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54、小城故事多
    耿海燕才不会想这么多纷繁复杂的事情呢。

    好像除了赵倩回来的时候有点情绪上的波动,其他时候都能完全无视所有人的存在,让自己的世界里只有石涧仁。

    跳下那辆宽大的白色越野车,有点松了一口气:“幸好你在这车上给我设了个导航定位,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找到这里来,好远!”

    自从齐雪娇和傅育林开了一辆商务车过来后,石涧仁就趁着和蒋道才去顺林区区府见领导,把这部颇为豪华的越野车开过去给耿海燕用了,这也是耿海燕第一次自己驾车开几十公里来风土镇,所以说石涧仁没点紧张不可能:“这一带的山区公路都还好开吧,要不要还是公司给你陪个司机,你现在到处跑有时候也需要司机……”

    听得出来这话语中的关切,耿海燕就笑着觉得没白来,打开副驾驶捧出个保温壶:“酸萝卜鸭子汤,夏天喝了绝对爽口!”

    石涧仁礼轻情意重的接过来谢谢:“下回还是我到区里开会的时候找你吃饭,这样跑来回都快一百公里了,全都是省道,你这刚上路的还是要注意安全。”

    耿海燕好像现点什么,更眉开眼笑:“不带我参观一下?哎哟,怎么搞的看起来最好的房子反而修在半山腰上?”

    石涧仁这个时候可以问心无愧了:“养老院……”

    结果年轻男女只是在路边车旁站了这么一小会儿,不远处周围好像就多了好多双眼睛,还有不少下班以后公务员忽然冒出来一般经过:“石领导,有家属来看望哦?”

    “石主任,家属好年轻!”

    “石主任,家属好漂亮呢,不介绍一下?”

    “这么能干的女娃子,还自己开这么大个车来哦,城头的女娃子好不得了!”

    没错,这时候的耿海燕哪里还看得出当年那个码头少女的影子,干净素雅的白衬衫加黑色筒裙搭配坡跟鞋,连刚刚从平京回来时候的学生味和后来讲究穿着打扮的风格都不见了,变得和石涧仁如出一辙的简单朴素,怪不得谁经过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对儿。

    所以耿海燕也是轻笑点头,这时候面对小镇居民,她的心态已经能傲然以对了,只是还做不到石涧仁那么举重若轻而已。

    石涧仁只介绍这是小耿,就和耿海燕顺着还有点杂乱的小镇街道漫步而去。

    实在是为了抢工期,最近整个小镇都变成了大工地一般,古街道那边整修需要的各种物料全都堆在镇上路边、小河岸边,蒋道才是彻底撒手不管镇上这些破事儿,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开区征地建设等项目上,每天都要往区里跑,所以还全靠这几天有齐雪娇在,协助出台了不少规章制度,要施工单位不影响学校,不影响居民,还要保证各种工程进度和安全生产生活。

    所以石涧仁也介绍:“喏,你看这个农贸市场,原本被施工车辆占用了,后来是齐书记协调清理,把整个镇上街道都梳理出来,保证了周边各乡村赶场的时候不受到影响,你真该来看看这风土场赶场时候的热闹景象!”

    耿海燕娴熟的躲过地面建材探头:“齐书记呢?她在哪?”

    石涧仁指河对岸:“一般她在古街道改建现场,你知道傅经理不良于行,她就算是现场管理了,现在在中心学校校门口的阅览室带孩子,去参观下我们的古街道修缮不。”

    耿海燕尽量漫不经心:“我从小看这种破屋烂瓦还看少了,不去,她住在哪?”

    石涧仁就带着参观这边的街道:“镇上的小旅馆,条件一般,看起来如果这里真的开成为景区以后,一个交通,一个就是住宿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耿海燕更随意一些:“上回你说你住在办公室?我去看看,也不知道你一个人收拾得好不好。”

    石涧仁正好带着她转到百货公司,下午下班以后这会儿正是百货公司人最多的时候,几乎人人都能招呼石主任,然后都会把话题放在年轻俏丽的姑娘身上,耿海燕还是听出来了:“齐书记很少过来?”

    石涧仁笑:“这可是乡镇,一共才一千多口人的镇子,所有人的生活轨迹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如果我们再像之前在北岭区那样住在一起,多半会成为所有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耿海燕用不屑掩盖嘿嘿笑:“他们懂什么!呀,好乱!”

    随着石涧仁推开崭新的玻璃门,办公楼层里面的确有些乱,但主要是旁边彩条布呈现出来的正在装修场面有点乱,已经下班没什么人的办公区其实是很整洁的,二十多个部门的三十几张办公桌就跟小学教室里面的课桌一样整齐紧密的排列在一起,靠墙的还有一大排各种铁皮文件柜,墙角还摆放了好几排人造革沙,这些原本都是分属于各个办公室的,现在被搬下山干脆成了居民过来办公的等待区,石涧仁的卧室也就在这里了,身为管委会副主任,天天睡沙!

    耿海燕终于有点心疼了:“你好歹也租个房嘛,又不是非要挣表现给谁看,你起码还要在这里呆几个月时间,我去给你租!”

    石涧仁不在意:“其实睡办公室空气还好些,这么大的房间,晚上还很凉快呢,就是这几天装修的味道有点大,过些日子就好了,最主要这仅仅是个临时场所,要是开区正式成立起来,管委会多半会挪到新的开区场地去,所以我接下来住哪里还不一定呢,就这样已经很好了,很方便的。”

    耿海燕像个小妻子一样到处转悠,现石涧仁是在办公室的电水壶烧水到厕所里洗漱,感觉奋斗了四五年,居然又回到当年在美术学院外面的生活水平了,耿海燕很不满,还把柜子里面的衣服和被单都翻出来检查,不由分说的拆了一套被单枕巾之类的走,说自己早就想好了,专门给石涧仁带了一套干净的过来,就放在越野车后备厢里,待会儿石涧仁自己拿上来用。

    石涧仁不阻挠,何况这种对自己的关怀,也是他最珍惜的,反正耿妹子说什么,他就老老实实的嗯。

    耿海燕帮石涧仁把今晚的床铺好了,才依依不舍的下楼:“一个人在这边就要注意身体,不要开着吊扇睡觉,不要洗冷水澡,不要……”

    石涧仁都好笑了:“你以前都没这么啰嗦的!而且我比你还注意养生,这话应该我给你说。”

    耿海燕飞快的对他反击:“那怎么没听见你对我说过?”

    石涧仁语塞:“那……你不是已经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么?”

    耿海燕哼哼:“我还不是想你多说两句好听的,她没这么来照顾过你吧?”

    石涧仁还楞了下:“谁?”

    耿海燕不说话了,下楼天色已经有点近黄昏:“晚上吃什么呢?”

    石涧仁也不推荐她晚上开夜车回去:“这边有家河水豆花不错,还有烧白!”

    耿海燕翘翘嘴角,当年她和石涧仁的第一次见面不就是吃着豆花饭和烧白么:“那就吃这个,不用叫齐书记吧?”

    石涧仁也不那么讲究:“她经常就在工地那边吃了,我们不管她……咦!”

    一转角,坐在河水豆花铺子桌边的,不是齐雪娇还有谁,还笑眯眯的拿筷子给他们打招呼呢。

    气得耿海燕猛回头:“你们约好的不是?!”

    石涧仁冤枉极了:“这街面上就这么两三家饭馆,还都集中在这里,只要不在工地吃,就肯定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