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26、变了,没变
    晚餐时候才看见耿海燕。

    这边还在山上,她打电话过来说吴晓影柳清她们留在公司开会,要晚点才能过来泡温泉,所以就由她来招待两位客人。

    没错,就是客人,电话里她是这么强调的,等来到区里最高级的海鲜大酒楼时候,穿着也在强调这个,平时已经开始走知性雅致风格的耿妹子,今天简直焕然一新,浅蓝色百褶裙搭配雪纺纱白衬衫,外面罩米色风衣!

    风衣!

    江州的六月,三十几度的全国火炉,哪怕是入夜黄昏,哪怕是区县没大都市里面那么认为高温,这么穿还是太厚了吧?

    但不得不承认,掌管了化妆品店,成天流连在一二三线城市繁华商业街的耿海燕再也不是那个码头少女了,或者说天天和石涧仁在图书馆穿得格外朴素淡雅的姑娘都只是在配合石涧仁的风格,当有必要的时候,这一身端庄大方的穿着,立刻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耿海燕,一个事业成功,充满自信的都市女性,而且手里拎着的白色手提包一看就价格不菲,绝对不是区县二三十块任挑任选的门市货,已经同居了两个多月的石涧仁简直诧异这个包包究竟是何方神圣,自己从来都没看见过!

    然后最关键的是平日那提起来在头顶的丸子头,现在充分散开带点微卷披在肩头,一副玳瑁色太阳镜卡在上面当箍,露出耳畔上的精致珍珠,细细闪烁的耳线下的珍珠也肯定不是便宜货。

    再加上略微加重的细致晚妆,二十一岁的姑娘起码看起来像三十岁的成熟女性!

    双手提着包包在小腹前的动作更是稳重得体,站在海鲜大酒楼门口的身影,几乎吸引了所有经过的本地男女都会扭头看两眼,然后就这样,居然还有好几个人给耿海燕打招呼,无一例外的都称呼石太太,而不是耿老板!

    反正一下车的齐雪娇立刻有点东倒西歪,主要是得忍住笑,对于已经熟悉了耿海燕穿着打扮的她来说,这示威的味道再清晰不过了。

    赵倩本来在悄悄看自己数码相机屏幕上的照片,抬头看见耿海燕立刻就是一愣,然后连忙把相机装进斜挎的巴掌大裘皮小包包里,快步跑跳过去,在石涧仁还没下车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今天第一个欢畅的笑容张开纤细的双臂:“燕子姐!”

    不知道耿海燕给自己做了什么战前动员,才有这样全面的准备,可偏偏就在这么一个动作和称呼面前立刻溃不成军,本来反复掂量的傲娇表情马上有点窘迫:“哪……哪有,你比我还大一两岁的!”

    不习惯西式礼仪被赵倩使劲抱住了腰,几乎全身贴在一起,耿海燕准备的所有外壳顿时粉碎落地。

    赵倩松开手又把自己上半身退开点细看,另一只手捂住嘴,满眼流光波动,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一般。

    耿海燕能读出来那种真挚的感情,自己也笑,从窘迫迅转到真诚的笑,利用自己手劲大的特点,把赵倩又揽住使劲拍拍腰,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也迅堆积起来的情绪,可能把之前那些粉碎的材料重新塑造成感动了。

    这时候的赵倩才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蹦乱跳,像那绕柱而上的龙凤浮雕一样,围着耿海燕到处转,嘴里啧啧称赞:“好看!你穿这个裙子好看,衬衫也好看,风衣呢?热不热,脱了嘛,我帮你拿……包包好看!大小正好合适,第一次看你穿高跟鞋呢,变化好大,三年时间你的变化好大!”

    耿海燕简直跟不上她转来转去的节奏,不停左右转头回应:“还,还好,你倒是一点没变,好像又变了点……”

    赵倩对上她的笑容简直开了花:“我有什么变化,你才是变化大,耳环好看!真好看,第一次看你戴这个,你看我也穿了耳洞的,但是一直只留了个茶梗。”

    耿海燕都呐呐了:“你喜欢?送你啊……”

    赵倩使劲摇头:“只有你戴着才好看,你质这么好,衬托着珍珠也好看,你看我头一直有点枯……”

    耿海燕终于找到了专业门类,伸手扶着赵倩盘在头顶的辫子观察:“嗯,是要用点精华素,我们店里有,我去给你拿,你们先上去……”面对那张亲热亲近的脸蛋,早就把自己之前有的没的抛了个干净,满脸笑容只想把自己最好的捧出来。

    结果赵倩索性伸手挽住她的手肘:“我陪你去走走,我也想看看奶茶店,我可是从来没有辞职,一直都是你的第一个员工呢。”

    耿海燕笑得更开心了,几乎把下车过来有点目瞪口呆的石涧仁忘记,随手挥挥:“你们先上去,我订了包间,我跟小倩走走再回来。”

    石涧仁晃着车钥匙走近靠在路灯柱下笑不停的齐雪娇纳闷:“她们说什么了,干嘛去了?”

    齐雪娇看那边已经是背影就放开来哈哈哈,转身摇曳着上楼:“你啊,你啊……你看看你这周围都是什么人,以前以为耿海燕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实姑娘,谁知道还这么百变,更离奇的是这个赵倩,我跟她在山里县里一起工作了好几个月,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表情外露的模样,几乎都以为她温吞吞的好像……啊!这俩姑娘单独的时候我感觉都像你的小翻版,一样的笑眯眯,一样的不多话只做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其实也跟你一样,一肚子的花样!”

    石涧仁简直无辜受牵连,迈步进饭店,给他打招呼的人不少,石台长、石老板的称呼现在都是很恭敬了,但也有黑着一张脸转头装没看见的,齐雪娇其实没现自己也笑眯眯的不说话跟在后面,看这人生百态似的店堂里津津有味。

    石涧仁还是只拱拱手就进包间帮忙倒茶:“不光是来看风景或者跟我讨论意识形态的吧,月亮湖的工作进展汇报我都有看见,这几个月你的确很辛苦,没有半点娇骄之气,还能继续么?”

    齐雪娇坐下来的动作还是大马金刀,伸手抓了旁边空茶杯支在桌面转着玩儿:“当兵还有探亲休假呢,我们在山里工作这么久回公司感受一下城里的时尚不行么?你放心,虽然工作中的困难很多,但我还是有信心也有热情会做出成绩来,我们那茶山扶贫的工作不动用大关系大资金,就是摸索技术扶贫的路子,所以见效没那么快,但最后的结果你就等着瞧吧,这次我就是回来当配角的,更明确的说是那个我现在才觉得古灵精怪的赵倩把我支着回来的,枉我这么几个月都以为她是个老实头,啊……现在回想,好像连来这里,都是她怂恿的,我还傻不愣登的以为真是我自己想来的呢!”

    说到这里终于又哈哈的拍了一下桌面心有不甘的样子,倒是从之前有点若有所思的情绪里面出来:“反正她的事情我就不给你说了,待会儿她自己说!”

    这么一比较齐雪娇的确一直都是个老实姑娘。