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56、回顾历史,展望未来
    确实现在齐雪娇才是最熟悉古街道的导游了,她也正在撰写这方面的导游词,马上就要印刷成旅游卡片和门票、明信片之类的给游客看。

    所以走过现在绑满了脚手架的小石桥,在桥口临时岗亭接过三顶安全帽分以后就在前面带路了,就算天色已经黑下来,但几乎每个改造面都亮着灯,工匠们正在夜以继日的赶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每条工序都很紧张。

    但青石板路上是基本保持了能通行手推车的,保证建筑材料和街道居民随时能进出,于是齐雪娇一马当先的在前面带路介绍,结果和石涧仁第一次来看到的不一样,她简单说几句历史和现在正在改造的店堂,就把两人带着到了整个街道中部,这里有个接近九十度的转弯,外面的小河跟内侧山体在这里都有蜿蜒,所以转弯的地方往往比较宽阔一点,现在外侧就是两栋建筑之间的空地,一眼就能看见那枝繁叶茂的的大树交错在石板岸边,这个转弯处的节点看起来更像是村民们的公共休闲娱乐场所,而对着这片空地的是一栋依山而建的木楼,四五层的那种,门口挂着邮政所的牌子。

    当时石涧仁以为是古时候的驿站,就没有进去多看,那时候也看不到什么,到处都脏兮兮黑摸摸的,现在这里却是最亮堂的,每层楼都亮着在忙碌,叮叮当当的工匠声中夹杂电钻电锯的声音,让齐雪娇的声音都得加大:“这里就是当初镇上最有钱的员外宅子,创造性的把普通大富人家里外两三进的宅子变成了立体的,这也是建筑学院专家和文物局来鉴定的时候给予评价最高的地方,可以说整条街之所以得以保留不允许随便拆除,就因为这个,邮政所两年前就搬到河对岸新的镇街道上了,现在正在本地老人家的回忆协助下尽量恢复原貌。”

    原来是这样,连石涧仁都多了几分观赏的兴趣,赶紧走进这底层开敞的大堂,面积确实展得开,怪不得会被当做邮政所,接着后面有个天井一样的中堂,顺着中堂边的回廊楼阁,左右都有扶梯能通达上一层,楼阁花窗跟栏杆每一处都有木雕装饰,图案精巧别致,局部地方还有华丽富贵的描金,一看就跟石涧仁那读书会的普通宅子不一样。

    更不一样的是齐雪娇笑嘻嘻的跟在旁边介绍:“这位员外娶了五房姨太太,喏,这是三姨太的卧房……”

    本来漫不经心的耿海燕飞快的看眼石涧仁,立刻推门进去看。

    说起来古人真是会动脑筋,一楼空间小,但硬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有前厅大堂也有天井中堂,可上面的楼层就在大堂上面往前后延展,这样每层楼就显得宽敞很多,还让每层楼四面都有亮光,所以推开齐雪娇说的这间三姨太卧房,耿海燕有点失望又吃惊:“就这样?”

    齐雪娇不进来,伸脖子看看:“对啊,街上老人家说就这样,床还是从别家找来的呢,一床、一柜、一梳妆台、一个洗脸架就完了,古时候这样的姨太太都是没有明媒正娶场面的,有些还是买过来的,完全没有自己的尊严跟自由,就这样像个附属品一样住在这里一辈子。”

    是简陋得有些过分,一张雕花大床应该是才拼凑起来组装在角落,其他东西都寥寥无几,可以想象一个女人住在这里,除了那个男人来之外,都是多么孤寂的生活,推开旁边的雕花窗户,看着下面充满生活气息的街道,更印证得这里像个鸟笼子,哪怕那镀了点金。

    耿海燕不知道被触动了什么,站在那有点呆呆的看。

    石涧仁也探头看了看,居然说:“还没装饰了吧,还是要挂点帘子、衣物之类的东西,显得生活化一些,古装啊,梳妆台上也摆点金银饰嘛,这个事情可以联系洪教授,他们美术学院最擅长做些假的这种装饰品了。”

    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挨了耿海燕转身过来一脚踹!

    齐雪娇在边上偷偷捂嘴笑。

    有三姨太就有正房大太太,如果说三姨太那层是和几房的孩子共住一层楼,大太太就是独立一整层,里面的家具什么都丰富得多,齐雪娇还说里面那张气势宏伟的两进大床就是因为太大了,当时邮政所都觉得拆了弄出去太麻烦,就没弄走,所以现在保留很完善。

    这给耿海燕的触动很深,原来古时候当大老婆和姨太太的区别这么大啊?

    没忍住把这句话问了出来,石涧仁又背着手转悠进大床看看,很有考古风范的评价:“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八步床了吧,八步长呢就跟个小房子似的,荆钗记里面就说过这种冬暖夏凉描金漆拔步大凉床,这床沿外面还有回廊,丫鬟坐在这里,嗯,有时候是小老婆坐在这儿服侍大太太……”

    听了后面这句耿海燕又没忍住抬腿又给他一踹!

    石涧仁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躲闪了,结果齐雪娇站在大床外也给他一脚:“我这是代表古往今来受压迫受欺辱的女性同胞给你们男人点惩罚的!”

    石涧仁对这两个喜欢动手的女人简直都要敬而远之了:“不跟你们一起看了,动不动就踹!”

    耿海燕仰下巴:“哼哼!一般人我们还不踹呢!”

    齐雪娇振振有词:“我就是喜欢动手,哪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你废话……”说着还把白皙有力的拳头扬一扬。

    耿海燕还是心疼,转移注意力:“咦?楼上还有一层?是什么?”

    齐雪娇拖长了声音:“哎哟,还能有什么,男人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耿海燕还捧哏的问了一声:“是啥?”

    齐雪娇用眼角瞥人:“金屋藏娇啊!那当然是把最疼爱的小老婆给放在楼阁顶上啊!”

    耿海燕又有点牙痒痒了,一转身,石涧仁又不傻,光是看这两位一问一答就连忙顺着楼梯下去了,声音都是从下面飘上来的:“我去读书会看看!”

    俩姑娘站在有点阴暗的封建糟泊楼层上,忽然觉得有点瘆人,哪怕是齐雪娇这样的无产阶级无神论者,都觉得周围好像有姨太太们的冤魂,赶紧下楼吧。

    再站到充满生活气息的街面上,相对看看,连齐雪娇都主动邀请了:“今晚就到我住那小旅馆,不打搅你跟他吧?”

    耿海燕也礼尚往来:“你说能打搅什么呢,之前在电视台,我们都住一块四五个月了,他还不是那样,四季豆不进油盐!”

    齐雪娇还安慰她:“这样有原则的男人也不多见了,这年头,有杀错没放过的男人比比皆是,他还是真心实意的对待每个朋友,一点都不庸俗化。”

    耿海燕不掩饰自己的觊觎之心:“我倒希望他庸俗点!”

    齐雪娇吃吃的笑:“这点你跟那赵倩倒是一样不隐瞒了……”

    耿海燕立刻警觉:“她不隐瞒什么?”

    齐雪娇是真的惊讶:“你不知道?”

    耿海燕咬牙切齿:“我就知道这小丫头片子贼心不死!”

    齐雪娇更得咬紧牙关啥都不说了,真有点后悔自己说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