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27、人往高处走,风朝低处流
    既然来了江州,哪怕是海鲜,也能衍生出海鲜火锅来,等耿海燕和赵倩亲热的挽着手回来时餐桌上已经热气腾腾的开始飘香。

    好像石涧仁周围有个冷静磁场,反正重新回到桌边距离在一米之内,赵倩就重新回到不声不响的状态,而且显然因为耿海燕在场,她也不一直看着石涧仁了,只是一只手拿筷子夹菜另一边时不时低头摆弄手里的白色小相机,就立在桌面悄悄把镜头对准石涧仁这边摁动。

    齐雪娇和石涧仁隔着锅子相对而坐,看耿海燕频繁起身以主人姿态把一盘盘食材推进锅里,然后给桌面上三人不停分虾、蟹、蚌等等各种美味,桌面上除了“这个好”就是“谢谢,你也吃”,再看赵倩觉得这姑娘看着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她又想笑着拍桌子了。

    于是挑事儿:“倩儿,说说啊,你到底为什么回来这一趟。”

    耿海燕手里顿了顿,还是把手里这盘基围虾推进锅里,然后才坐下正视对面。

    赵倩好像上课走神被点名回答问题的学生,眼神慌乱了一下飞快环视,其实其他方向都是掩护,主要是看石涧仁那边,确认他在听:“那个……嗯,我,我已经,嗯,我回国以后找到一份工作,但现在还没有完全回复对方……”说到这里把目光停留在齐雪娇脸上,有点无奈又可怜巴巴的耷拉眉毛,齐雪娇现在不会轻易上当了,还挑挑眉毛得意的奉送回去。

    估计真是被这种突如其来的节奏打乱了,赵倩又停顿两秒,听不到任何回应才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在莱比锡大学染织品研究中心专攻天然植物染织,同时也辅修工业设计这个我原本的专业,这也是德国艺术院校最强的科目……”应该还是反复准备过的,等从自己的专业开始,就说得越来越熟练舒畅了,但全程低着头,依旧一只手摆弄白色小相机,一只手玩筷子,好像她念的是摄影系一样。

    “昨天我们从山区回来,送走了卡洛琳一行,未来染织品研究中心会根据我和月亮湖阿妈收集整理的配方制作科学光谱色样跟元素分析,然后申请具有国际意义的pct专利,本来在回国前卡洛琳也跟我谈过,如果这次考察成功,希望我能留在研究中心,专项负责这个未来可以在欧洲产生较好经济效益跟科学价值的课题组,但……”说到这里再飞快的抬头看一眼耿海燕和石涧仁:“但我说了我一直都是海燕食品公司的职员,这个是终身制的决定,所以我还是决定回国工作,只是作为他们的驻外研究员继续保持学术关系。”

    石涧仁觉得她还是有点紧张,调节气氛:“那你应该找耿经理补这几年的基本工资。”

    耿海燕白眼他:“我这三年除了生活费,是不是也应该找你要工资?”

    也许这番话真是准备只单独对某人说的,赵倩深吸一口气笑笑,自然点了:“我是为着月亮湖出去的,所以回国自然也是要围绕月亮湖做事,这是阿仁当年答应阿妈的事情,我们总要履行这个诺言,所以这几年不光研究蓝染植物相关,我的工业设计学习都是围绕月亮湖这样的山寨规划来的,嗯,这三年我的工业设计只做一件事,就是重新设计月亮湖山寨,这在欧洲也是个很有意思的课题,所以学校的教授跟同学都很支持,我还到一些德国周边的山村考察体验,同时也了解了欧洲在走过城市化进程时的状况,慢慢形成自己的思路,所以我从莱比锡大学交换留学的答辩论文是关于村庄的新时代变迁。”

    耿海燕开始关注的是那些个小称呼的隐藏含义,但后来被留学生的视野吓一跳,她本来以为自己去学工商管理已经够勇敢了,没想到那个经常躲在奶茶店角落蹲着吃饭的小白花,现在居然敢去挑战这样的课题?!

    齐雪娇肯定是知道的,笑着有些神采奕奕的看石涧仁。

    果然石涧仁脸上难得兴奋,忍不住鼓掌叫好:“嗯!这个让我很吃惊,你学到什么了?”

    赵倩终于名正言顺的看着他,凝视了一会儿才说话,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似乎很难看出她的双眼也腾起点雾气:“再次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鼓起勇气抬头看世界,扩大自己的视野,相信自己是有才华,能够做出贡献的……”说着有些轻松的学石涧仁拱手,可只有在她侧面的齐雪娇看见这姑娘偷偷用拇指擦了擦眼角,所以撇撇嘴没说话。

    让自己平复一下,赵倩才低头说话:“我是县城来的,家里有乡下亲戚,同学更多农村的,所以从小去过不少次乡下,对现在国内城市化进程也有耳闻,但以前当美院学生的时候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从没想过,原本只是想设计村子设计山寨的,可我的导师教我这不光是个工业设计的问题,还涉及到社会变迁、经济展等各方面整体考量,所以我反而是先学会德语的城市化这个词,按照我打电话找父亲跟以前能联系上的亲戚交流采样,中国人对村庄的衰败基本上持一个必然态度,衰败就衰败了,再怎么改造也改变不了落后的面貌,特别是现在大量务工劳工进城以后,很多村庄里面除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就没有青壮年,好比月亮湖。”

    耿海燕听得认真了:“对,我老家就这样。”

    石涧仁更认真的点点头,但伸手拿勺子搅了一下锅子,因为都听得专注,有点粘锅,飘起来的烟雾都朝齐雪娇那边去了,齐雪娇笑笑朝耿海燕那边坐点。

    赵倩不关注他的手,对耿海燕笑一下回应继续说:“谁都想过好日子,城市化是个必然的进程,但乡村同样是个非常重要的生活方式,现在欧洲的乡村生活不光代表着农场农产品,也是假日经济的一部分,如何修缮、保护跟关注乡村早就有系统化的方案,当然,按照阿仁一直给我说的道理,不要盲目的拿别人的东西来套用我们的国情,中国是农业大国,那么多农民进城,能够获得更多利益,这是阻止不了的,可这是政策带来的巨变,而不是自然有机的变化,所以这种陡变对乡村的危害特别大,快城市化造成了这样一个阶段性的问题,可能等我们经过了这个过程,回头再反思现在的局面,也许会后悔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些保护的工作,所以如何在这个阶段能够做这样一些事情,而不是为以后留下遗憾……这就是我的思路。”

    石涧仁惊喜的热烈鼓掌,甚至是真的充满骄傲,三年前那个怯怯躲在别人身后小声说话的姑娘成长为这样,由一张蓝染到一栋木楼,再到一座寨子,最后扩展到乡村传统文化的保留,这何尝不是一种巨变?

    齐雪娇现那好像稍微有点烧糊的火锅烟雾还是在朝着自己飘,所以干脆又换到赵倩这边来,伸手亲热的揽住她的肩膀:“特别棒!对吧?现在不是经常争论当年要是按照梁思成等人的思路保留平京古建筑古城墙,我们将会有怎样的一座都古城,可惜那么多古城墙牌楼,重建也无法恢复原貌了,当然我认为当时的选择也没错,因为那时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心思来管这些艺术,还必须要解决温饱的问题,现在终于可以了吧?”

    结果火锅烟雾好像又飘过来了,齐雪娇纳闷的四顾观察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吹风的在追着自己。

    赵倩倒是趁着这点遮掩,好像把自己埋得更深一些:“阿仁……你联系的那位中科院院士乔老爷子平时跟我有过一些这方面的交流,我把自己在德国绘制的一些图纸和思路跟给他看过以后,他复制了一部分带回平京,后来有几个部门给我打过电话,上个月来了一组专家,跟我一起对寨子做了全面评估,他们说国家正在做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这些人是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聘请的专家,然后有两位是社科院农村展研究所和农村展系的专家,准备把月亮湖作为一个中国农村工业化和城市化改造的课题,邀请我以学者身份加入这个课题组,虽然没多少工资,但能够以社科院课题基地的形式为月亮湖解决一部分改造经费,并且把总结出来的经验推广到其他地区。”

    石涧仁惊叹之余还不解:“什么系?”

    齐雪娇再看看环境,只能坐到石涧仁旁边才能躲避烟雾:“社科院是专家荟萃的最高科学研究机构之一,同时很多研究中心也肩负为其他院校培养研究生博士的任务,所以也有系别的称呼,喂!今天这真是邪了门,怎么我坐到哪里,这烟雾就飘哪里呢?”

    石涧仁惊叹赵倩的研究层级时候随口:“你才二十四啊,就能去那……根据我最近恶补物理知识,空气流动都是有规律的,排除地转偏向力的影响,在同一水平梯度,风或者烟肯定是从高压流向低压,所以你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你最近长胖了,体温高于周围,导致周围形成热低压的缘故。”

    听着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齐雪娇瞪大眼简直难以相信,在耿海燕忍不住的笑声和赵倩抖动的肩膀下,抓了石涧仁毫不犹豫的就在包间里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