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44、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憧憬没那么容易实现,就这么一个下午,先是胡蓉梅打电话过来询问石涧仁要调离广电系统了?

    显然区电视台那边还是有人立刻把消息传递给了远在平京学习的杨金瑞、罗明远他们,心里顿时失去依靠的感觉传递给了胡蓉梅。

    石涧仁稍微解释一下,胡蓉梅虽然还不至于说马上撂挑子,笑说这事儿可本来是要拉石涧仁来平京露脸的,现在真是把功劳全都给了别人?石涧仁不在,那老台长是当然的业务带头人,这份大礼可不轻,就这么平白送人?

    石涧仁何曾在乎过这种荣誉,笑着说如果能激对方继续捞大礼那就算是功德,这边还请胡蓉梅继续照看下。

    但接下来柳子越的电话就很不客气了:“不可能马上走,全市广电系统要树典型抓先进,这边势头都造起来了,昨天去看你就是为了确认细节的,现场拍了那么多素材你没看见?这是宣传部已经过了文的,闫副书记亲自要人我们也要说说道理,起码也要让我们这个先进典型运动搞起来,你也要露过几次面,才能拍屁股走人,难道你叫我一大堆宣传集中在杨玉国那张老脸上?凭什么鼓动其他区县电视台各级年轻干部奋图强?谁相信哪!”

    石涧仁听出点端倪:“闫副书记你们都敢这么说话?”

    柳子越跟他没什么隐瞒:“其实他是副书记里面序列最后一位,还兼着副市长呢,如果不是这两年江州上面变化比较大,哪轮得到他一个副市长兼副书记?”

    石涧仁有点莞尔,这广电系统到了市级、省级以上很多都是市委宣传部部长兼任台长,所以副台长的级别也不低,胆子有点大。

    当然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闫副书记的思路要推进,阻力不小,他的话语权还比较有限。

    不过石涧仁对于能带动其他人心态的事情是支持的,特别是柳子越说到:“你这情况这么典型,做得好立马就从挂职虚位变了实权干部,这么显著的好处,更值得宣传,不许这个时候甩手走人,必须跟着一起把这事儿弄完再说!”

    石涧仁这时候能明白体制内身不由己的感受了:“我自己说了不算,私底下我可以这样给你沟通,需要我做什么,这个阶段是可以协调一下的,估计我过去事情也没那么多,但到开区上任是必须按时到位,那也涉及到一个镇一万多人的经济改造工作,你走程序搞个情况说明?”

    柳子越现在能嘲讽石涧仁了:“不错嘛,去了几个月事业单位,就知道跟我打官腔了,想当初争取产业园项目的时候,你完全没有一点体制内的做派,现在学得十成十啊。”

    石涧仁认真:“既然在这个体制内工作,那就还是按照这个模式来适应,我想这样跟各方打交道才是最合理的。”

    柳子越其实是表扬:“我真做不到你这么强的适应力,那你现在的主管部门是统战部?我会给统战部和北岭区以及顺林区分别函的,先是平京这次颁奖会无论是否得奖,都必须是你带队,其次在江州有几个系统内的工作会议,你来谈谈……对啊,你去开区是副职,常务还是后面的?”

    别小看了职务中的常务二字,虽然都是副职,但是挂着常务的那种通常说明就是第一副职,而且正职还很有可能是不管事兼任的,实际工作都是常务在抓,实权副职呢。

    石涧仁老实:“跟您一样,没这俩字儿。”

    业务副台长笑起来:“那很有可能你还是分管卫生、教育、文艺宣传之类的工作,开区如果成立电视台,还是该你管理,只不过这时候你就是分管领导咯,还是祝你芝麻开花节节高啊!”

    节节高的石涧仁挂了电话,又跟史维梓请教。

    这位在机关单位已经任职七八年的公务员当然是如数家珍:“如果副主任是常务的,那基本就是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负责财政金融、地区管理、招商引资等各项管理工作,重点的警察局、税务、各级公司机构都向常务汇报负责,您这……不知道副主任还有几位,如果只有您一位,那负责的工作也够繁重的,教育、卫生、民政、体育、人口计划生育、民族、宗教,还有管委会所在地融合展……”

    石涧仁楞一下:“什么展?”

    史维梓介绍:“没看见文件,但听您这么说,应该是把风土镇从原来的行政划分改成了经济开区,原有的镇有一整套镇领导班子啊,除了调作他用的,还要涉及到把一个普通农业镇朝着开区融合转变吧,简单说起来这些原本属于农业户口的镇上居民,有部分还要转变为非农业户口,这个步子其实不算小,投资也很大。”

    石涧仁恍然,政体上的一点点改动,落到实际工作就是一大堆连锁反应似的繁琐公务,这就是体制牵一而动全局的特点。

    所以找史维梓询问了一个最接近风土镇格局的附近本地镇,石涧仁准备下午下班以后驱车再去看看,脑海里面有个比较清晰的印象。

    最后才对温泉景区的员工们开会。

    史维梓说自己还没接到正式的安排,那依旧只能算是协助石涧仁工作,做好交接时期的稳定工作,特别是账面清晰,这可是石涧仁走之前最需要交代清楚的,电视台副台长的财政权肯定不在他手里,那就要简单得多。

    短短四个月左右,已经从原来的百来号人扩编成了三百多名员工,因为同时还在营业,所以不可能所有人都到会场,就在停车场上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大片,保安们挤一块儿,女员工们喜欢扎在一起,穿着各种岗位制服的场面颇有些乱糟糟。

    石涧仁这个从上任伊始就只公开讲过一次话,后来都是傅育林带领恢复工作了,好些新员工甚至对这么总经理都是神龙见不见尾的感觉。

    没想到再看见一开口就是要走了。

    石涧仁当然不会谈自己要去干嘛:“我从大家的中间看见很多熟悉的面孔,当初你们和我一起把这个残缺不整的温泉景区努力修缮以后,成功树立起金龙温泉度假景区的招牌,无论是轻猿滩漂流还是溶洞开,都走上了正轨,但从一开始我就是受命在这个混乱的阶段跟大家一起来过渡的,我们一起很好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接下来我有新的任务就要离开了,而你们也意味着新的工作状态,思索一下,之前的傅老总双腿都断了,但依旧杵着拐杖毫不犹豫的选择再次去开创新的局面,你们眼前的工作岗位,有哪些是你们可以主动去改进改善的,这在未来的企业运行中,懂得这样去动脑的人,就会站在别人的前面,改变自己的工作命运,而不是期盼着天上凭空掉下个什么好处……”

    直到面对这些员工,石涧仁才决定自己主要讲什么,这时候叮嘱那些工作细节、企业文化都不重要了,因为石涧仁从这些员工的眼里看到的更多是羡慕或者木然。

    没错,温泉景区是扭亏为盈了,在场这么多人一起努力的结果,虽然大家都是拿了工资的,但石涧仁却顺着这场转变肯定升官了,而大家呢?

    依旧还是干着自己那重复单调的工作,依旧还是那点工资那点事情,哪怕不少人是因此才找到了工作,可人性就是看见比自己更好的会产生点不平衡心态出来,有什么办法呢?

    好像被石涧仁和傅育林等人带起来的一点火花只是闪亮片刻,又要回到死气沉沉的局面中去了。

    石涧仁给出了最简单中肯的建议。

    做好自己的手边事,从自己最熟悉的工作中去掘新的亮点,就跟电视台的那些员工一样,他还没来得及全面带领这边改进,就不得不走了。

    这种提醒,三百多人里面,能触动哪怕一两个,也是值得的。

    说完转过头来的石涧仁,正好看见停车场外两部黑色轿车,姚建平正抱着手臂笑眯眯的靠在车门边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