确认石涧仁都已经把信息交代完毕,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人们才带着各自的心思散去,只留下十多个人惶恐不安的站在那,他们才是最惨的,被征了地以后,种田种花木没地,跟镇上做生意没拿到征地款,两头都挂不上,这会儿又没了那么多人支撑的心气儿,满脸沮丧。

    石涧仁顺着不锈钢栏杆下来给警察说几句,开门走近他们温言:“还没吃晚饭吧,一起,我也没吃饭……”

    后来有人形容,在最灰暗的时刻,仿佛看到一道光芒照耀过来,温暖而不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