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37、你向往什么,那你就是什么
    人生是不是充满了运气?

    在很多命理相学中,命和运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命由天定,时运我济,运气好坏都是可以逆天的。

    石涧仁当然知道这世上真有运气一说,就像老头子把自己抚养长大,给了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生,这就是不同于别人的运气,可生存下来以后呢?

    仅仅靠着老头子的名头去投奔本家,还是卖了砚台卖乌木棍度日?

    还得靠自己努力!

    如同人生是否平等一样的争论,弱者只会嚷嚷索要平等,用最原始暴力的手段破坏秩序,企望打碎一切带来社会变革就能给自己改变命运,可强者在任何时候都会耕耘,用尽一切办法提高强化自己,而不是成天把精力消耗在计算彩票运势上面,在每个人身边其实都如同历史长河一般经过的运势中,信手拈来都是运气。

    因为努力的人掌握了各种转化资源的能力,把那些消极空想者看做艰难险阻的屏障变成自己的工具,他们就拥有更多选择,所以强者恒强,永远是各种社会的主导者,在任何一种社会体制里面这都是殊途同归的结局。

    起码,电视台的所有员工,这时候都不会认为石台长是靠着运气或者人脉关系上位,而是他确实有几把刷子。

    柳子越现在还是市电视台的台柱子,她主持的几档节目是市台难得能在全国上星电视台里面拿得出手的招牌,虽然不能跟沿海华中那几家最牛的电视台比收视率,起码在业内口碑跟江州市本身的市场反馈是很不错的,所以以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主持人能破格提拔为业务副台长,也是能力使然,当然普通人的八卦传递里面还是会说她有相当扎实的背景,人嘛,都宁愿把自己看到的归于更容易接受的关系上去,这样能让自己轻松点。

    所以在整个江州市电视广播系统,柳子越是个女神般的存在,传说中高不可攀的那种,连石涧仁第一次陪着纪若棠去电视台见柳子越的时候,对她留下的印象也是这样,基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淡然,结果现在太不一样了。

    卡其色的八分裤搭配高跟鞋,上身却是纯白的衬衫加几根吊坠,干练中带着高雅,又有些文艺圈里面的点缀,刚下车的时候还好端端的跟使劲点头哈腰的杨玉国握手寒暄,说去年在全市会议上没来得及多说两句,结果今年就干出这么好的成绩了……杨玉国也就一年能借着开会觐见一两回,根本没什么由头能跟这位风头正劲的业务副台长说上话呢,还没激动出什么来,柳子越已经像明星跟粉丝握手那样,顺着几位台领导殷勤伸出来的手这样摸着扫过去,然后准确的找到第一排最后一个的石涧仁,二话不说上手揪耳朵!

    石涧仁对这个事情也是有点腹诽了,江州本地女性特别喜欢动手,结果连带现在倪星澜这样的都学着爱手动招呼人,至于齐雪娇那号儿天然动手派,石涧仁都怀疑是不是就因为这个,她才爱上这方土地的。

    但周围所有人顿时惊倒一片,这种亲近关系都不用掩藏了?

    柳子越还顺手把手指拧了个圈对眼珠子要弹出来的杨玉国等人解释:“论辈分他是我世侄,可论工作我俩是业务连带人,居然不声不响的在江州电视广播系统放这么大的一颗卫星,也没说帮我们市台搞点什么好处,你们说我心里是不是有点怨气?”

    说是这么说,满脸都带着明媚的笑容,杨玉国他们才转惊为喜,喜气洋洋的伸手假装要阻拦:“真不知道柳台还跟石台长有这样的关系,小石也是口风紧,从来都没有说过,早知道我们也厚着脸皮要跟您拉关系套好处了。”

    一群人喜笑颜开的说是是是,就是没人解救耳朵变形的石涧仁。

    柳子越还是松开手没好气:“我算什么关系,他什么时候放在眼里过?”

    对上这位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主持人,石涧仁还好有吴晓影教导过,苦笑着往楼上引导:“您当初刚到电视行业打拼,应该比我还艰难吧,也事事找人托关系?”

    柳子越眯着眼笑得满意:“对嘛,这才对嘛,走这边,早就听说你们还搞了个园子……”

    那些刚刚还围着说关系好处的官员们好像脸上呼啦啦的又被摸着扫过去,不知道有没有热,当然觉得石涧仁真是会说话的不在少数。

    还有一个多月结束挂职,所以石涧仁也不知不觉的加快度,现在后山坡的花园绿化只有很小一部分没有做完了,鉴于上次赵倩她们来过以后的感受,石涧仁找温泉景区买了几张淘汰的废旧长椅,重新刷了漆安装在小道边,景区里看不得的残破,在这里却有种古风雅韵,因为各种树木都没有砍掉,只是修剪树枝和循着较稀疏的地方弯弯绕绕筑道,夏季走在其中,绿叶树荫,清风拂面,再加上美人在侧,香气萦绕,恁的是享受!

    主管们招呼柳子越带来的十多个人扛着摄像机、录音杆,杨玉国等人还是尽量殷勤的跟在柳子越和石涧仁的左右,这时候就有点嫌小路太窄了,还有人干脆走上旁边的绿化跟进,却听见柳子越直言不讳:“我们市台虽然没有这样的山坡,但你也去过两次,二十几层的大楼跟周边环境不错了,怎么样,既然你在这里都可以干得有声有色,到市台去协助我一下,我想腾出更多的精力在节目上,况且你那些资源放着也浪费了,给我引荐一下,才对得起我把产业园给你找来的天大恩情啊。”

    谁都能听出戏谑的口吻中不容置疑的认真。

    杨玉国他们每天朝思暮想的可能就是跳出这么个区县一般的小地方,跃出龙门一般跳进市台吧?而且由于直辖市的独特格局,这里的市局可就相当于省电视台了,况且能跟着柳子越,那起点都是多么高了?

    他们梦寐以求的运道就放在面前,脸上顿时炽热了许多,却没想过这馅饼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么?

    成天嚷嚷着上升无门,渠道关闭,可他们何尝有过真正努力的思考该怎么做?

    而真正努力的人往往又不需要这种选择:“来广播电视系统,只是因为统战部好像抽签一样把我选择到这个地方来,如果真有兴趣进入体制内,我还不如去图书馆、博物馆这样的地方,我的精力是有限的,影视圈现在根本不能为意识形态提供更好的支撑,更不能在弘扬正气的心灵引导上面做出贡献,我先前进入这个行业的想法有点天真,所以现在还是决定脚踏实地的做好我身边的人和事,依旧走那条逐步照亮的道路。”

    柳子越和姚建平的反应差不多,讪笑而不怎么失望:“这个我知道,但今天我来,就是要说清楚,好处我必须要,耍赖都可以,凭什么你挂职几个月,都能给这里留下偌大的财富,凭我俩几年来的关系,凭糖糖的感情,你也应该给我些好处。”

    同样一番话,哪怕是文质彬彬的姚建平说出来都让人起鸡皮疙瘩,但偏偏这样个端庄白领丽人儿说出来,还带点胡搅蛮缠的口吻就让人觉得亲近理所当然,石涧仁还笑:“什么财富?这个花园?还是参赛获奖?”

    闻弦知意,柳子越看看周围表情意动又不明所以的几位官员,摊开手扬起手臂捧哏:“今年区电视台获得全市文化行业先进集体,广播电视行业优秀单位是毋庸置疑的了,市台正在顺便申报全国青年文明称号给这里,未来会作为市广播电视站、台青年干部培训挂职训练基地,市台也会支援一批新的设备来支持区电视台的改造进展,未来这里将会作为市台对外推广的重点样板……”

    说到这里,杨玉国们脸上真是喜不自禁,他们太明白这些称号、荣誉背后会带来什么,而且石涧仁走了,这些好处可不就是他们笑纳了?

    能给官帽子上镀金的财富!

    这真是金灿灿的财富!

    石涧仁不屑一顾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却趋之若鹜。

    可柳子越话锋一转:“但这一切来自于什么?来自于区电视台现在拥有的这种气质,如果眼前我们看到的这股气质消失了,这一切的荣誉跟机会都会消失不见,这就是艰苦奋斗,开拓创新!这八个字说起来多简单,听得更是耳朵起茧了,但又有多少人清楚这言简意赅的八个字该怎么做呢?挂职来这里的石副台长,留下最大的财富就是告诉所有人,哪怕是在一个微不足道的岗位,都能遵循这八个字走出不一样的道路,而市台要告诉全市所有电视台站的,也是这八个字,谁能遵循这条路做得更好,荣誉就是谁的,谁才是事业领头人,谁才是新时代更应该带领江州电视人走得更远更好的领路人,都取决于各级领导班子能不能把这种精神吃透!”

    石涧仁都要鼓掌了,柳子越的口才那当然是不用说了,这心思灵动转得也够快,自己只是顺口想让她帮忙敲打一下这几位老官僚,没想到立刻就变成了胡萝卜跟大棒同时挥得呼呼响,而且很显然还会把这一套立刻推广到整个江州市的几十家区县级电视台,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先故意把所有荣誉叠加到这里,引得其他同级单位眼红不一,然后一场轰轰烈烈的菜园子义务劳动肯定会在全市各家电视台后院展开了……

    哪怕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是个菜园子,只要有几个聪明人能吃透其中的内涵,市电视台才是最终获益的那个,况且这样的场面就算一个人才都收纳不到,对市台往上级领导也是极好的政绩啊。

    这位也真是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