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53、幸亦不幸
    齐雪娇最后把空空的安全帽哐的一下扔到石涧仁的桌面上,一脸的嫌弃和得意:“看看你酸不拉几搞的那些事儿!还得我来这么个利索的!”

    酸秀才懒得搭理她,跳起来过去热情的给孩子们介绍书架上的各种书籍,结果这些孩子又一哄而散的让开,反正就是不跟他交流,三五个三五个挤在一起勾肩搭背的嘿嘿笑,小姑娘们还偷偷咬耳朵,不知道说这个领导什么好坏话。

    但起码是敢随便进出这阅览室了。

    如果说山里的野娃是无知者无畏,大城市里的娇生惯养们谁都不放在眼里,唯独这中间小乡镇的孩子们似懂非懂的既想跟外界多交流,又充满了畏惧心理,这点从他们的表情跟眼神都能读出来。

    所以石涧仁没什么不耐烦:“以后呢,这个阅览室会一直开着,大家上学放学都可以来翻翻书看,这几台电脑也是打开的,你们可以学着上网看新闻,不过要学更多的互联网知识那就要多跟我请教了。”

    一边说,石涧仁还有点显摆的在一台锁住了机箱的电脑前面用浏览器登陆门户网站,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各种国内国外新闻,孩子们在一片惊叹声中挤得近一些,能听见有人说在网吧里见过这些东西,镇上现在唯一有家网吧,不过呆在那的基本都是十多二十岁的年轻人玩游戏。

    石涧仁不担心,技术部那边给电脑装了点小程序,只能打开浏览器的固定几个网站,连关机都做不到,键盘也是藏起来的,所以简单演示完毕以后,他就悠悠然的上楼:“楼上还有更多的书跟写毛笔字的文具,真心喜欢看书的可以拿了到楼上慢慢看,但楼上就要求安安静静了,嗯,还该搞个小音响来,放点音乐。”

    果然,又没孩子跟着他上楼了,全都跟无头苍蝇似的在下面到处乱转,电脑前面是主要集中区,没了大领导叔叔在旁边更加自在,二三十个挤一台电脑,闹成一锅粥似的看其中一两个伸手笨拙的掌控鼠标。

    试着伸手到书架上面去拿书的真只有几个人。

    齐雪娇顺着狭窄的木楼梯走上来,对躲在拐角处蹲着偷偷看下面的石涧仁尽量豪爽的踹一脚:“贼眉鼠眼的!好狗别挡道!”

    石涧仁真不是她喜欢的那种气势宏伟豪爽男人,嘟哝着坐在台阶上尽量贴着栏杆给她让路了,目光更是只集中在孩子们身上,压根儿就不注意姑娘。

    齐雪娇哼哼两声,跨步越过他,走上带着斜顶的阁楼,也许从古时候起就没有装天窗的材料跟技术,只是利用两截屋顶的构造带来一些光亮,所以有些局部比较昏暗,真有些酒吧茶楼的氤氲浪漫气息,特别是顶上还吊着那么几盏小小的阅读灯,估计装修设计师当时听石老板安排的时候没细想是给孩子们用的,就按照城里面读书吧之类的风格来做,前军医随意的从墙边书架上挑了本小说,晃悠着到铺着编织毯的榻榻米上坐下翻看,可她也不是个爱看书的姑娘,眼睛不停的东张西望,对这种狭窄空间里面的气氛不怎么习惯,更不习惯的是自己总会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投射到楼梯那边去,坐在这里只能看见点白衬衫的后背。

    所以几分钟以后,实在是没有心思看书的齐雪娇起身晃悠着到楼梯栏杆边,伸头看看石涧仁藏在栏杆缝隙间的表情:“很喜欢干这个?”

    石涧仁不怕被看扁:“我是山里长大的,知道山里孩子对外界的渴求,对知识的匮乏,相比宏图伟业,这个更容易让我得到快乐。”

    齐雪娇忍不住把自己的双肘放在木栏杆上,好像俯身能靠近一些再小声:“这样会不会格局有点小?”

    石涧仁笑着翻翻眼睛,却现仰头看见姑娘的胸口,在这样俯身之下,夏日单薄的工作t恤沉甸甸的太过抢眼了,赶紧收回来:“想偷懒那就肯定是这样做咯,孩子是最好影响的,天天这样自己看看书,给孩子们教导下,那真是神仙都不换的日子,但现目前我们还没资格轻松,主要的工作还是要放在影响成年人上,积累起更大的实力以后,再试着把这些模式推广开来,就能以商业化的形式影响改变很多孩子的未来。”

    齐雪娇都忍不住把丝往耳后别了一下:“如果……你在体制内走得更高,不是也能以政策的形式来推行么?”

    石涧仁再次飞快的瞥了她一眼,读懂了齐雪娇的意思:“谢谢,千万别在这方面帮我什么忙,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在体制内工作,协助这位蒋副主任完成这个经济开区以后,我一定会辞去这个职务的,再往上……很多东西都只能理想化,我的那些坚持很容易被消磨在政治之中,我比谁都清楚政治的残酷。”

    齐雪娇沉默了,看石涧仁的脸。

    木楼的栏杆肯定也是木头做的,栏杆格栅通常都是二指宽的圆柱,做了些车工雕花,然后按照江州一带古时风格都是刷的暗红色生漆,现在就算多少岁月过去了,擦干净了还是油亮的,石涧仁的那张脸就藏在格栅中间,平日里大多古井不波的表情,这会儿终于有些傻乎乎的笑容。

    以齐雪娇的眼光,也能看出来这是张没有什么的脸,忽略平时常见的温文尔雅和气定神闲,再撇开那些主观上的感受,就是一张普通得平淡无奇的脸。

    没有叱咤风云的霸气,也没有挥斥方遒的豪迈,更没有指点江山的傲然,这些齐雪娇原本认为男人最应该有的气质,起码是她觉得能让自己觉得能高看一眼的风采,在石涧仁脸上都看不到,甚至连起码的那股子聪明机灵劲儿都没有,大多数时候石涧仁都是这样平淡到枯燥的模样。

    可鬼使神差的,齐雪娇就觉得耐看。

    她可能比绝大多数同龄女性都明白,这样的男人才是万里挑一的将才,回顾那些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文攻武略,那些开国元勋和伟人们,都是这样真正与众不同的拥有那些常人难以企及的品行。

    进能振臂一呼改变局面,退能安守平静关心教育。

    这样的男人这年头真的很难找了。

    可无数从小看到的事例又告诉齐雪娇,爱上这样的男人那也是女人的噩梦,不是戎马一生很难把儿女情长放在心头,就是国事天下事为重老婆家事放在最后,更不要说好多领导人物一生中换了多少位革命伴侣,毕竟跟那浩瀚的丰功伟业相比,男女之间那点事儿根本不值一提了。

    所以带着这样有点纷繁杂乱的念头,齐雪娇就呆呆的看着,好像楼下孩子们的喧闹更能反衬出楼上这个角落的安静。

    直到石涧仁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摸出来一接通,原来是耿海燕来了,说是给石涧仁炖了点汤送过来,石涧仁挠挠头赶紧起身随口:“帮我稍微看着点这些熊孩子……”

    就匆匆忙忙的下楼出去了。

    直起身摆手点头的齐雪娇好像被提醒到,对啊,喜欢这男人的姑娘可不少呢,自己怎么也不可能落到几女共侍一夫的局面中去吧,但把眼界放开点,为什么非要限制在男女之间呢?

    带着这样继续乱七八糟的思绪,齐雪娇坐到了刚才石涧仁坐过的台阶上,自己都没现自己用石涧仁刚才完全一样的动作抓着栏杆格栅,有点呆呆的看着下面闹腾的孩子。

    转的念头就更乱糟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